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我們不要一本虛構故事的教科書

從自己生活的土地出發,根植本土的思考,絕非畫地自限,這是面向世界的基礎。「深根本土」也不是要切斷與中國的關係,因為歷史是無從否認的。台灣做為多元族群的彩虹國度,必須要承繼的是不同族群帶來的故事。這裡會有中國五千年的傳統,也新住民注入的文化,還有長期被我們所忽略原住民,平埔族迄今仍未得到正名。

胡博硯

這幾天的新聞版面大概全被「反課綱」攻佔,僵局何時落幕,目前還無人能回答。

原先認為學生的訴求與層峰的想法應是平行線,座談會在「撤」與「不撤」的口號你來我往中無限迴旋,沒有一方有其他腹案。儘管以法學觀點來看,用立法權處理課綱這麼細微的事項是否有侵害行政權之實不無疑問,但開臨時會或許是個緩和折衝的方式,若胎死腹中,不免令人遺憾。

這幾天的新聞版面大概全被「反課綱」攻佔,僵局何時落幕,目前還無人能回答。(記者廖振輝攝)

史觀問題還是人生觀問題

馬總統呼籲各界要尊重多元史觀,並且舉德國面對納粹經驗為例,大談日本侵略的史實。至此,我才相信我們最近爭執不下的課綱問題都不是史觀的問題,而是人生觀的問題。日本不敢面對自己過往的歷史,不會也不應成為課綱微調的理由;刻意美化國民黨統治的成果、忽略殖民時期台灣的變化,這也不是史觀的問題,而是心眼的問題。理性不帶情緒地去觀察每段歷史,才能從中得到教訓。如同納粹執政前期德國經濟復甦快速一事,也從未被德國政府否認。

至於討論「慰安婦」的標題要不要加上「強迫」,這不是史觀,而是邏輯問題。

慰安婦是以國家手段進行的性剝削,存在本身就是個問題,沒有討論「自不自願」的必要。 我輩父母出生成長的年代,時值台灣戰後的艱困歲月,但他們出社會後,台灣經濟正在起飛,那是一個靠自己力量圓夢的年代。只要勤奮工作,就足以讓人在台灣任一處買下屬於自己的房子。但同時,那也是個黨國「說一就是一」的時代,身處其中,不只無法質疑,也不知道哪裡質疑起。

慰安婦是以國家手段進行的性剝削,存在本身就是個問題,沒有討論「自不自願」的必要。(圖:婦女救援基金會)

1977年出生的我,就是典型在台灣經濟展翅高飛時出生的世代,一旦經濟起飛,人民的視野也跟著不同,儘管國家能靠著強制力量讓學生在校一定要講國語,母語卻也沒有因此消滅,也阻擋不了台灣民主化的浪潮,物換星移到了現在,衝突為何會如此大?這是因為事實再也無法隱瞞,維基百科的資料都寫得比課綱好。尤其在大家普遍對於中國政府仍存有疑慮時,硬要湊成一國,只會得到反效果。

馬總統呼籲各界要尊重多元史觀,並且舉德國面對納粹經驗為例,大談日本侵略的史實。(記者劉信德攝)

1917年,帶有德國血統的英國王室正式改名為溫莎王朝,用以取代原來的德國稱號,原因就無須贅述。這樣的道理,身為白色恐怖受難人的王曉波教授了解嗎?

學生為何需要上學,因為國家有義務教導其國民認識自己的國家,使國民有生活能力,以及讓民主制度續存,課綱是否需要訂得如此鉅細靡遺,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台灣的現況是以16字形容是「悲情島嶼,過客政權;彩虹國度,海洋國家」。從自己生活的土地出發,根植本土的思考,絕非畫地自限,這是面向世界的基礎。「深根本土」也不是要切斷與中國的關係,因為歷史是無從否認的。台灣做為多元族群的彩虹國度,必須要承繼的是不同族群帶來的故事。這裡會有中國五千年的傳統,也會有新住民注入的文化,還有長期被我們所忽略原住民,平埔族迄今仍未得到正名。

台灣的現況是以16字形容是「悲情島嶼,過客政權;彩虹國度,海洋國家」。(記者王敏為攝)

討論固有疆域在哪裡並沒有意義,當「固有疆域」一詞出現在憲法裡時,疆域範圍即有不確定性。何況,憲法增修條文中將領土變更的民主正當性直接訴諸「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時,對於固有領域的想像就已大幅縮減,又如何讓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決定外蒙古到底是不是我們的呢?

至於兩岸狀況,將兩德經驗直接套用是緣木求魚,這不但忽略了不同的時空背景,以及兩德分裂的歷史因素,也無視兩個德國同時存在於聯合國的事實。當前社會資訊管道多元,政府領導人若忽視政治現實,大言不慚地訴說自己的大中國夢,也只是癡人說夢,卻也突顯出兩岸領導人都不敢面對歷史的懦弱。

但,如果你不面對,難道要下一代繼續來承擔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