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童話法律》本人都同意砍腳了,還會出事嗎?

就這樣,不眠不休的黑輪跳了三天三夜的舞,「旋轉…跳躍……我不……停歇………」體力透支的黑輪覺得自己當舞孃當到已經快要理虧這世界了。就在此時,黑輪看到旁邊有個阿伯拿著鋤刀,他邊大喊:「我跳到快死了,阿伯,可以把我的腳砍掉嗎?」

點我看上篇

童話法律毀滅你的童年:別人叫你砍他腳,真的可以嗎?

OK 我們上次說到黑輪買了一雙紅舞鞋眼裡就再也容不下任何倫,當然,也包含他媽鹽氬輪。

其實黑輪從小到大一直有個夢想,那就是有天可以穿著紅舞鞋參加舞會,不是為了什麼王子,就只是想要讓大家看看美爆的自己而已。「啊,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啊!」他總是暗自竊喜。

但舞會的當天,他媽鹽氬輪卻感染covid-19的變種病毒病倒了,不過黑輪覺得沒那麼嚴重,應該是自己的腳臭所引發的呼吸道疾病,隨便噴個芳香劑就好了。

因此黑輪把鹽氬輪獨自留在家,跑去參加舞會了。

「旋轉!跳躍!我閉著眼!」黑輪睜開眼睛時,發現大家都在注視著他而感到興奮,但殊不知是因為此時的黑輪,香港腳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

「黑輪!大事不好了!你媽掛了!」就在舞會進行到一半時黑輪家中傳來噩耗,鹽氬輪死了,但沒有人能確定他到底是被 COVID-19 還是黑輪的腳臭害死的,不過也有可能是被氣死的。

「水金!都是這雙鞋害 der!」傷心欲絕滿臉淚痕的黑輪想脫下腳上的紅舞鞋,卻發現怎麼樣也脫不掉,這時候 amazing 的事情發生了,紅舞鞋開始動了起來,黑輪的腳就只能隨之舞動。

就這樣,不眠不休的黑輪跳了三天三夜的舞,「旋轉…跳躍……我不……停歇………」體力透支的黑輪覺得自己當舞孃當到已經快要理虧這世界了。

就這樣,不眠不休的黑輪跳了三天三夜的舞,「旋轉…跳躍……我不……停歇………」體力透支的黑輪覺得自己當舞孃當到已經快要理虧這世界了。(圖片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就在此時,黑輪看到旁邊有個阿伯拿著鋤刀,他邊大喊:「出事了阿伯!」邊往那個方向跳去。

「我跳到快死了,阿伯,可以把我的腳砍掉嗎?」

「蛤,可是這樣會換我出事吧。」阿伯很怕。「應該沒事吧,嗯…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欸。」黑輪有點心虛。

「你為什麼不問問神奇海螺呢?」阿伯很懂喔,但這題問法白就好了辣!

本人都同意了,還會有犯罪的問題嗎?

那麼,如果阿伯真的把黑輪腳砍斷,會被關嗎?畢竟這是黑輪自己開口要求的耶!

答案是:有可能。雖然阿伯砍斷黑輪的腳屬於「重傷害」,雖然是因為被害人也就是黑輪本人是同意(甚至主動提出)這個行為的,還是會成立「加工自傷罪」。

不過我們很常聽到有人在吵架時會撂狠話說:「來啊!打我啊!有種來打我啊!」結果被打了卻又去告別人,這種情形就不一定了。

法官會判斷當時的情境,如果只是單純氣話,就不能算是「得到本人同意」,此時打了還是可能成立犯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