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美國強硬派當道下的台灣利益

2017-01-05 06:00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最近再度任命了一個極重要的人事,未來的美國貿易代表,將由對中強硬派的律師萊席爾(Robert Lighthizer)出任,川普並且公開賦予其重大任務,就是:把美國工人的福祉放在第一位,代表美國爭取更好的貿易協議。若再加上之前已經公布的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管納瓦洛(Peter Navarro)等等任命,川普的經貿路線已經逐漸明朗。

這位內定的美國新貿易代表,在雷根時代即任職政府,是談判桌上的強悍角色,他過去的種種紀錄,包括對WTO爭端解決機制效能不彰的抨擊,與羅斯等人的思想相互呼應,也就是美國對外簽署的貿易協定,應該以降低美國貿易赤字、強化美國製造業、有助美國經濟成長為目的;因此可以大致認定,這是一個標榜把美國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新政權,儘管在競選期間,川普團隊不斷痛陳「全球主義(Globalism)」之弊,但是未來的美國新政府毫無疑問仍然在自由貿易的體系下行事,從而企圖建立以美國為中心的新秩序。

有別於歐巴馬八年,川普政權的新轉向,在國際政治上,過去三十年,受到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強格局影響,一直延續的是「聯中制俄」的戰略部署,因此容忍、甚至協助中國不斷地脫貧壯大,如今中國距離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已經為期不遠,儼然已經侵犯到了美國的超霸地位,川普政權在這個時刻上台,恐怕是結構演變下一個必然的結果,而川普不避諱轉與俄羅斯親善,不惜與中國直言怒目,此一「再平衡」的改弦易轍,今後的發展引人注目。

至於在經貿政策上,美國新政府雖然幾乎已經放棄了TPP(十二國一體)的多邊架構,但是從上述關鍵職位的安排上,川普將發展以美國為軸心、輻射而出的各種FTA雙邊協議,這個圖像已經浮現。例如在亞洲,與俄韓日台澳紐與東南亞各國,分別洽談「超WTO」的待遇,這種依據不同國家、不同需求、設計不同內容的各個擊破法,例如給越南的開放條件無須適用於所有成員國,無需贅言,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這種經貿關係的建構,如果對照布希政府時代的亞洲安全戰略「扇形架構」,在軍事上防堵中國,現在川普玩的是不是經濟戰略上的「扇形架構」?骨子裡的目標無非也是中國。

二○一七年的國際格局若是這樣,台灣應該如何應變的方向,相對也就出來了。那就是做好面臨強勁對手、特別是與美國談判的準備;同時也必須針對所謂企業回美的政策,盤點台灣適合到美國投資、能創造雙贏的產業,好與美國勇敢交涉,爭取台灣最大的利益。

尤其是前者,蔡英文政府無法迴避經貿協定必然要面對的市場、主要是農牧產品開放的挑戰,此一衝擊,各國皆然。因此對內,政府相關的輔導措施應當早早有效推動,協助弱勢產業成功轉型,強化競爭能力,盡力降低萬一門戶必須相互打開時,可能受到的傷害。除了針對利害關係人的溝通外,政府也要清楚認知下台的國民黨並非忠誠反對黨的事實,這從過去七個月的零和鬥爭表現上,已無幻想的空間。這時判斷台灣整體利益優先,並掌握民意授予的多數施政優勢,就變得非常關鍵。

至於對外,台灣多年來面對過無數的經貿談判經驗,箇中的能耐在事後檢討,絕對是見仁見智;曾經有美國貿易談判人員私下坦言:台灣的代表只會稱是,很少敢說不。這種讓人笑不出來的戲謔,足以為戒,國人絕不樂見台灣在談判桌上失去了據理力爭的專業與膽識。新政府今後要倚重者,大約仍是既有體制中的人員,這時高層如何設定底線,關乎成敗,也將責無旁貸。

川普時代來臨,台灣充滿著機會與挑戰,而其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擴大台灣利益與美國利益的交集?這個態勢業已近在眼前。

本文相關: 中國 社論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