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超A評論》雅加達的反宗教褻瀆與民主寬容的挑戰

具有印尼華裔基督徒背景的雅加達特首鍾萬學,因為在一個公開場合回應穆斯林引用古蘭經對他的批評而賈禍,身陷被依褻瀆宗教罪名而起訴的疑雲,面臨進一步的司法調查與審判。如果在選前被判刑,會讓他無法繼續參選。而鍾萬學的褻瀆罪爭議,反映出印尼要建立一個現代民主穆斯林社會,以及現代國家到底該如何折衝並調解不同信仰群體的信仰主張與自由,殊非易事。

邱炫元/政治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

具有華裔與基督徒背景的雅加達的特區首長鍾萬學(請參考:雅加達的阿學現象、反動伏流與新的都會政治),前一陣子才剛慶幸已經得到印尼民主奮鬥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 Perjuangan, PDI-P)的提名,正加緊腳步布局籌備明年二月的特首選戰沒多久,卻因為在一個公開場合回應穆斯林引用古蘭經對他的批評而賈禍,身陷被依褻瀆宗教罪名而起訴的疑雲,面臨進一步的司法調查與審判。如果在選前被判刑,會讓他無法繼續參選。

直言賈禍

事由起因於,在今年九月二十七日,阿學在一個地方公開場合提到,假如有人因為受到一些種族主義者跟有心人引用古蘭經文的影響,而不願投他的票,那麼就悉聽尊便。他事後強調說他毫無意圖要污辱古蘭經,單純只是要提醒他的選民跟表述他尊重選民的立場。不幸的是,鍾萬學在九月的公開講話的錄影,被有心人士剪輯,捏造為看似在批評古蘭經的影片,透過網路在印尼穆斯林的手機上被廣泛傳閱。這股力量最後被一個強硬派穆斯林團體保衛伊斯蘭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 , FPI)所發動,11月4日在雅加達市區有估計約十到二十萬的穆斯林在雅加達街頭示威遊行,抗議阿學污衊古蘭經,對伊斯蘭宗教不敬,已經觸犯宗教褻瀆,應該被立即判刑入獄。即便在這場示威遊行進行之前,鍾萬學已經在不同的場合裡對穆斯林說明致歉,但因為他仍然繼續參選明年二月雅加達特區首長的競選活動,因此所激起的保守穆斯林團體的義憤,仍未歇止。而這股義憤也被反對他的政治團體所操作,持續發酵。

強硬派穆斯林團體保衛伊斯蘭陣線11月4日在雅加達市區發動街頭示威遊行,抗議阿學污衊古蘭經,對伊斯蘭宗教不敬,已經觸犯宗教褻瀆,應該被立即判刑入獄。(News Okezone)

先前,就在阿學獲得政黨奧援代表正式宣布參選之後,幾波的穆斯林抗議,包括著名的一些穆斯林領袖用阿學的族裔與宗教背景來批評阿學參選的正當性,但是他們發現阿學的廉能治理市政的評價難以被撼動,因此將箭頭轉向利用他的公開發言,歸咎他觸犯褻瀆宗教的罪名。

解經與褻瀆

鍾萬學所提到,那些反對他的穆斯林群眾,最常被引用來質疑他的基督徒身分來參選之正當性的古蘭經文,乃出自於古蘭經(5:51)的經文:

「有信仰的人啊!你們不要以猶太人和基督徒作為你們的盟友(保護者)。他們彼此是盟友。你們當中找他們作盟友的人就是他們的人。安拉決不引導不義的人。」(仝道章古蘭經譯文)

來作為根據,對穆斯林選民宣揚反對投票給具有基督徒背景的阿學。如同其他世界宗教的聖典,穆斯林或宗教學者對古蘭經的解釋,除了字面的理解,往往還需多方顧及經文在當時被啟示的歷史背景脈絡。雅加達伊斯蘭大學的學者指出,對古蘭經(5:51)經文的解釋,必須考量到當時穆斯林社群在伊斯蘭發展草創時期仍算是宗教少數群體,而必須在多數的基督徒與猶太教徒環伺中,與之共存並追求穆斯林社群的茁壯。因此,這些經文的啟示,也可以從當時穆斯林社群必須強化集體的自我的認同界線之需求來理解,而未必定然將之理解為穆斯林要排除其他信仰群體。

印尼宗教褻瀆罪的制定起因於1965年印尼國父蘇卡諾顧慮到當時猖獗的共產黨政治活動及其無神論的立場,因此制定褻瀆罪以保護當時印尼政府所認可的六大宗教不致受到共產黨政治活動的壓迫。一開始的條文非常簡要,幾乎只是一種立場的聲明。但是在1969年蘇哈托總統補充其內容,主要的精神在於規範六大宗教的領袖可茲以保護自身的宗教信仰,也可有法令依據來維繫他們的宗教正統性(如教義的規範與解釋,或者正確無誤地做儀式),同時確保國家的司法力量可以遂行規範跟執行刑罰的力量。依照條文,宗教褻瀆罪最高可判以五年徒刑。在蘇哈托執政的三十二年間(1966-1998),只有十個判例。但是蘇哈托下台之後,根據2000年起到2011年的資料,短短十二年間判例便高達四十七件,一百二十人被判刑。

就在阿學(右)獲得政黨奧援代表正式宣布參選之後,幾波的穆斯林抗議,包括著名的一些穆斯林領袖用阿學的族裔與宗教背景來批評阿學參選的正當性,但是他們發現阿學的廉能治理市政的評價難以被撼動,因此將箭頭轉向利用他的公開發言,歸咎他觸犯褻瀆宗教的罪名。圖左為印尼總統佐科威。(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誰在(被)動員,要反對甚麼?

目前發動的大型抗議活動,主要都是由保衛伊斯蘭陣線來組織發起。但是印尼最大的兩大溫和中道型穆斯林組織,宗教學者復興會(Nahdlatul Ulama)跟穆罕默迪亞(Muhammadiyah)都呼籲他們的成員不要參加遊行。因此,運用宗教褻瀆來反對鍾萬學參選,印尼的觀察家的解釋是將反阿學延伸為挑戰印尼總統佐科威改革路線,許多人認為阿學若當上雅加達特首,可以成為帶領呼應佐科威改革政治的地方諸侯,也有可能在下一回的印尼總統大選中,佐科威會繼續邀請阿學擔任副手,一同參選並繼續保持勝選的戰果。因此,宗教的理由是表面性的,其背後還是政客的力量在操刀運作,希望打擊佐科威的政治威望,也提早唱衰他2019年的總統大選布局。

浮面地來說,基進保守的穆斯林團體發起的反阿學運動,可以理解為想要藉由司法的手段來瓦解他明年參選的合法性,也有人將其視之為強硬派穆斯林團體再度興起的徵兆。但是有觀察者參與11月4日的遊行行列,並對參與者訪談了解其動機,認為這股反對阿學的風潮,不能單純地這樣來解釋。原因是遊行的行列裡也不乏專業白領跟商人,也有重視靈修與誦念經文的蘇非穆斯林團體參與,甚至是提名阿學競選的政黨印尼民主奮鬥黨的成員。許多參與遊行者事實上並不在意阿學在雅加達的地方政治之重要性,反倒是有的穆斯林更在意他們在雅加達的公共空間舉辦活動的申請受到刁難,認為鍾萬學不重視穆斯林的需要。

許多參與遊行者事實上並不在意阿學在雅加達的地方政治之重要性,反倒是有的穆斯林更在意他們在雅加達的公共空間舉辦活動的申請受到刁難,認為鍾萬學不重視穆斯林的需要。(Shafaqna)

更值得思考的是,有些對伊斯蘭信仰較為保守堅持執著的非主流的保守穆斯林團體,在政治立場上未必具有強硬的政治色彩,但他們認為目前的印尼中央政府較疏於跟他們溝通互動,也導致出這些穆斯林群體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存在與需求不重視。阿學被控訴的宗教褻瀆之罪名,正好挑動了他們心中對於政府日趨世俗化的一種不滿情緒,而跟強硬派發動的示威運動產生合流。

就在前幾日(12月2日),保衛伊斯蘭陣線又發起第二次大遊行,事前警方逮捕八名被認定要藉機滋事的嫌疑份子。而印尼總統佐科威已經發出警告,認為有政治分子藉機無限上綱,想要藉由這些遊行來擴大政治動盪,所幸遊行最後還是和平落幕。

從某個角度來說,印尼穆斯林雖然多數是溫和,並主張政教分離的路線為主。但是近幾年對於少數非穆斯林群體的宗教不寬容及其所衍生的宗教褻瀆的議題,似乎有待更多的觀察。我們對於印尼社會的宗教與國家之分際,須謹慎地避免用現代世俗國家政教分離的單一觀點來衡量之,不過,鍾萬學的褻瀆罪爭議,則反映出印尼要建立一個現代民主穆斯林社會,以及現代國家到底該如何折衝並調解不同信仰群體的信仰主張與自由,殊非易事。鍾萬學是否冒犯褻瀆古蘭經的爭議,也正考驗著印尼穆斯林社群對於宗教與族裔文化差異性的寬容。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