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數位經濟與資料中心競爭

東南亞的數位經濟與資料中心的發展意味著東南亞新興市場的發展瞬息萬變,即使在法規、制度、技術、國際人材、資金與基礎建設具有優勢的新加坡都可能在資料中心設置的爭奪戰上面臨挑戰,適時適地的尋求合作與進入策略,是理解東南亞市場的必要認知。

王文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

今年一月Google宣佈向台南太陽能電廠採購10MW綠電,預計2020正式提供台灣資料中心使用,這個消息一出,自然對於台灣的再生能源發展具有重大意義,因為這是台灣第一件企業採購再生能源案,也是Google第一次在亞洲購買再生能源,Google在全球的資料中心積極採購綠電,並且以100%採用再生能源為目標,Google在台灣買綠電、設中心,不但說明台灣在全球數位經濟的重要性,也說明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決心。然而,Google深化在台灣的經營,在通訊即將走入5G的當頭,其實有更多的深義足以探究。

首先,當前數位經濟的發展,資料中心與再生能源等基礎建設,已成為當前各國數位經濟競爭的核心問題。為了要爭取資料中心的設置,數位基礎建設自是爭取Google等級全球大廠的主要關鍵。台灣要發展綠電勢在必行,不能走回頭路。當年Google選擇彰化沿岸作為為Google亞洲雲端中心所在地,就是看中彰化擁有的龐大腹地與風力發電,Google在台灣彰化設立中心,Facebook要成立資料中心,也把台灣和新加坡一併考量。雖然最後Facebook選擇了新加坡,但長期而言,資料中心要土地又要綠電,資料中心必然擴張,做好準備是保有競爭力最好的策略。

今年一月Google宣佈向台南太陽能電廠採購10MW綠電,預計2020正式提供台灣資料中心使用。圖為台南市政府推動「台南陽光電城」專案計畫,鼓勵業者利用廠房等屋頂設置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台南市經濟發展局提供)

第二、政府是否支持,也是爭取外資投資設立資料中心的關鍵。台灣的彰化沿岸工業區有土地,有綠能,台網路條件成熟,相關人材充足,都是設置資料中心的好區位。但是資料中心必須有政府的強力支持,才能在爭取外資上取得優勢。一方面,資料中心雖然需土地、要綠電,可是資料中心創造就業有限,中央地方常常兩樣情,沒有政府的大力支持,在爭取外資設置資料中心的過程往往落於下風。反觀印尼在佐克威政府積極推動工業4.0的情形下,印尼龐大的數位經濟前景與優惠的投資條件反而深具吸引力,成功招募外資加碼投資。

第三,數位經濟規模,自然也是外資評估資料中心設置決策上的重要因素。Google、Amazon、阿里巴巴等國際知名科技公司都在印尼進行大筆投資建立資料數據中心並非印尼數位基礎建設完善,綠電發展成功,真正的因素,乃是因為印尼數位經濟深具潛力、新創生態活力充足,亞洲十家獨角獸,印尼就有Go-Jek、Tokopedia、Traveloka、Bukalapak四家,同樣的邏輯也在做為東南亞多家電商營運總部的新加坡。2011年Google已在新加坡建立第一座資料中心(也是Google在東南亞的第一座資料中心),到了2015年Google又在新加坡成立了第二座資料中心,2017年Google在新加坡開發端平台服務,用戶包括了新加坡航空、Ninijavan、Wego、Go-Jek和Carousell。2018年Google又投資8.5億美元在新加坡裕廊西(Jurong West)建置第三座資料中心。Facebook在新加坡建立資料中心,微軟亦將亞洲資料中心設在新加坡。東南亞地區的快速成長與數位需求,絕對是資料中心一再增設與擴張的真實主因。

數位經濟規模是外資評估資料中心設置決策上的重要因素。Google、Amazon、阿里巴巴等國際知名科技公司都在印尼進行大筆投資建立資料數據中心並非印尼數位基礎建設完善,綠電發展成功,乃是因為印尼數位經濟深具潛力、新創生態活力充足。圖為Google印尼區總經理Tony Keusgen。(blog.google)

由以上所提的資料中心設置考量,多少也反映了即使在數位經濟領域,東南亞各國市場在規模、組成、基礎建設程度的差異,都使外資投資資料中心的決策益為複雜。新加坡的法制、基礎建設與科技人材也不能保護在爭取東南亞的資料中心投資上無往不利,因此在數位經濟在東南亞比重愈顯重要的同時,資料數據的管控與資料中心的設置,已出現個別差異的現象。

首先、資料中心的「在地化」需求愈來愈高,高畫質影音、線上遊戲與物流運輸均仰賴雲端服務,在這種情形下,市場力量優於專業力量,就印尼棄新加坡看起來也相當合理。印尼的黑莓機仍有龐大的支持者、在台灣不受青睞的Google+在東南亞則廣受歡迎、Whatsapp、Zalo、Skype、Viber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仍有廣大的使用社群,不同社群影音串流與通訊的需求造就了資料中心的在地化愈顯必要。

其次、資料主權的觀念盛行。隨著各國對於資料的重視,「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的重要性浮上台面,資料主權主張各國政府可以透過法律制訂與治理結構對於國界之內的資料採集擁有管轄權,而根據被曝光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NSA)「稜鏡計畫」(PRISM)對於網路監控計畫所見,正式名稱為「US-984XN」的即時監聽用戶計畫範圍包括電子郵件、語音交談、視訊、照片、影片、VoIP對話、檔案傳輸,以及社交網站的對話細節。而當今廣為使用的微軟、Yahoo、Google、Facebook、Youtube、Skype、Apple的雲端服務,均在稜境計畫的監視範圍中,Dropbox也即將加入這項計畫。

然而,美國針對資料存取立法是司法主權觀念在資料數據上的延伸,賦予美國政府對美國企業在網路空間的活動具有合法的監管權利,等同畫分網路空間的美國疆界,等同設下網路國界。而此一作為,亦使各國政府紛紛強國資料數據相關的立法。印尼與越南政府對於個資掌控的法規愈趨嚴格,而馬來西亞、菲律賓與泰國也加速訊息保護的立法,甚或制定監管發展計畫,國家力量介入資料已成趨勢,利用自身的市場優勢與法規制度來立法要求外資必須將個資保留在國境之內的策略,也足以迫使科技大廠在當地設立資料中心。

美國針對資料存取立法是司法主權觀念在資料數據上的延伸,賦予美國政府對美國企業在網路空間的活動具有合法的監管權利,等同畫分網路空間的美國疆界,設下網路國界。此一作為,亦使各國政府紛紛強國資料數據相關的立法。(Cloud Carib)

第三、資安問題普遍,由於數位經濟在東南亞發展訊速,但天災與資安意識薄弱,使得多數企業難以承受天災造成的經營損失,而這樣的損失在當前的企業競爭中,更顯得重要。為了避免業務因不可受力中斷,西方企業正在推廣一種以「業務連續性規劃」(Business Continuity Planning,BCP)為核心概念的避險服務,針對東南亞常見的地震、洪水、火災、颱風等大型風險進行評估與推出解決方案,而曾經發生巨大洪水的泰國與廣受海嘯地震襲擊的印尼,正是導入業務連績性規畫的合適國家。事實上,日本NTT於新加坡及越南成立資料中心時即重視資安問題,而當前全球大廠投資新興市/印尼的情形下,更使資安問題的管控益形重要。

2018年10月Google即宣佈將最新的亞洲雲端服務中心設在印尼;Amazon也提出十年之內要在印尼投資14兆印尼盾的計畫,計畫以AWS(Amazon Web Service)雲端相關服務打入印尼市場。中國電商巨人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雲」,亦在2018年3月於雅加達設立資料中心,建立起第一座全球雲端平台。印尼人口2.6億,憑藉著Go-Jek的成功經驗被視為未來東南亞共享經濟模式的未來,然而資安問題的妥善解決,不但有助於印尼數位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對於有類似條件的越南、泰國、菲律賓亦有明顯的示範效果。

東南亞的數位經濟與資料中心的發展意味著東南亞新興市場的發展瞬息萬變,即使在法規、制度、技術、國際人材、資金與基礎建設具有優勢的新加坡都可能在資料中心設置的爭奪戰上面臨挑戰,適時適地的尋求合作與進入策略,仍是理解東南亞市場的必要認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