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以資格論台灣人,才是極端民族主義 ─ 回應陳助理教授投書

Talum Ispalidav Takistaulan

前天看到陳慶坤投書〈原住民語言與其他迷思!?〉,以各式毫無根據且荒謬的迷思架空原住民族人參與社會運動成果、對原住民族自然主權毫無認識,甚至暗示族人以部落主體發聲的行為是某種極端民族主義(Ultranationalism)發酵的表現。身為原住民,我只想說一句:原住民如何成為原住民,從來不需要他人的首肯。以「參與台灣人建構」與否論誰是台灣人的謬論,正與以「中華民族」論是否為中國人的資格論一樣,都是忽略原住民族人發聲主體的障眼法;更別提原住民族從四百年被殖民以來抗戰守護土地的歷史,即使在白色恐怖以至於黨外運動時期,原住民族人的聲音,從來沒有缺席過。看到堂堂大學助理教授如此漠視社運發展脈絡與社運倫理的投書,令我啞然無言。

身為原住民,我只想說一句:原住民如何成為原住民,從來不需要他人的首肯。(資料照)

民進黨執政接手中華民國政府是事實,民進黨政府在任內達成某些歷史正義階段性成果也是事實;但這並不代表其拖延正名權利、土地正義與自治的目標,就應該被同理寬宥,談進步就說民進黨、被批評就推給黨國體制,那民進黨政府代表中華民國道歉到底是不是真代表?到底有沒有要負責?還是論者如陳慶坤寧願遮起雙眼,不看也不聽民進黨代表的中華民國政府目前仍然繼續殖民原住民族的事實;指責原住民族是意識形態,開口閉口「台灣人」卻轉身排除原住民族參與社運抗爭的脈絡,這才是漠視現實,藉由自身意識形態操弄族群對立吧?

好,我們就來一題一題回應。「台灣人爭取民主自由的過程,原住民在哪裡?」答案是,從1947年開始眾多原住民族菁英前輩被國民政府誣陷、入獄及槍決,到1984年煤山礦災事件之後,原權會年底成立投入還我土地運動的過程,原住民族始終跟其他族群的所謂台灣人站在一起。「原住民『轉型正義』對象是否搞錯?是誰殖民誰?」是中華民國政府殖民原住民族,但現在是誰在執政呢,民進黨政府。「稱漢字漢名,根本沒有尊重過原住民族的意志和主體性,是民進黨嗎?」不是民進黨,是民進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到處是中正路、中正堂,原住民曾抗議過嗎?」請陳慶坤自行搜尋馬太攻守聯盟2014年如何抗議「光復鄉」的噴漆事件;再更早一點,1989年吳鳳鄉在族人抗議下改名阿里山鄉,史跡歷歷在目,網路上甚至有完整採訪,請做好功課再來投書不晚。

至於通篇行文下來,以原住民族主體要求台灣社會學習看懂原住民族拼音文字,我認為那只是基本尊重而已,身為原住民,我同樣必須學習其他族群拼音文字,才得以更準確地與他人溝通,這種「有效對話」的基本功,為何到了陳慶坤那裡,就變成咄咄逼人的要求?為何只是希望大家好好學習辨識族名與好好溝通,就要背上專制極權的極端民族主義黑鍋?民進黨政府甚至尚未修改姓名條例,而族人語言及書面文字被長期剝奪與忽略的時間,請問誰要負責?如果代表中華民國跟原住民族道歉的民進黨政府,都不願意好好尊重原住民族名字與文化、儘快肯認族人基本人格權,那陳慶坤憑甚麼要求原住民族要向所謂「台灣人」的抗爭與民主自由的成果負責?你所謂追求民主自由的台灣,甚麼時候要來追求族群實質平等?什麼時候才要認真看待原住民族與國家的對等夥伴關係?

實踐平等與同理的台灣社會並不困難,我們以陳慶坤的舉例來回應:如果有人去踩你家的墳地、在你的神主牌桌上烤肉,請問你會不會生氣?你會不會希望他跟祖先好好道歉?換位思考一下,當外地遊客亂踏入部落祭場,做出毫不尊重祖先與祖靈的行為,要求他們好好道歉,很難理解嗎?還是陳助理教授以為只要叫做祭祀廣場,就是拿來觀光遊憩的廣場,就應該開放給觀光客任意踐踏?

民進黨政府不該讓進步成為自身的絆腳石。國家語言發展法承諾原住民族語言同為國家語言,我們等來的卻是內政部次長(是的陳助理教授,他不是部長)花敬群重複去年一成不變的回覆,從立委2016質詢以來的六年毫無長進也是事實;陳慶坤說「此言大有可議」,但通篇都在漠視社運發展脈絡、指責原住民族人訴求是在操弄意識形態,除此之外根本對正名進度延宕一事「不發一議」,如斯浪費社會對話空間、製造無謂爭議的投書,可以休矣。

自媒體小編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