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農業二三事》合作社有二種:水果「產地價格」崩盤的正確解讀

對農民而言,如何進一步思考以合作化型態─特別是針對那些還沒有擺脫盤商糾結的農民,政府資源如何在「不介入市場自由機制」的前提下,讓這群農民有其他的收益保障機制,是這波水果價格崩跌新聞結束之後,農政單位可以好好思考的課題。

焦鈞

如果說,面對氣候變遷下農產品價格暴起暴跌的解方,農政單位以農作物天然災害保險用以取代補償機制,那麼「農民以合作組織型態面對產銷失衡」,絕對農民擺脫盤商糾結的重要一步。最近媒體吵得沸沸揚揚的「鳳梨產地價格崩盤」,原因就只有一個:產地盤商壟斷。產地盤商遊走法令邊緣,偽裝成運銷合作社,假合作社之名行剝削之實,農民只能徒呼負負!

產地與消費地的價格雙軌制

在解構合作社有二種之前,還是得不厭其煩的說明,農產品價格形成過程中,特別是某些品項,如香蕉、鳳梨、芒果,有其產品、產期、產地之特殊性,所謂的「消費地農產品批發市場價格」並不具備「價格壟斷性」(耐儲運的大宗蔬菜亦然);也就是說,某些蔬果的價格,產地會有自己的行情,並不會跟著台北批發市場走。

香蕉需要催熟,個別蕉農很難有成本去投資香蕉催熟室,故控制香蕉產地量價的是擁有催熟室的大盤商。鳳梨因為管理容易、產地種植面積大(去年度達1萬1千多公頃)、消費地不足以胃納的情況下,產地盤商應運而生。芒果也和鳳梨有類似情況,加上芒果有外銷日本為價格指標,頂級品愛文價格通常跟著外銷日本價走。此等情況並非表示台北市果菜批發市場的每日批發價格不具意義,而是上述這幾種水果的價格,明顯地形成「雙軌制」,也就是產地盤商向農民的收購價格,與批發市場可以說是脫鉤。

香蕉需要催熟,個別蕉農很難有成本去投資香蕉催熟室,故控制香蕉產地量價的是擁有催熟室的大盤商。(壽豐鄉農會提供)

受天災影響幾無商品價值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鳳梨價格產地盤商以每台斤1、2、3元向農民收購,台北果菜批發市場的鳳梨仍有每公斤8-12元的行情。而這波金鑽鳳梨產地價格崩盤,另一個真相就是「端午節前開始接連豪雨,緊接著一個禮拜後烈日曝曬,致使受損之金鑽鳳梨產地價格崩盤」,這種俗稱「肉聲果」的鳳梨含水量極高已無市場商品價值,產地盤商收購後無加工去化能力,鼓動農民向農政單為訴求抗議。

這與前一波香蕉量產滯銷不同的是,需經催熟的香蕉在青蕉階段,農糧署即介入收購「規格外青蕉」,一次性從源頭剪斷過剩產能;雖仍遭農民、輿論不滿,批評介入時機過慢、手段過於激烈、或農民損失無處申訴等,但與這次金鑽鳳梨因豪雨烈日交錯下,價格低檔就出現在6月20日過後的一個禮拜,之後採收的鳳梨產地價格已自然回穩。兩者差異在於,香蕉於五月份南部、中部蕉交疊產出,故政府不得不採取主動手段,鳳梨受異常氣候商品價格受損,價格崩跌的原因不同,處理手段自有差異。

「生意人/盤商」偽裝成農民組成產銷合作社,卻無法承擔此風險機制,實為市場價格秩序的破壞者。

農民合作社是農民擺脫盤商糾結,面對產銷失衡的一個重要基礎工程;個別小農缺乏產品市場議價能力,以組織化型態參加共同運銷體系,像是農會的產銷班,或是由農民自組發起組成的運銷合作社,目的是追求長期而穩定的農產品市場批發行情。產地盤商向農民收購,價格決定者是盤商;農民以組織化參加共同運銷,價格是由市場決定:關鍵是,好的商品自然在市場上會賣到好價錢,如此方能促使農民在田間管理技術上的精進。

端午節前開始接連豪雨,緊接著一個禮拜後烈日曝曬,致使受損之金鑽鳳梨產地價格崩盤,這種俗稱「肉聲果」的鳳梨含水量極高已無市場商品價值,產地盤商收購後無加工去化能力。(本報資料照)

仍有為數不少的農民,寧願把水果交給產地盤商,特別是像鳳梨、芒果這種量大、產期又長的水果,除了不願意多花費購置採購處理的相關費用,譬如包裝集貨處理所需的場地、包材與人力,甚至需要冷藏設施來調節供需;這些,確實不是個別小農、老農可以承擔─這也就是農民組織化之後,可以藉由合作生產、共同運銷概念來達成。 因此,真正以農民為主體的運銷合作社,其社場專業經理人必須站在服務農民的角度,協助農民將農產品市場價格賣到最好,社場(服務產銷班的農會亦然)只收取微薄的手續費,並將社場多數利潤回饋到軟硬體設備的投資。譬如前述的選果機、包裝機、包材支出與冷藏運輸設施等等。相反的,以合作社之名行產地收購之實的盤商,採取銀貨兩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買斷型式,理論上「其產品末段銷售之市場行情風險」,就得自負,不論是農民或盤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只是,產地盤商是否會犧牲農民利益來換取個人的獲利,這真是一個攸關良心的問題了!

面對農產品在氣候變遷下的產銷失衡,農民、政府、消費者可以做甚麼?

身為消費者,當然得對辛勞工作的農民,懷抱著悲天憫人的心情;特別是農產品價格崩跌的時候,農民收入減少,欲哭無淚之際,消費者能做的除了多消費之外,似乎別無他法。對農民而言,如何進一步思考以合作化型態─特別是針對那些還沒有擺脫盤商糾結的農民,政府資源如何在「不介入市場自由機制」的前提下,讓這群農民有其他的收益保障機制,是這波水果價格崩跌新聞結束之後,農政單位可以好好思考的課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