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日光東照宮

東照宮,一般觀光行程大概是:看猴子,看龍圖,看怪「象」,但它其實有著「違背先祖意志」的矛盾:明明想以高奢的方式悼念幕府開創者,偏偏這受悼念者又是個簡樸的實用主義者,而這樣的事,你在「世界文化遺產」的介紹裡都看不到。

李拓梓

去日光沒去東照宮,就像去了鎌倉沒去看大佛一樣,會被人家笑。

東照宮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之世界遺產。上方的三葉葵為德川氏家紋。(圖:作者提供)

日光東照宮的存在,就是日光之所以成為一個地方的意義。這座將軍家的祖廟,祭祀著幕府的開創者德川家康的靈位與遺體,也是後代將軍必須前往拜謁祖宗牌位的地方。為了因應將軍參拜,以日本橋為始的五大街道中,也有一條通往此地的「日光街道」。

位在距離日光市區車程十分鐘內的東照宮,當然是來日光絕對不可錯過的地方。日本的神社寺院一般都樸素,但東照宮反其道而行,以金碧輝煌為建築方針,喜好簡樸者對這種好大喜功的設計不以為然,但當年建築的工匠,卻得為這些精雕細琢投入大量心力。

德川家康墓。(圖:作者提供)

參與東照宮興建者,最有名者當屬當時的名畫家狩野探幽。這位繼承狩野家金碧輝煌畫風的畫師,在三神庫上面繪製的「想像之象」十分有趣。其實狩野探幽根本沒看過大象,硬要他畫出大象,他只好用想像的,因此雕刻出來的大象只能說是「疑似大象」,但怎麼看都覺得雖然擁有大象一切特徵,看起來卻不太像大象。

東照宮三神庫上的「想像之象」,為當時的知名畫家狩野探幽所繪製,十分有趣。(圖:作者提供)

另外一幅名畫是藥師堂天花板上的「鳴龍圖」,這幅作品由江戶晚期的狩野家傳人狩野永信所繪,看似平凡,但以住持在龍的正下方敲擊木片,回音足以迴盪整座藥師堂而聞名。狩野永信是狩野家第十代傳人,但繼承狩野家交際於權貴的才能,幫忙東照宮的修建設計,也不枉一向高調的「狩野派」美名。

藥師堂天花板上的「鳴龍圖」,由江戶晚期的狩野家傳人狩野永信所繪。(圖:goo.gl/3I2JYo)

東照宮的興建者是三代將軍家光。這位將軍在世時,天下早已太平,德川家基業穩固,成為第一個真正掌握權力,令及全國的幕府。江戶日本的繁榮,在當時已經可以看見。在這種景氣下興建的東照宮,以華麗輝煌來凸顯祖先的豐功偉業,當然可以想像。

家光自己的墓園輪王寺大猷院,也在東照宮旁邊。今日與東照宮、二荒山神社,並稱「二社一寺」,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輪王寺大猷院的金碧輝煌,僅次於東照宮,也為一奇,凸顯了這位三代將軍的豪氣與霸氣。

不過坦白講,三代將軍的個性和父親、祖父的個性完全不同。江戶幕府的一、二代將軍,都曾經歷戰爭,崇尚簡樸。家康剛剛被轉封關八州時,並沒有一如預期地大興土木,因此江戶城並沒有變成一座富麗大城。

相較於築城,家康更在意的是城下町的繁榮與否,以及領國的外交措施。除了築城,他的簡樸也被凸顯在喜歡吃麥飯勝於米飯的習慣上。這些做法,都凸顯它是一位簡樸的實用主義者。因此這樣的實用主義者,如果知道會被後世子孫以如此豪奢的方式悼念,不知心中做何感想。

德川家康經歷戰爭,崇尚簡樸,相較於築城,更在意的是城下町的繁榮與否,以及領國的外交措施。這樣的實用主義者,如果知道會被後世子孫以如此豪奢的方式悼念,不知心中做何感想。(圖:維基共享)

從東照宮的側邊往上爬,是家康的墓塚。在樓梯的平台上,有一塊家康遺訓的木牌。其實家康遺訓很長,木牌上只擷取了一小段,全文有人大致翻譯如下:

人之一生,如負重遠行,不可急於求成。以受約束為常事,則不會心生不滿。常思貧困,方無貪婪之念。忍耐乃長久無事之基石。憤怒是敵。只知勝而不知敗,必害其身。常思己過,莫論人非。不及尚能補,過之無以救。

看起來很簡單的道理,只是在生命當中,如果不時時自我提醒,也會經常因為某些執念,而難以實踐,是以將這塊木牌帶回家,放在書桌前面,時時自警。

記有家康遺訓的木牌。下方的三猿則是東照宮最著名的木雕作品。(圖:作者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