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深夜狼影》新郎嫁錯郎:愛情或許與性向無關,但幸福呢?

同志在不同時代裡遭遇不同的問題,直到現在仍與平權還有相當大一段的距離。儘管表面上看來,愛一個人與對方是什麼性別並沒有關係,但是現實上,同志面臨的問題卻不僅僅只是愛情路上的考驗而已。

雍小狼

《新郎嫁錯郎》(Toute première fois)(圖:前景娛樂)

導演:Maxime Govare, Noémie Saglio
主演:Pio Marmaï, Franck Gastambide, Adrianna Gradziel, Lannick Gautry

傑瑞米今年34歲,身體健康、事業有成,即將完成終身大事:與相戀10年的男友步上紅毯。看似一帆風順的人生勝利組,他卻在一次生意應酬喝醉後,不小心和別人上了床,而且對方還是個女的!

芳心大亂的傑瑞米,不僅回家難以面對男友與自己的良心,在工作上也亂了套。他決定面對問題的根源,重新審視自己的性向與愛情,沒想到要承認自己對異性也有情慾,似乎比當同志出櫃還難。

《新郎嫁錯郎》是部輕鬆的都會愛情喜劇,雖然意外一夜情後跟對方產生情愫並不是什麼新穎的劇情,但是這部片卻一反既定公式,不是有穩定異性感情的主角開發出自己的同性情慾,而是即將步入禮堂的同男被「掰直」了。

(註:異性戀的英文為straight,因此異性戀男女又被稱為直男直女,而挺同志的異性戀則被稱為直同志。直的對比就是彎,一個原本是直男的人被開發出同性情慾,俗稱掰彎。)

意外被瑞典美女艾德娜(左)「掰直」的傑瑞米(右),改用一個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也誠實面對另一個全新的自己。(圖:前景娛樂)

本片中操作了許多「異」與「同」的元素,用來製造笑料,偶爾也令人溫馨感動。異性戀和同志的形象與權力在其中遭到翻轉,異性戀代表為男主角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兼創業夥伴查爾斯,他輕浮、性愛成癮、花天酒地、不負責任,總是到處惹麻煩。

同志代表則是男主角的未婚夫安端,溫柔、體貼、專情、照顧男友家人、重承諾,並給予男主角非常大的空間。當身為同志的安端努力想達到成家的夢想時,身為異性戀的查爾斯卻一直對婚姻很感冒(咦?這裡倒是跟現實狀況還滿接近的)。

同志在這部電影裡看起來像是模範生好寶寶,性傾向根本不是個問題,而異性戀則是⋯⋯欸,好好的同志你不做,學人家當什麼異性戀啊?

異性戀查爾斯看起來生活亂七八糟,整天惹麻煩,但他的勇敢直白卻讓傑瑞米慢慢認識另一個陌生的自己。(圖:前景娛樂)

安端是白馬王子,同志的完美情人,連傑瑞米的爸爸都忍不住對他大喊「我愛你」,是片中最令人同情的角色。(圖:前景娛樂)

男主角的家人扮演著這個異/同處境翻轉的關鍵要素,他的爸媽有點離經叛道,最討厭中產主流生活,當傑瑞米跟家人表示自己可能喜歡女生時,爸爸氣得撂下狠話:「如果你要跟我說自己愛女人,不如先換一個老爸!」妹妹也對他說:「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特別?我從小就一直活在你的陰影之下!」一個男生要承認自己愛女生,怎麼反而卻像同志出櫃一樣,要引發家庭革命了。

這樣看似輕鬆的笑料糖衣,其實是反過來包裝了同志面臨現實困境的苦澀,男主角爸爸語重心長的一段告白,更是道盡在21世紀的現代社會裡,同志生活依舊困難艱辛的處境:

你15歲時告訴我們你是同志,相信我,當時並不容易,我坦承吃了不少苦。你媽最初告訴我時,我震驚不已。其實親戚都在背後指指點點,我很難受,一開始不想接受。但你是我兒子,我愛你,這些苦我都藏在心裡。我想通了,只要你能快樂,就該成全你,我兒子竟敢詔告天下自己多麼與眾不同,我真的為你感到驕傲。

如果天下真的沒有不愛子女的父母,那麼傷害父母的就不是子女的性向,而是這個張牙舞爪的社會。

《新郎嫁錯郎》的片尾舉行了一場幸福的男男同性婚禮,法國同性婚姻已在2013年正式合法化,首場同性婚姻在南部城市蒙特佩利爾舉行,當兩位新郎在親友面前交換誓言的同時,會場外則派駐了數十名抗暴警察防範極右派份子滋事。現實世界距離電影中的歡樂場面,似乎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傑瑞米的父母恨透了中產階級的異性戀教堂婚姻,面對兒子突然「出櫃」說自己可能也愛女人,他們簡直要崩潰!(圖:前景娛樂)

回顧台灣近20幾年來的男同志電影,每個世代都面臨了不同的問題,都有自己的難關要過。

在1993年李安執導的《囍宴》中,男主角偉同與男友賽門已同居多年,卻不斷被父母逼婚,他只好和中國女子威威假結婚,協助後者取得在美國的合法居留權。沒想到在婚宴上威威卻假戲真做,和偉同發生性關係並懷有身孕,這個孩子引爆了眾人的矛盾心結,卻也成了大家和解的關鍵。

在《囍宴》中偉同事業有成、愛情得意,平常在美國的生活也沒有遭到歧視的跡象,他最大的壓力來源是來自於華人世界的孝道倫理觀,不結婚、成家、生子,就無法給爸媽一個交代,也因此偉同和威威意外懷的孩子,才有令父母退讓的可能。彼時台灣還沒有同志遊行,男同性戀與愛滋依舊畫上等號,李安相當程度以父母親世代的觀點呈現了同志議題,除了探討華人同志特有的處境之外,也能視為一種與主流意識形態之間的妥協。

1993年李安的經典作品《囍宴》。(圖:中影)

2003年11月1日舉行第一屆台灣同志遊行,2000餘人走上街頭要求主流社會對不同族群個體的尊重。2004年陳映蓉執導的男同志電影《十七歲的天空》上映,這是一部描述美少年小天追尋健美夢中情人鐵男的喜劇,不僅顛覆以往華語同性戀電影的灰暗悲劇氣氛,更以近千萬票房締造了當年國片的票房奇蹟。

《十七歲的天空》基本上是一部男同志的性啟蒙成長電影,眾多裸露男體佔據影廳裡的大銀幕,建構出鮮明歡樂的「都會同志」形象,雖然看似正面,但過於樂觀設定彷彿抽離了現實社會,型塑出一個電影中的烏托邦。另外電影中的性與身體觀念看似解放,卻仍鞏固著貞操與健美陽光等單一價值。

2004年1月發生農安街同志派對事件,電子與平面媒體大舉對同志及娛樂性藥物做出獵奇且負面的報導,台灣同志面臨的社會壓力不見得獲得舒緩,反而更形艱難。

2004年陳映蓉執導的電影《十七歲的天空》。(圖:三和娛樂)

時序來到2012年,經過多年來社群的培力,台灣同志遊行參加人數已超過65,000人,隊伍綿延達將近9公里,本年度的遊行訴求為「婚姻平權、伴侶多元」,多元成家民法修正草案也已研擬完畢,準備於2013年送入立法院。

楊雅喆執導的電影《女朋友。男朋友》便在這一年上映,訴說阿良、美寶、阿仁三人從1985年戒嚴時期、1990年野百合學運,到1997年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關係。美寶喜歡青梅竹馬的阿良,阿良卻喜歡同為男生的阿仁,阿仁則是依戀著美寶的懷抱。

隨著同志運動逐漸往政治領域邁進,《女朋友。男朋友》的焦點便不像《盛夏光年》般只放在二男一女的異/同三角戀上,更擴及了不同時代人們關注的社會、政治議題。最後,隨著阿良代替美寶撫養孩子,卻苦無在法律上被承認的關係,也呼應了近年來全世界爭取婚姻平權的潮流。

2012年楊雅喆執導的電影《女朋友。男朋友》。(圖:原子)

同志在不同時代裡遭遇不同的問題,直到現在仍與平權還有相當大一段的距離。《新郎嫁錯郎》用輕鬆的喜劇包裝同志在社會中面臨的困境,傑瑞米經過種種難關,終於在最後追尋到了自己的真愛,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愛一個人與對方是什麼性別並沒有關係,但是現實上,同志面臨的問題卻不僅僅只是愛情路上的考驗而已。

《新郎嫁錯郎》中文電影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