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華裔印尼政治人物鍾萬學的戲劇人生與出獄重返

鍾萬學帶著基督教華人的身分踏入雅加達權力核心,卻因此而賈禍,非但政治生涯在發展到最高峰時嘎然中斷,還因此背負褻瀆宗教罪名入獄,政治與人生的戲劇性遭遇,可謂「人生海海,世事難料」。但鍾萬學短短數年在印尼雅加達政局的政壇浮沉,不僅帶動印尼華人參政的高峰,也被牽連到印尼社會多元主義跟強硬派穆斯林之間的政治對立。鍾萬學是否可能只甘於蜷伏於商場,而真的從此之後徹底退出政壇?

邱炫元/政治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

今年的1月24號,華裔印尼政治人物鍾萬學獲得三個半月的減刑而獲准提早釋放(註1)。他悄悄的從獄所的後門低調離開,而非張揚地從前門走出,像英雄來歸般地接受等待他出獄的支持群眾喝采迎接。在這之前,鍾萬學因為在2016年9月27日的一個競選雅加達特區首長的演說行程中,引用古蘭經中的經文為自己的基督徒身分辯解,希望穆斯林選民不致被誤導而不支持他。沒料到他的演說影片被剪輯後,在網路遍傳,指責他污辱古蘭經,因而引發強硬派穆斯林激烈反對,而被以褻瀆宗教罪起訴,判刑兩年。這個風暴也讓他敗選,鍾萬學旋即放棄上訴並於2017年5月入監服刑。在服刑期間,鍾萬學持續跟外界的支持者互動,保持政治溫度,但是鍾萬學在媒體上被公眾熱烈討論的,並不只他捍衛印尼多元性的犧牲者形象,或是如何養望讓大眾認為他的服刑不過只是先蹲後跳,等到出獄後在政壇上必定再度發光發熱云云。而是去年他的妻子與一位有妻之夫的華商外遇,事情約在2018年1月爆發出來,印尼輿論界為之譁然。他們已經在2018年4月離婚,結束了近20年的婚姻。

鍾萬學因為在演說行程中,引用古蘭經中的經文為自己的基督徒身分辯解,沒料到他的演說影片被剪輯後,在網路遍傳,指責他污辱古蘭經,而被以褻瀆宗教罪起訴,判刑兩年。(AP)

鍾萬學帶著基督教華人的身分踏入雅加達權力核心,卻因此而賈禍,非但政治生涯在發展到最高峰時嘎然中斷,還因此背負褻瀆宗教罪名入獄,鍾萬學政治與人生的戲劇性遭遇,可謂「人生海海,世事難料」,許多印尼民眾都覺得他入獄跟妻子外遇是個悲劇。不過,就在阿學出獄後,他的友人釋放出消息,說他決定在今年2月跟小他快30歲的女友—也是昔日他前妻的貼身警衛結婚。這個傳聞非常類似於台灣街頭巷議政治人物的私人感情八卦,再度成為印尼媒體熱議的焦點。但阿學的家人表示並不知情,而因為女方的宗教信仰為伊斯蘭,基於印尼的宗教法規範結婚的男女雙方應該信仰同一宗教方可辦理登記,若雙方真要結婚,其中一人需改變宗教信仰登記。因此這個訊息竟然引發大眾關切,究竟是阿學要改信伊斯蘭,還是他會要求女友改信基督教的討論。

鍾萬學出獄前對社會大眾釋放出三個重要訊息:

第一件事,他呼籲當他出獄以後,請大家都只叫他的印尼文全名簡稱BTP(Basuki Tjahaja Purnama),而不要再叫他客語的小名「阿學」(“Ahok”)。本文真的對他很抱歉,BTP感覺比較適合印尼文脈,對華文世界讀者的語感來說,還是叫阿學會親切許多。他的用意主要應還是希望社會大眾不要刻意去強調他的華裔身分,而是把他當成一般的印尼人。

第二件事,他自我反省,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風波,而順利當選雅加達特區首長,那麼他可能會變得更傲慢,也許會傷害更多人。他說獄中的生活讓他自己變得更有自制力,也更有包容力。

鐘萬學請大家以後叫他的印尼文全名簡稱BTP,而不要再叫他客語的小名「阿學」。圖為鐘萬學出獄後與親友合影。(REUTERS)

第三,阿學宣布他出獄後會專注在探勘石油事業上面。他刻意強調出獄後將專心經營自己的探勘油礦事業,而淡化有關他是否重返政壇的臆測,這些當然跟2019年印尼總統大選的政治氛圍有著密切的關聯。既然阿學曾經是印尼總統佐柯威擔任雅加達特區首長時的副手,又被甚囂塵上的傳聞會加入總統大選搭檔,此刻阿學被釋放,終究難免被在野陣營多所著墨,而試圖將阿學的釋放推論為是否即將安插他重返政壇?或者這種可能被影射放大,而被反對佐柯威總統陣營當作激怒強硬派穆斯林的政治工具。當然,也有人認為佐柯威為避免阿學事件牽連到他,在當時並未明白力挺,讓各界懷疑佐柯威保衛印尼多元主義的決心。

無獨有偶的,就在阿學出獄的前一週,印尼總統佐柯威釋放出訊息,表示政府基於人道考量,已經在評估提早釋放因為2002年峇里島爆炸事件而被認定是主謀判刑的激進穆斯林領袖Abu Bakar Bashir。事實上,除了總統大選的政治因素外,畢竟Abu Bakar已經81歲,且已經服刑9年,在15年的刑期中也已過半,在獄中身體健康狀況不佳,就算此刻真的放他出獄,非但不必太擔心他會再度興風作浪,還可以紓解強硬派穆斯林對總統大選的政治壓力。同時,最重要的,懂得看印尼政治門道者,皆曰這是印尼當局在操作平衡阿學提早被釋放的決定,可能引發部份保守穆斯林陣營的不滿情緒,而做出的平衡策略。足見只不過提早一點時間釋放阿學,依然是動見觀瞻。

Abu Bakar(中)已81歲,且已服刑9年,獄中身體健康狀況不佳,提早釋放他,非但不必太擔心他會再度興風作浪,還可以紓解強硬派穆斯林對總統大選的政治壓力。(EPA)

儘管此刻阿學壓低身段,避免再度捲入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可能揚起的政治風浪。不過,仍有論者認為,阿學未來在印尼政壇依然是一號不可小覷的A咖。除了他的政治起伏、家庭婚姻的悲歡離合,總是印尼媒體的聚焦,他的全國知名度至今仍然是印尼政壇中的佼佼者。有人認為,阿學的入獄不過就是政治鬥爭下被栽贓的犧牲,人權團體跟一些穆斯林學者並不認為他當初的言行是罪有應得。此外,根據2017年8月印尼雅加達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 the 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民調發現,在17-29歲的青年中,阿學是排名第七受歡迎的政治人物,而在這前七名的榜單中,只有阿學和西爪哇省的省長Ridwan Kami(註2)屬於出生於1965年後的中壯年政治人物。這樣的數據顯示,阿學在青年群體的心目中具有一席之地,只要再假以時日,若新世代仍然期待具有新形象的政治人物出線,那麼阿學的政績跟政治改革者的形象能量依舊有機會再度發酵。

鍾萬學短短數年在印尼雅加達的政壇浮沉,不僅帶動印尼華人參政的高峰,也被牽連到印尼社會多元主義跟強硬派穆斯林之間的政治對立。鍾萬學是否可能只甘於蜷伏於商場,而真的從此之後徹底退出政壇?相信在今年4月舉辦的印尼總統大選大勢底定之後,事情應該會有更明朗的發展。

註:

1. 關於鍾萬學從政起伏的評論請參考:

超A評論》雅加達的阿學現象、反動伏流與新的都會政治

超A評論》雅加達的反宗教褻瀆與民主寬容的挑戰

2. 關於西爪哇省的省長Ridwan Kami政治生涯崛起的過程請參考:

超A評論》印尼萬隆的創意產業城市轉型與文創市長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