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櫻島火山與「科學不信之碑」的教訓

百餘年後的令和年代,日本顯然正面臨著另一種儘管型態完全不同,但很有可能同樣因為「相信專家、官僚及國際組織權威」而本可以避免擴大失控的天災考驗。這一次,不只是日本,世界各國也可能需要另外找個好地方豎立「WHO不信之碑」或「譚德賽不信之碑」來警醒後人了。

神楽坂雯麗

1924年1月,在日本鹿兒島縣東櫻島村的一所小學校園裡,一座石碑落成了。這座「櫻島爆發記念碑」是為了讓世人對十年前發生的一場火山災害的教訓銘記於心,而豎立的。

位於日本鹿兒島縣的櫻島火山,即使在地震頻仍的日本也是非常知名的活火山,自有史以來就有多次爆發的紀錄。其中,1914年(大正3年)1月12日的這次爆發,則被稱為「大正大噴火」。大爆發發生前的1月10日夜間,東櫻島村村長川上福次郎就近來頻繁的地震、噴煙等前兆,詢問鹿兒島測候所(氣象台),得到的回覆是「地震起因及震央另在他處、白煙則僅是雲霧之誤認,櫻島並無異狀,亦無疏散必要」。

位於日本九州鹿兒島的櫻島火山。(法新社)

次日,櫻島上的居民們對這個官方看法有著兩極化的反應。島上的東、北部聚落,以地方上的年輕人為中心迅速形成共識,在婦孺及老人優先撤離的原則下開始主動離島避難;而距離鹿兒島市區較近的西側聚落居民中,由於相信川上村長所轉達測候所答覆的人較多,因此並沒有展開撤離行動。

1月12日早上十點多,櫻島西側的山腹噴出大量黑煙,數分鐘後,大噴發隨著巨響開始了。此時,還留在島上的村民立刻陷入恐慌,湧向岸邊求援或逃生。當時的櫻島與東側對岸的大隅半島相隔一道數百公尺的海峽,在這次噴發後,櫻島與大隅半島才因為火山熔岩而陸地相連。

1914年1月12日櫻島火山「大正大噴火」情況。(網路)

儘管對岸的鹿兒島市緊急徵用停泊船隻,救援未能即時疏散,受困櫻島上的村民,但由於噴發時落入海面漂浮的輕石厚達一公尺以上,船舶難以駛近施救,許多待救的村民在混亂及驚慌中落海凍死,或在跳海泳渡海灣逃生時不幸溺斃。最終,島上的多個聚落全毀,被迫遷村,兩千多棟房屋被燒毀,更導致58死112傷的慘劇。

大正大噴火歷時數個月告一段落後,鹿兒島當地多個村鎮市,都留下了災變時疏散及遷村的櫻島災民們,所建立的多座類似的災害記念碑。其中最為知名的,或許就是豎立在東櫻島小學校園內的這塊高2.5公尺的,由於後述的碑文內容而被通稱為「科學不信之碑」的櫻島爆發記念碑。

碑文內容1如下:

大正三年一月二十日的櫻島爆發為安永八年(1779年)以來的大災害,全島陷於火海,飛石落下、灰燼掩蓋天地,其光景極為悽慘,八個部落全滅,致一百四十餘人死傷。 爆發前數日,地震頻仍,山頂崩塌,海岸噴出熱水,從舊噴火口冒出白煙等,因不斷有異常現象發生,村長多次向測候所尋求判斷。由於所方回答無噴火可能,村長告知其餘村民,並不到需狼狽逃生的程度。然轉瞬大爆炸發生,信賴所方意見的知識階層反而受害,村長一行人無處避難,僅能各自跳海逃生漂流,山下收入役(會計)、大山書記等人不幸慘死殉職。

回顧古來歷史,本島火山爆發乃日後亦不能避免之必然。居民切勿信賴理論,當認知有所異變時,須銘記預作防患未然之避難準備,平日儉約度日並儲蓄金錢,務必有災害隨時發生也不致徬徨街頭之覺悟。建碑於此以記之。

大正十三年一月 東櫻島村

被通稱為「科學不信之碑」的櫻島爆發記念碑。(網路)

碑文中所指的「村長」川上福次郎,在記念碑於災後十年落成時已不在人世;大正噴火當時的川上村長,雖然在火山爆發中僥倖生還,但對於因自己相信鹿兒島測候所的回答,指示居民無須避難,導致死傷慘重而終生悔恨;因此奔走籌備建碑,希望後人在類似的災害再度來臨,感受到異常狀況時,不要盲目相信權威說詞,而要以警覺、避難於未然為優先。儘管川上來不及看到石碑落成就溘然長逝,接任的村長委託當地的報社記者牧曉村撰寫碑文,完成了川上的遺願。

值得注意的是,執筆牧曉村根據自身判斷,將文中的「測候所」改為「理論」,而就因為這句「切勿信賴理論」(理論ニ信頼セス)的碑文,這座記念碑才有了「科學不信之碑」之稱。

櫻島火山依然活躍,圖為2016年2月5日櫻島火山爆發景象。(路透)

乍看之下,「不信理論(科學)」似乎是非理性的反智行為,但在大正大噴火災變中的東櫻島村,正是教育程度較高、信任當代科學及測報技術的村里行政人員,出於相信測候所預報而逃生不及,導致死傷慘重。即使現代社會高度專業分工,但在災難來臨前的關鍵時刻,人們也不應該把自己的求生判斷,完全委交給其他人或者權威,而無視眼前明顯的警訊。

鹿兒島測候所當年做出「火山不會噴發、不需疏散」的官方判斷,雖然可能是官僚作風,或受限於當時的資料及科學、技術條件不足,但顯然也並非出於惡意或是其他利益的考量,只是結果非常不幸;百餘年後的令和年代,日本顯然再度面臨著另一種儘管型態完全不同,但很有可能同樣因為「相信專家、官僚及國際組織權威」,再加上顧及商業利益及外國顏面,而遭遇本可避免擴大失控的天災考驗。

這一次,不只是日本,世界各國也可能需要費心找些好地方,豎立「WHO不信之碑」或「譚德塞不信之碑」來警醒後人了。

1 東櫻島小學櫻島爆發記念碑碑文原文:

大正三年一月十二日櫻島ノ爆發ハ安永八年以来ノ大惨禍ニシテ全島猛火ニ包マレ火石落下シ降灰天地ヲ覆ヒ光景惨憺ヲ極メテ八部落ヲ全滅セシメ百四十人ノ死傷者ヲ出セリ其爆發數日前ヨリ地震頻發シ岳上ハ多少崩壊ヲ認メラレ海岸ニハ熱湯湧湯シ旧噴火口ヨリハ白煙ヲ揚ル等刻刻容易ナラサル現象ナリシヲ以テ村長ハ數回測候所ニ判定ヲ求メシモ櫻島ニハ噴火ナシト答フ故ニ村長ハ残留ノ住民ニ狼狽シテ避難スルニ及ハスト諭達セシカ間モナク大爆發シテ測候所ヲ信頼セシ知識階級ノ人却テ災禍ニ罹リ村長一行ハ難ヲ避クル地ナク各身ヲ以テ海ニ投シ漂流中山下収入役大山書記ノ如キハ終ニ悲惨ナル殉職ノ最期ヲ遂ゲルニ至レリ
本島ノ爆發ハ古来歴史ニ照シ後日復亦免レサルハ必然ノコトナルヘシ住民ハ理論ニ信頼セス異變ヲ認知スル時ハ未然ニ避難ノ用意尤モ肝要トシ平素勤倹産ヲ治メ何時變災ニ値モ路途ニ迷ハサル覚悟ナカルヘカラス茲ニ碑ヲ建テ以テ記念トス

大正十三年一月 東櫻島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