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2019印尼大選觀察(一): 佐科威的平穩結盟求勝、隱藏的青年怒火及合併選舉的效應

以總統候選人為主導的合併選舉,似乎說明了印尼政治的特色:以總統為執政核心的權力結構,是總統在烘托提名他們的政黨,而不是政黨會帶旺總統的選情。

邱炫元/政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印尼總統大選即將在今年4月17日舉辦,兩組競選的總統候選人跟2014年的狀況相當類似,現任的總統佐科威對上退役的將軍,也是印尼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憑藉佐科威第一任在位者的執政優勢,反對陣營就算磨刀霍霍,可能機會不大。

依據佐科威任期間印尼政經的平穩局勢跟過去幾年的政績,他推動了一個規模空前宏偉的基礎建設發展計畫跟醫療與教育改革方案,在這個基建建設計畫裏涵蓋了交通基礎建設(公路、海空港與軌道)、農業水利(驚人的蓋了49個水壩)與能源輸送管道等。當然,這些公共建設的品質優劣與否以及當中有無貪污的問題,或許各方評價不一。但根據筆者去年在中爪哇鄉鎮以及西加里曼丹的旅行經驗,印尼的高速公路以及新的國際機場建設的確令人印象鮮明,大大地刷新過去不便的感受。所以,根據今年一月份民調顯示,佐科威以百分之二十的幅度(各類民調顯示都有20-30%的差距)穩定領先對手。

今年四月的印尼大選由現任的總統佐科威對上退役的將軍,也是印尼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普拉伯沃。憑藉佐科威第一任在位者的執政優勢,反對陣營就算磨刀霍霍,可能機會不大。(取自佐科威官方臉書粉絲頁)

宗教與政治

但也因為佐科威對於強硬派的穆斯林組織保持距離,甚至批評一些伊斯蘭教士的排他激進行為,導致這些群體認為佐科威並非是一個虔信的穆斯林總統。像是2016年12月2日,保守強硬的穆斯林團體發動的212運動,成功動員印尼穆斯林社會抵制當時擔任雅加達特區行政首長的鍾萬學褻瀆古蘭經的事件,並成功的讓鍾萬學落選入獄,便自然認為可以延續這樣的能量,再度動員穆斯林的政治反撲來繼續削弱佐科威的政治威望,順便期待看看能不能把他們支持的候選人普拉伯沃送上總統寶座。

面對若干比較保守強硬的穆斯林團體的挑戰,佐科威透過密集的行程跟不同的穆斯林組織以及地方的宗教領袖會面,透過佐科威最擅長的社交媒體行銷(自拍+臉書直播),以四兩撥千斤的招式來營造他跟伊斯蘭宗教圈一家親、大團圓的領袖形象,並決意邀請宗教學者理事會(MUI)主席Ma’ruf Amin來出任他的副手,來幫佐科威自己較弱的宗教威望加分(註一)。

佐科威透過臉書直播以四兩撥千斤的招式來營造他跟伊斯蘭宗教圈一家親、大團圓的領袖形象。

當然,這種摻合著現實政治利益盤算的搭檔選擇,仍然會有許多穆斯林不願信服其誠意。某位南蘇拉威西穆斯林經學院的校長就用飲料的比喻揶揄說,他們寧願喝「加點糖的黑咖啡」(kopi pahit),也不買單像是佐科威這種假意邀請伊斯蘭學者出馬,因為這種混合的搭擋就好比像「摻茶的牛奶咖啡」(kopi susu dengan teh)。因此已經傳出伊斯蘭學者試圖透過教內的管道律令穆斯林應該投票給在野陣營普拉伯沃。佐科威選擇比較保守的Amin,也讓那些期待印尼政治改革的選民失望,再加上他的第一個任期不太處理印尼的人權問題,因此這些累積的期待落差,是否會讓不少人放棄投票?從目前他領先百分之二十的民調來看,他選擇Amin似乎是打出一張可以拉攏穆斯林,但又不會讓原先支持他的選民流失太多的好牌。

宗教學者理事會主席Ma’ruf Amin(中)出任佐科威的副手,來幫佐科威較弱的宗教威望加分。(GHARBA.COM)

印尼的選民世代結構與新舊政治的興替

在印尼一億九千多萬的合格選民之中,有四成的選民是年輕的千禧世代(1990-2020)。無怪乎佐科威積極經營臉書、推特和Instagram來傳播他的政績,每逢跟民眾碰面或是外出下鄉,都要自拍或直播來跟選民直接互動溝通。同時經濟政策上強調要將印尼轉型為工業生產大國,甚至積極鼓勵新創事業,建立印尼自己的獨角獸,強調為青年世代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通常對於印尼年輕選民的印象,除了認為他們擅長於運用社交媒體外,還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們大多是住在都市地區的,受過良好教育並隸屬於中產階級。但是這種想法有時會將印尼的年輕選民,過度誇大地將他們視作同一群體,並預設因為這群青年的開明進步,印尼的政治將會越來越邁向開放、包容與穩健。可是,根據位在雅加達南區的國立伊斯蘭大學「伊斯蘭與社會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Islam and Society, PPIM),針對1800位高中與大學學生所做的調查顯示:在他們的受訪者之中,有六成承認他們有某種激進的宗教態度,這六成當中有一半認為對於違反伊斯蘭教規的少數宗教群體不須包容。PPIM的調查彰顯出印尼穆斯林青年對於社會隱藏的怒火,一部分的原因來自於,縱使他們曾受過良好教育,但若是不能適應印尼新的經濟發展跟產業結構的需求,為數不小的失業青年大軍對於他們自我未來發展的落差,很可能會轉移向訴求印尼政治的伊斯蘭化,來表達他們對於世俗化了的印尼新自由主義現象諸不滿。

在印尼一億九千多萬的合格選民之中,有四成的選民是年輕的千禧世代。無怪乎佐科威積極經營臉書、推特和Instagram來傳播他的政績,每逢跟民眾碰面或是外出下鄉,都要自拍或直播來跟選民直接互動溝通。(取自佐科威官方臉書粉絲頁)

五合一大選的合併效應

本年度的大選是印尼首度將總統大選跟中央國會與地方議會選舉合併辦理,在這之前,國會選舉會先於總統大選。由於印尼是多黨制的國家,總統的政策要取得國會的支持,通常需要夥同幾個政黨的結盟,但是總統大選的獲勝則取決於候選人的特質。因此這回總統選舉與國會選舉的合併舉行,總統的特質到底會不會讓他們各自所屬的政黨取得更多的席次?兩造總統候選人所隸屬的政黨聯盟之席次到底會不會受總統大選影響?而國會議員選舉在地方買票的歪風是否會對總統大選的投票結果造成影響?

由於印尼的國會很少有單一政黨可以過半而獨自成為執政黨,因此近來相關的選情報導分析,似乎都聚焦在兩組人馬的對壘交鋒,而較少去關注各政黨的政策或是各個候選人的政見;或是他們過去從政的政績。甚至有報導指出,印尼國會候選人仍有四分之一左右尚未在印尼選舉委員會的網頁上公告他們的政見跟學經歷背景。

以總統候選人為主導的合併選舉,似乎說明了印尼政治的特色:以總統為執政核心的權力結構,是總統在烘托提名他們的政黨,而不是政黨會帶旺總統的選情。

這種現象一部分的原因,跟印尼建國以來的強人政治傳統多少有關係,即使是佐科威的總統權威已經大大不如先前的歷任總統,但這樣的權力格局似乎並未改變太多。相關民調已顯示出,因為合併大選的緣故,將使得兩位總統候選人出現母雞帶小雞效應,帶動他們所屬政黨(佐科威—印尼奮鬥民主黨v.s.普拉伯沃—大印尼行動黨)的得票,讓兩黨的席次顯著的增加,但這也表示其他小黨的席次會流失而走向萎縮。這種趨勢,一部分的原因也出在政黨的財務無法同時支撐五合一選戰的資金需求,甚至連出馬挑戰佐科威的反對黨都有類似的問題。

註:

註一:Amin曾經為了推廣印尼的清真認證,拜會過台灣,所以佐科威跟他的副手都曾到訪台北。請參考拙著:〈清真認證與印尼的宗教學者理事會MUI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