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堂堂WHO如小丑 中華-台灣連結遽殘破

北京掌控了WHO,並在瘟疫降臨時,藉機賣力推動以疫逼統,要把已經分立了70年的台灣和中國好好地綁在一起,結果反而在國際、台灣國內形成了更加脫鈎的趨勢,這真是國共都始料未及的。然而,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教訓:不尊重台灣、中國分立的現實,肯定對雙方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不利的。

林濁水

一、WHO秘書長譚德塞徹底小丑化

在北京的操控之下,過去國際形象非常好的堂堂WHO秘書長譚德塞已經愈來愈小丑化了。在世界各地民眾因為忍受不了北京讓疫情蔓延威脅到自已的生命安全,造成中國人到處成為無辜的代罪羊羔時,譚德塞對北京的死命維護,稱讚北京「公開透明」,既為舉世嘲笑更引起了普遍的眾怒。

1月30日譚德塞終於不得不宣布武漢肺炎是史上第6起「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了,但是非常矛盾,他一面強調疫情己經危及各國,另一方面又繼續呼籲各國不要限制到中國旅行或貿易。譚德塞的奇談怪論,中國據以譴責對中國大陸發布旅遊警示與停航的國家是反WHO之道而行;但是畢竟人命關天,譚德塞的呼籲各國嗤之以鼻,反譚德塞之道的措施愈來愈成為風潮。

中共譴責美國兩度升高對中國旅遊警示「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實在太不厚道。」不幸的,真正帶頭不厚道的還算不上美國,最不顧情面,一開始就對中國進行邊境封鎖的正是中國的死黨俄羅斯和北韓,幾乎所有國家都為中國讓大家活得心驚膽跳,卻毫無歉意,反而和譚德塞齊嗆中國付出很大,大家都欠中國,並責怪自保的國家不厚道,簡直是瘋狂行徑。諸如此類都使譚德塞和WHO小丑形象愈來愈深入人心。

幾乎所有國家都為中國讓大家活得心驚膽跳,卻毫無歉意,反而和譚德塞齊嗆中國付出很大,大家都欠中國,並責怪自保的國家不厚道,簡直是瘋狂行徑。諸如此類都使譚德塞和WHO小丑形象愈來愈深入人心。(REUTERS)

二、以疫謀獨?奇談怪論;以疫逼統,才是真相

譚德塞歌頌北京,力阻各國不要限制對中國的旅遊通航,固然成為笑柄,他奉行北京對台灣「以疫逼統」的政策,同樣少有人理會。

2月6日,中國國台辦指控台灣「卑劣地炒作所謂『國際防疫缺口』」民進黨當局「『以疫謀獨』絕不會得逞」。 然而在客觀面,「台灣主權獨立,在主權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情況下組織自已的政府,實行自我統治」是既有的事實;在主觀面,和國民黨截然不同的,民進黨的「台灣是是主權獨立國家」立場,自1988年通過〈417決議文〉到現在從來沒有改變。因此,現實上不存在中共指控的台灣「以疫謀獨」問題;有的只是中共不顧台灣主權獨立的事實,在2003年SARS病毒衝擊後,就持續到現在武漢疫情爆發的「以疫逼統」策略。

三、以疫逼統,難以得逞

2005年胡連會後,北京在和國民黨協商讓台灣參與WHO的途徑,從此「以疫逼統」就成了北京對台灣的重要策略。2005北京和WHO簽署了秘密備忘錄,備忘錄中WHO和北京彼此同意台灣以TAIWAN,CHINA身分參與WHO,希望讓TAIWAN以從屬關係和CHINA連結起來,成為中國的一省,在WHO所有的參與活動都由北京批准。

譚德塞2017年就任WHO秘書長,上台後對推動「以疫逼統」念茲在茲,他做的,簡述如下:

A、台灣在WMA(The 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中的正名,反正名WMA

WMA世界醫師協會是國際性獨立的醫學聯合會,由專業醫師組成,是和WHO體系配合的重要NGO。由於台灣醫療技術在國際上地位很高,WMA一直與台灣保持友好關係,2016年WMA大會便是在台北舉行的。

台灣本來以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Taipei名稱參與WMA,到了2004年,因為台灣醫界認為「中華台北」的名字把台灣矮化了,於是在2004年WMA大會接受台灣提議,通過台灣會籍正名成為Taiwan Medical Association,讓台灣和CHINA或Chinese脫鈎。

2017年譚德塞一上台就配合中共發動把我國參與的名義和中國重新粘回去的要求,要台灣在稱呼上改成Taipei或加上CHINA、Chinese,用替台灣套上虛擬的中國名義而「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如「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Taipei」。所幸因為台灣在國際醫界有很受尊重的地位,所以譚德塞和中共矮化台灣的企圖沒有成功。

WMA世界醫師協會是國際性獨立的醫學聯合會,由專業醫師組成,是和WHO體系配合的重要NGO。(REUTERS)

B、堂堂大WHO,泱泱大中國,動作都極小極小

不幸的,武漢肺炎爆發後,譚德塞和北京藉著疫疾對人生命嚴重的威脅對台灣頻頻出招。

先是,WHO排除台灣參加1月22日和30日的專家會議。這很荒唐,因為:

1、第一次會議時,參加的是有境外移入病例的國家,如泰、日、韓、美等。這樣的國家有6個,其中獨獨台灣被排除不被邀請。

2、台灣和中國民間往來緊密,幾乎被認為可能是中國之外最危險的地區,排除台灣參與,形同造成防疫破口,對大家都非常危險。

3、台灣醫療技術傑出,尤其SARS衝擊中建立了的倍受矚目防病毒能力,可以在WHO防治新病毒疫疾中有貢獻。

WHO的做法不斷在國際醫界激起眾怒。到了2月中,WHO終於讓台灣參與2月21、22在日內瓦辦全球約400位專家參與的會議。但是堂堂大WHO還是配合泱泱大中國搞了一個極小極小的小動作,一方面讓台灣只能透過視訊參加會議,但是一方面又心虛地找了個古怪不通更幼稚的理由:會議參與人數過多,因此台灣專家只能透過線上出席。常態下,告訴人你不能參加,理由肯定都是可以參加的名額太少了,所以必有遺珠,那有名額寬鬆到400多,反而台灣才不能參加的?

C、疫情報告,台灣名稱一改再改,WHO既慌且亂

WHO的每日最新疫情報告,對台灣的稱呼,非常神妙,在前後約一個月間變來變去,而且出現了古怪到沒有人會想得到的稱呼。居然由TAIWAN,CHINA變到Taipei Municipality 然後是Taipei 再成Taipei and environs。

在中國壓力和世界公論的夾縫中,堂堂WHO賣力地小丑化演出,像是非讓人噴飯不可似的。

在中國壓力和世界公論的夾縫中,堂堂WHO賣力地小丑化演出,像是非讓人噴飯不可似的。(Bloomberg)

D、台灣代表既和China或Chinese脫鈎也和台灣脫鈎

參加視訊會議,先傳出名義是Chinese Taipei,又傳出是Taipei,11日陳時中說,我方是以「Taipei」名稱參與會議。到了最後WHO強調台灣的參與,不代表國家派出代表,只是個別性的專家。成了台灣派出代表,但是代表專家個人,不代表台灣的超怪遊戲

Taipei的名義雖然不如參加WMA用的TAIWAN,但是畢竟和China或Chinese脫鈎,不必居於從屬地位了,這一點而台灣派出代表,但是代表專家個人,意涵也一樣。這對北京來講真是個大漏洞,於是2月11日中共外交部在網上例行記者會強調「台灣參與世衛組織技術性活動,必須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中方已復告世衛組織,同意台灣地區醫療衛生專家以個人名義參加此次論壇。民進黨搞政治操弄,令人不齒。對北京所謂經中國同意以個人名義說法台灣外交部表達最嚴正的譴責及高度不滿。」

E、譚德塞愈努力,國際上,台灣和中國愈脫鈎

國際上不理會譚德塞以疫逼統,不只是這樣。WHA在疫區通報上,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部份。接受WHO這個說法的國家,有的就禁止持台灣護照,或近期待過台灣的旅客入境;有的禁止和台灣來往航班。然而依WHO精心製作了指導地圖,但是到現在通報禁止台灣人入境的只有5國-孟加拉、蒙古、模里西斯、索羅門、萬那杜,禁飛台灣航班的主要只有義大利一國。另外,原來停飛航班的還有約旦、越南、菲律賓,但是這三國經過交涉,很快的就恢復航班了。

全球國家200個,居然190多國居然完全不買中國以疫逼統的帳,真是WHO和偉大復興的大失敗。為什麼封殺失敗?道理簡單不過,那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在國際上眾所周知,是源於國共兩黨基於政治意識型態的虛擬,並非真實。這一點,像義大利、索羅門幾個國家也清楚得很,他們會按WHO的疫區分類行事,自己完全知道是一個違背事實的政治表態。這一點從菲、越兩國的反應最可以看出來。長期以來,兩國都因為南海爭端,承受來自中國巨大壓力,所以一旦決定停止和中國往來航班,怕得罪中國,便找台灣來緩和他們和中國的緊張。只是這樣做畢竟既不符合台灣不屬於中國的現實,也不符合越、菲兩國的利益,因此很快的就恢復了和台灣的飛航。

F、WHO秘書長愛玩躲貓貓?

WHO先是把台灣列在中國項下引起抗議;被批評後,乾脆在其公布的疫情地圖上排除台灣,不寫出台灣也未列病例,但是如果中國疫情欄目中,會有一欄沒有地名的10個確診病例,這樣還是沒有台灣,要再點進去省分欄上才出現台北。

WHO居然替台灣編了一個愛躲貓貓的故事:台灣先舉招牌,公然以中國一部份身分出現,然後再躲到中國曲曲折折的隱蔽小巷弄中,一不認真找就找不到。

WHA在疫區通報上,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部份。接受WHO這個說法的國家,有的就禁止持台灣護照,或近期待過台灣的旅客入境;有的禁止和台灣來往航班。(AFP)

G、譚德塞愈努力,台灣民意,台灣和中國也愈脫鈎

從黨綱上看,民進黨是台獨黨,儘管這樣,黨內一直有一定的力量非常認真地把國民黨對民進黨「去中國化」,「不講中華民國」的指控當一回事,努力於既不失台灣主體主場又能閃避去中國化的「罪名」的辛苦工作,他們一直用心尋找把台灣和中國牢牢綁在一起的策略。在這様的背景之下,蔡總統在去年雙十節鄭重推出了「中華民國台灣」的新頴方案,在今年初大選之後,她接受英國BBC訪問更清楚地說明我們國家的名字就叫「中華民國台灣」。她這樣很有為在台灣爭持不下幾十年的台灣/中國的連結關係做一勞永逸的拍版定案的氣勢。

只是受到中共和譚德塞惡形惡狀地以疫逼統的劇烈衝擊,國際社會固然愈來愈坦然面對台灣和中國綁在一起的連結只是國共虛構的意識形態的事實;惡形惡狀的以疫逼統,在台灣內部,同樣強烈衝擊了台灣和中國的連結,台灣社會反彈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強烈民意。這樣的民意,政府沒有不順應的空間,終於,2月2日外交部長正式宣布「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時間距離蔡總統透過BBC宣布台灣名字叫「中華民國台灣」才半個月。

謹慎小心的蔡總統,深思熟慮了不知道多少年,鄭重提出「中華民國台灣」當做國家的「名字」,但是從2019年10月10日公開提出,到2020年2月2日中間大約只有100天,她就遇到了「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強烈民意,她的「中華民國台灣」會因此偃旗息鼓嗎?

為了自己到底是誰已經困惑了70年的台灣,掂一掂,似乎距離順利拋棄中華民國名號的時間還非常遠,於是「中華民國」就和愈來愈強的「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民意繼續矛盾地共存,這樣的亂局中,已經夠矛盾困惑的台灣還會有多少人願意傷腦筋於「中華民國台灣」的推廣?

無論如何,由於北京掌控了WHO,並在瘟疫降臨時,藉機賣力推動以疫逼統,要把已經分立了70年的台灣和中國好好地綁在一起,結果反而在國際、台灣國內形成了更加脫鈎的趨勢,這真是國共都始料未及的。然而,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教訓:不尊重台灣、中國分立的現實,肯定對雙方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不利的,於是我們明白,中國接受台灣獨立的現實才是一個理性、大方而利於各方人民的一個選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