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川普終究是美中對抗的贏家

美中關係只會更壞,不會好轉。未來上台後的拜登如對中讓步,對內,將犯天下之不韙,對外,將誘使包括澳洲在內的盟友向中國叩頭,後續的骨牌效應將嚴重侵蝕美國在印太的領導權與利益,不符民主與共和兩黨的共同願望。而若強硬以對,勢必只能「川(普)規拜(登)隨」,而終成強硬的反中政策的執行者。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2020是美中關係極為惡化的一年。大選前的造勢場,川普曾說「如果拜登贏了,中國就贏了」,迫使拜登必須更嚴厲地抨擊中國,稱習近平為「惡棍」而對應中國須以「強硬手段」。11月3日,美國大選落幕,拜登勝出,但直至今日,憲政訴訟固屢遭敗仗,川普仍夸言勝券在握。由於參議院在9月下旬已開始著手調查的拜登及其兒子杭特的貪腐弊案,川普定調「中國介入美國大選的作票」而川普陣營的律師伍德(Lin Wood)於12月1日透過推文敦促川普宣布戒嚴令,舉行新的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翻盤的意志猶強。美國政治仍充滿未定,下墜中的美中關係仍難止跌。

往前看,即便拜登登上總統大位,在共和黨參院席次優勢以及原本兩黨共識的「反中」又被撩到最高點的處境下,惡化的美中關係已如沒有回頭的箭。11月11日蘭德的葛萊斯曼(Grossman)表示,「即便印太戰略出現任何變化,也只是風格而非本質的。」拜登仍會聚焦在印太地區強化與盟國的合作關係,共同遏止中國勢力的擴張。換言之,今後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中國仍持續壟罩在「印太戰略」的陰影下。

反觀北京急於破解印太戰略的操切之心,也溢於言表。11月18日北京透過媒體列舉了澳洲14項罪行;澳洲是中澳關係下滑的始作俑者。逆來順受,澳洲總理莫里森做了一連串的溫和回應:

19日強調「澳洲永遠會是澳洲」,從自身利益出發行事,不會改變其政策;23日向英國智庫演說時指出,「澳洲絕對不會在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單獨選擇一邊」;25日再報紙投書說「只要他當澳洲總理一天,澳洲就不會,也不可能會,在美中之間選邊站。」擔心做為首領的美國轉向對中示好,澳洲已迫不及待超前表態。

澳洲總理莫里森23日向英國智庫演說時指出,「澳洲絕對不會在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單獨選擇一邊」。(REUTERS)

不過,莫里森的示軟並未換來北京的戰狼外交的平息。11月27日,中國對澳進口的葡萄酒以傾銷理由課212.1%關稅。11月30日,發言人趙立堅以推特發佈一張圖片,顯示一名澳洲士兵把帶血的刀抵在一個阿富汗孩子脖子上,藉此諷刺澳洲的滿口仁義道德。莫里森很快回應稱,北京應該為這一令人反感的圖片感到非常羞恥;他要求中國道歉,但未果。12月1日,親中的前總理陸克文反建議他應「收起擴音器」,多向日本多學習如何與中國打交道。12月2日北京再譴責澳洲軍人的行為,稱「這是大是大非問題,必須要講原則」。顯然,澳洲政府高層已示弱,但北京打壓澳洲並不想止息,應是有謀略、有計算的打壓。

而北京此舉是出於何種的謀略考量?眾所皆知,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是印太戰略的基礎,是美國與大英國協兩大系統的組合,其中,澳洲等於是兩個系統的銜接者;況且,透過澳洲還可更進一步拉攏法國與印度。澳洲是印太戰略的關鍵支柱,而拔此樁,有助於弱化,甚至肢解印太戰略的作用。而「阿富汗被西方殘害」的意象也可觸動穆斯林與基督教兩大文明的衝突傷痕,破解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的和解,同時強化中國「後院」(中亞與南亞)與「前院」(東南亞)穆斯林的反西方情緒。可謂一石多鳥。北京對澳洲毫不放軟,往死裡打應是經過設計的,是「柿子挑軟的吃」兼探測澳洲的能耐。

事實上,陸克文的「風派」思維便反應出國際政治的人情冷暖以及國際社會對於拜登可能帶頭向中國輸誠的趨向。11月24日全國人大外事委副主任委員傅瑩投書《紐約時報》,呼籲「中美進行平等和坦誠的談判」;「準確判斷對方的意圖」;「即使不可避免競爭也需合作管控,設法發展競合關係」。很明顯,北京企圖將中美關係拉回歐巴馬時代對等與雙贏的軌道。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美中關係恐怕已難回到歐巴馬時代的秩序,畢竟,歐巴馬卸任前兩黨反中的共識已逐步形成,而2020美國總統大選選戰的激烈、膠著、高潮迭起,「中國議題」已被拉黑,中國共產黨已成公敵。拜登說他的政府不會是「第三任歐巴馬政府」,已做出回應。

2020美國總統大選選戰的激烈、膠著、高潮迭起,「中國議題」已被拉黑,中國共產黨已成公敵。拜登說他的政府不會是「第三任歐巴馬政府」,已做出回應。(REUTERS)

不過,北京並不死心。12月5日再藉傅瑩的文章,展現中方的戰略自信與導引軌道之志,也就是:「中美之間有一個誤判、兩個合作、兩條紅線」:

(1)美國誤判中國欲取代美國霸權的意圖;中美企業應相互競爭與合作;(2)中美可在新冠疫情(如疫苗研發)和氣候變遷的兩大領域積極合作;(3)兩條紅線是指台灣與南海問題。

北京既劃出底線,也伸出橄欖枝,但目前美國大選的結果纏訟之中,川普堅信自己已獲勝。以其性喜摔跤看來,勢必以各種方法打到1月19日才會暫時歇止。目前他可能在評估司法途徑與施行戒嚴的成功機率與成本。他一直強調中國應為武漢肺炎的傳染負責,中國在南海島礁上的建物不合國際法,而中國介入美國選舉的詐欺;這些都是已備好的征討檄文。以川普有仇必報與不喜歡輸的性格觀之,向中國討公道應是必然的舉措。

果其然,美中關係只會更壞,不會好轉。未來上台後的拜登如對中讓步,對內,將犯天下之不韙,對外,將誘使包括澳洲在內的盟友向中國叩頭,後續的骨牌效應將嚴重侵蝕美國在印太的領導權與利益,不符民主與共和兩黨的共同願望。而若強硬以對,勢必只能「川(普)規拜(登)隨」,而終成強硬的反中政策的執行者。果其然,拜登雖贏得戰場,川普卻贏得戰役;川普將在美國反共的歷史上留名。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