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紐約客與川普的_恨情仇

英文有個片語“No love lost”,不是字面上兩人之間的愛沒有減少,相反的,是用來形容兩造之間交惡的關係持續著。因為根本沒有愛,自然也不會有沒有愛會減少的問題。

NYDECO

川普四年前跌破所有人眼鏡,打敗希拉蕊當選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時,筆者曾經以「最不受自己家鄉歡迎的總統」為名撰述絕大多數紐約客對川普的觀感與印象。如今四年咻一下就過去,川普與他的搭擋副總統彭斯又在如火如荼的進行連任競選活動。這四年來紐約客對川普的印象有改觀嗎?這段期間川普又為紐約市做了哪些有建設性的事情,或許可以慢慢改變固執紐約客的想法?

四年前川普讓所有紐約客跌破眼鏡,當選第四十五屆美國總統。(圖:作者提供)

好吧,先給答案:紐約客一點都沒有因為川普這四年來的作為而對他有任何改觀。相反的,整個城市更往「左」傾斜,無法接受他的紐約客越來越多。

這可以從紐約市有增無減的反川普遊行集會,更多以前對政治較無感的人也開始加入這些示威抗議活動而感受到。2018年沒有任何從政經驗,年輕的西語裔女性亞歷山德里雅·奥卡西奥-科爾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民主黨黨內初選竟然打敗尋求十一連任的民主黨反川普大將眾議員克勞(Joe Crowley),之後順利擊敗共和黨對手而當上國會議員。這是一個年輕紐約客對於川普政府上台後漸趨保守,縱容種族主義的施政,而激起一個更大反作用力的重要象徵。

人們期待更偏向社會主義概念的柯爾特茲可以更積極地對抗川普政府下的對立與仇恨。

川普當上美國總統四年的期間,討厭他的紐約客有增無減。(圖:作者提供)

當然,紐約市對川普持續增加的厭惡,民主黨籍市長白思豪在煽風點火的角色上也做得很稱職。至今白思豪依然拒絕與川普會面,包括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在內的許多議題,白思豪也都直接透過媒體公開向川普嗆聲。只不過,想藉著進步派思想和砲轟川普在政壇上更上一層樓的白思豪自己卻在紐約市裡意外的非常不受歡迎。這又是另外一個有趣的故事,以後再談。

紐約市長白思豪用市府名義在川普大樓前面馬路噴上「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字樣,公開向川普嗆聲。(圖:作者提供)

在皇后區出生,在曼哈頓發跡,以紐約客身份擔任美國總統,一輩子紐約客的川普,大概也受夠了自己故鄉民眾對他的敵意,在去年九月正式提出「住所聲明(Declaration of Domicile)」,將他的永久地址從曼哈頓的川普大樓遷到佛羅里達州的棕梠樹海灘市。紐約客們則是以嘲諷的語氣說「離開時別讓門打到你」,「果然是真紐約客,要搬到佛羅里達退休了。」來「送別」川普。

川普個性雖然不至於像日劇角色半澤直樹那樣會「以牙還牙,加倍奉還」,但他對紐約客對他的厭惡可是記得清清楚楚,也完全不會有所退讓。自從他上任後,有些比較中間的紐約客依然期待川普擔任總統期間會不會對他的家鄉有比較友善的待遇。答案當然也是沒有!

對大紐約區發展至為重要的銜接紐約市與紐澤西在哈德遜河底下的的新鐵軌隧道計畫,需要聯邦政府資金的挹注才有可能進行。但這個基礎建設計畫的主要提案人是批判川普不遺餘力的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川普不想讓他搶走光彩,遲遲不批准這項經費。另外聯邦政府的司法部以紐約市為一個「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y)否決紐約市所申請的「聯邦執法經費」四百萬元美金。最近的事件則是去年聯邦政府以同樣作為一個「庇護城市」,可能讓恐怖份子和非法移民可以躲藏的理由,取消紐約居民申請「全球通(Global Entry)」等美國機場快速通關的申請權利。更是直接針對紐約客進行打擊。不過今年年中已經取消這項命令。

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紐約州的州長郭謨九月時曾經在一項記者會痛批川普對於疫情的紓困計畫中完全沒有打算補助州級以的下地方政府,是要「放爛給他死」的表現。但郭謨似乎也忘了,在四五月疫情最險峻時,川普的聯邦政府的確曾經派遣一艘海軍醫院進駐紐約,同時也將賈維次會議中心改建成軍醫院來減輕當時快要撐不下去的醫療系統負擔。

疫情最嚴重時,聯邦政府曾派出軍隊在紐約市成立臨時醫院,紓解醫療系統緊繃的壓力。(圖:作者提供)

九月下旬,聯邦政府的司法部將紐約和西岸的西雅圖與波特蘭共三個城市列為「無政府主義管轄城市(Anarchist Jurisdiction)」,指出這三個城市從六月起暴力犯罪嚴重,刻意縱容暴力示威遊行,削減警政預算,聯邦政府不能浪費預算在這些不關心人民安全的城市上。這下子又跟紐約客的樑子結得更深了。

去年七月,川普曾經在一次推特發文暗批包括前面提到的柯爾特茲在內的四位民主黨籍眾議員,如果不喜歡美國現狀,可以回去他們自己的國家(其中三位是美國出生的)這種一般被認為是種族歧視的排外言論。然而四年前的總統大選,川普在紐約市拿到18.4%的選票,在他第五大道川普大樓的選區,更只拿到9.87%。今年的選舉可能因為疫情關係,預估投票率會下降,或許川普在紐約市的得票率理論上可能不會像上次那樣難堪。但如果結果呈現比四年前更為懸殊的數字,不管有沒有連任,川普卸任後長住佛羅里達養老應該沒有懸念了。川普自己排外,卻遭自己家鄉民眾排擠,世事總是這麼諷刺。

不論有沒有連任,川普在他自己的家鄉紐約市的不受歡迎恐怕是不會改變的事實了。(圖:作者提供)

英文有個片語“No love lost”,不是字面上兩人之間的愛沒有減少,相反的,是用來形容兩造之間交惡的關係持續著。因為根本沒有愛,自然也不會有沒有愛會減少的問題。筆者的文章標題刻意將「愛恨情仇」的「愛」拿掉,就是紐約客和川普之間的最佳寫照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