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雅加達五月暴動的省思:武力抵抗與柔性收編

相較於第一個任期,佐科威對於國會的控制可望加強,因此,雅加達的五月暴動的確顯示出強硬穆斯林陣營對於印尼民主的威脅,但是佐科威的左右逢迎與柔軟身段,也正在努力化解這種政黨極端化所帶來的挑戰。

邱炫元/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不平靜的齋月

既然印尼總統大選反對陣營不接受大選結果,一場可以預見的衝突場面終於在五月二十一日爆發,讓人感到難過的是,這時還是穆斯林的齋月,理當是印尼穆斯林需要靜心反思自己的信仰功修、感恩與期待即將到來的伊斯蘭新年與家人團聚,沒想到卻發生這樣的衝突。其實在這之前,印尼政府老早得到情資,不但提早公佈總統大選結果,也預先部署軍警進入雅加達,一開始的人員是規劃三萬兩千人,但直到五月二十一日暴動開始時,總兵力達到五萬四千多人。

相隔二十年的兩次雅加達暴動

如果看到媒體傳送的衝突抗爭場面,會讓人覺得膽戰心驚,仿若一九九八年五月雅加達排華事件的再現。但兩相比較,這回選後的暴亂跟當時還是有所不同。九八年的暴動起因乃是亞洲金融風暴帶來的經濟緊縮所累積的民怨,而且事先從外島省分的城市先爆發、累積,然後像傳染病一樣蔓延向雅加達。而當時的暴動在雅加達可說遍地烽火,而暴亂結束之後,當時的政府在控制情勢之後,是急忙著處理蘇哈托下台交棒的政權移交,根本無力去追究煽動暴亂的主謀跟共犯的刑責。而這回的五月暴動,主因當然是反對陣營不接受敗選結果,想要藉機滋事,看看能不能讓這個政治怒火燎原,來動搖佐科威勝選的正當性。衝突的場合看似激烈,但都集中在中、西雅加達的局部鬧區,東爪哇跟其他外島城市如坤甸、西西巴布亞(West Papua)也有偶發的零星衝突,但也都迅速控制得宜。最重要的,社會各界呼籲盡速結束衝突,團結印尼國民。雅加達差不多五月二十二日晚上之後,情勢就得到控制,隔日凌晨很快回復都市生活的日常,更特別的是,在情勢稍緩之時,一些民眾顧慮到維安軍警已經在白天齋戒,滴水不沾,還自行購買食物與礦泉水現場分送給他們,顯示出民眾願意信任軍警,而且在意他們齋戒時期維安的辛勞。

這回印尼的五月暴動,主因是反對陣營不接受敗選結果,想要藉機滋事,看看能不能讓這個政治怒火燎原,來動搖佐科威勝選的正當性。衝突的場合看似激烈,但都集中在中、西雅加達的局部鬧區。(AP)

警政與情報單位陸續蒐證,而且某些事證已經呼之欲出。這些皆顯示,歷經二十餘年的民主化,印尼政府的治理能力已經有大幅進展,而人民也願意支持政府盡速穩定社會,並追究幕後主謀。在暴動之前,情報顯示曾經參與過212事件(2016年12月2日在雅加達反鍾萬學的抗議)的強硬派穆斯林團體早就在謀畫起事,印尼國民使命黨(Partai Amanat Nasional,簡稱PAN)跟普拉伯沃所屬的大印尼運動黨(Partai Gerakan Indonesia Raya,簡稱Gerindra)的幾位政治人物,便在預告人民即將為造假的選舉集結在雅加達選舉委員會外起義。警方從所逮捕的滋事的群眾中搜出裝在信封袋的現金,還有若干場地堆放的棍棒與石塊,以及群眾甚至使用沖天炮跟汽油彈攻擊警方,還放火焚燒警車跟警察宿舍,以至警方要用催淚彈跟塑膠子彈來鎮壓群眾,這種陣仗大概在台灣的陳抗中鮮少看到。

而許多參與暴亂的群眾是從雅加達外地被動員進來,可以看出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計畫。警方還發現跟伊斯蘭國(ISIS)掛勾的神權游擊隊(Jamaah Ansharut Daulah)也試圖在暴動中發動炸彈攻擊,並製造群眾被軍警用火力殘暴射擊的假象,企圖引發更大的動亂。更驚人的是,已經有六個嫌疑犯被捕,他們被指控要刺殺四位中央政府閣員,包含印尼情報總局首長。至五月底為止,警方已經發現有幾個組織涉入,包括跟伊斯蘭國有聯繫的強硬穆斯林團體、前特戰司令Soenarko所帶領的團體、還有大印尼運動黨的若干成員,他們涉嫌使用一部有政黨標誌塗裝的救護車載運石塊。

在這場為期兩三天的暴動雖然很快被敉平,卻導致至少六人死亡,超過七百人受傷,並且有超過兩百多位滋事者被逮捕。這是自1998年排華暴動之後,雅加達最大規模的暴亂事件。當然,普拉伯沃否認指使這一切的暴力行動,而且在暴動前夕已經連袂他的副總統參選人向印尼憲法法院提出總統選舉無效的訴訟,此刻甚至決定跟幾位朋友搭私人小飛機到杜拜「接受醫療檢查」,之後則因為「商務行程」的需要轉往維也納,說穿了就是要避開他興起的這些政治海嘯。普拉伯沃2014年敗選時已經提過選舉無效的訴訟,這回不過是故技重施。

這場為期兩三天的暴動雖然很快被敉平,卻導致至少六人死亡,超過七百人受傷,並且有超過兩百多位滋事者被逮捕。這是自1998年排華暴動之後,雅加達最大規模的暴亂事件。(AP)

以柔性擴大執政聯盟化解極端勢力的集結?

儘管佐科威的勝選召致曾經參與過212運動結盟之強硬保守穆斯林的強烈反抗,起因之一來自佐科威在第一任期對幾個穆斯林組織的取締,種下這些對立的根源。因此,非穆斯林選民多半投給佐科威,可見一般。相較於此,普拉伯沃跟幾個強硬保守的穆斯林團體關係匪淺,但是佐、普陣營彼此間並不能用非黑即白的二分法來劃分。印尼政治的運作,遠比這種簡明的區別方式更為複雜。佐科威的副手阿敏,也曾經表態反對鍾萬學,但為了選票故,佐科威還是能夠招納他為副手,順便吸收阿敏背後所代表的伊斯蘭教士復興會的政治力量。而佐科威的前任總統尤多約諾所代表的民主黨雖加入普拉伯沃的執政聯盟,但這回大選民主黨得票大幅衰退。因此,尤多約諾選後發表聲明表態完全支持佐科威,而佐科威馬上回報以安排於五月二十二日、暴動正酣之時,就召見尤多約諾的兒子,也是民主黨的重要幹部Harimurti Yudhoyono,已經有人認為佐柯威應該會邀請Harimurti入閣,顯示出佐科威正運用他勝選的氣勢,大力鬆動普拉伯沃的牆腳。也就是說,佐科威的執政聯盟在國會中雖已經取得的席次比例過半的實力,但仍繼續再跟反對聯盟中的個別政黨招手,傳聞其中甚至包括前面提及的國民使命黨。

佐科威的副手阿敏(右),也曾經表態反對鍾萬學,但為了選票故,佐科威還是能夠招納他為副手,順便吸收阿敏背後所代表的伊斯蘭教士復興會的政治力量。(AP)

當然,這次的國會席次,普拉伯沃的大印尼運動黨,跟同樣參與反對聯盟的伊斯蘭繁榮正義黨的得票皆有成長,這個訊號顯示出,印尼的選民集結在普拉伯沃的反對陣營中的核心政黨下確有成長的趨勢。某種程度反映出,訴諸國家至上與走向政治伊斯蘭化對選民的號召的確存在,因此這是否也顯示出印尼政黨也有一種極端化的現象?而佐科威的擴大戰果收編對手,則是把印尼的政黨總統化(政黨得票因為總統個人人氣而增加)操作到極致?總之,相較於第一個任期,佐科威對於國會的控制可望加強,因此,雅加達的五月暴動的確顯示出強硬穆斯林陣營對於印尼民主的威脅,但是佐科威的左右逢迎與柔軟身段,也正在努力化解這種政黨極端化所帶來的挑戰。也許,佐科威最近受訪被問到他所信守的爪哇政治智慧有哪些,其中還蠻能反映出他的謀略,他提出很有意思的三點:

若你很有本事,勿愛倚之撂倒人; 如你屬行如風,不可老想贏別人; 要你真算聰明,莫讓人覺你自大。

看到這裡,我突然很想說爪哇的傳統智慧,還蠻能呼應老子《道德經》的想法:「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上層的政治勢力合縱連橫,究竟只是政治菁英密室政治之權力共享(謀)?或真能上行下效,讓菁英們身為表率,化解印尼社會內部複雜的歧見?咸信這是佐科威邁向第二任期正在面臨的嚴峻課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