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走不通的習版「自力更生」

儘管美國總統選舉紛擾持續不斷,但是觀察家的一致共識乃是,對抗中國仍然會是下屆美國政府的政策主軸。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顯然也認清了這個現實,不可能寄望美國若是改朝換代,便可使得美中對抗舒緩;不過,其對應之策乃為搬出毛澤東「自力更生」的老招數,意圖煽起民眾的狂熱激情,建立自給自足的封閉型經濟,支撐紅色王朝繼續運轉。此一習版的自力更生,係以「十四五規畫」的面貌出現,關鍵詞則為「內循環」、「全國造芯」,可謂毛式自力更生的2.0版。

毛澤東為了力抗「美帝」, 與蘇聯老大哥鬧分裂,打出「大躍進」、「超英趕美」的旗號,企圖以群眾運動的方式,打造一個社會主義新中國。不過,這種違反科學與自然規律的盲動舉措,注定走上失敗的結局,導致當時中國陷入一窮二白,甚至餓死數千萬人的悲劇。不料,習近平自美中貿易戰爆發以來,仍然頻頻引用毛澤東「自力更生」的狂言,宣稱中國正面臨「百年未有的大變局」、「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因此要求中國人民「練好內功」,強調「自力更生不是壞事」。雖然習近平特別以「更高水平」做為自力更生的新包裝,看似符合科學精神,其實內涵與毛版幾無二致。尤其,在缺乏外國技術支援下,企圖以挹注補貼與政策優惠方式,以「舉國之力」打造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脫離美國的技術封鎖,堪稱「土法煉鋼」的翻版,能否順利完成「補短板」,掙脫高科技產業發展被「卡脖子」的困境,並不樂觀。

誠然,今日中國與毛澤東時代有天壤之別。當時的中國是低度發展的貧窮國家,而歷經四十年所謂「改革開放」之後,縱然有李克強坦承「六億人每個月平均收入不到一千人民幣」現象,但經濟總量是全球第二大,乃不可否認的事實。今昔的中國確實不可同日而語。然而,深入檢視這四十年經濟發展的動力則可以發現,儘管表面上引用資本主義機制,以激發被壓抑的生產力與發大財的強大欲望,實際上實施的是「國家資本主義」,也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國家資本主義的主控下,國家(亦即中共政權)擁有一切資源的所有權與分配權,內則藉著資源配置與租稅優惠扶植產業,外則設立高門檻准入與種種非關稅障礙,以不公平貿易手段隔絕外商的競爭,讓本土企業猶如活在金鐘罩的保護下。尤有甚者,除了廉價勞力與土地之外,中共產業發展重點在低階的組裝代工,不願投入資金進行研發,反而是以併購、挖角、仿冒與偷竊智慧財產方式,作為發展捷徑,乃餵養出一個虛胖的經濟巨人。由此看來,今日中國之經濟體質與毛澤東時代並無本質上的差異。如此虛弱的本質,既不足以完成「自力更生」,遑論承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當前的美中貿易戰,反映的是國家資本主義與自由市場機制的矛盾,並非「列強」對中國的圍堵。而中共的解決藥方,卻是訴諸民族主義激情,將要求公平貿易與反對中國霸凌的民主國家,當成帝國主義的假想敵;而非採取積極正向的態度,開放市場,建立自由競爭的機制,保障智財權,尊重契約精神,以及公平透明的遊戲規則,確保資金人才的自由流動,與全球經貿網絡密切連結。中共的回應方式,根本就是錯誤的選擇。閉關自守的結果,就會產生半導體的浮濫投資,浪費國家資源,卻一事無成;或者對壯大的產業加緊管控,例如對馬雲等人的約談,延遲螞蟻金服上市案,以及逼退中國企業大咖,統統都是在展現統治者的威權不可挑戰。無論民間企業有多大發展,皆是受惠於國家政策,就像孫悟空可以翻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卻終究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以及受制於「國進民退」的緊箍咒。

這些面向在在印證習版自力更生,即使貼上「更高水平」的標籤,仍然是一條走不通的路。換言之,對外開放,允許自由競爭,而非鎖國的內循環,才能化解中國發展的瓶頸,轉化中國虛胖的經濟體質。然而,選擇開放、自由,必然危及中共的數位獨裁體制與一小撮領導階層的權位。如此的危機感使得中共將大門緊閉,試圖全面阻絕自由與民主空氣滲入,卻造成內循環變成惡性循環,導致中共政權如同當年的毛澤東,瀕臨崩潰的邊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