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台灣回憶探險團》1945.8.18 印度獨立運動英雄―錢德拉‧鮑斯於臺灣逝世

知道自己活不久的錢德拉對身邊的印度獨立運動同志哈普比爾上校說:「沒辦法看到印度獨立成功真是可惜,但印度獨立成功已經迫在眉梢了。因此我能安心離去。我對此生奉獻於印度獨立運動,絲毫不感遺憾,反而覺得這是件好事,因此我能心滿意足的離開。」

台灣回憶探險團

「蓮光寺」這間位於東京都杉並區的寺院是台灣史跟印度史之間最大的連結,寺內保管印度獨立運動三雄之一的蘇巴斯.錢德拉.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的骨灰。因為印度最重要的偉人之一長眠於此,因此蓮光寺算是印度人到東京的熱門景點。實際走一趟,只會覺得蓮光寺小小的,感覺上毫無觀光價值,除了印度人之外,會去這裡看的日本人也算稀有動物吧?關於這位印度獨立運動英雄蘇巴斯.錢德拉.鮑斯,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應該連聽都沒聽過,畢竟台灣的歷史課本裡印的印度獨立段落,除了甘地之外,誰也不寫。

蓮光寺內錢德拉銅像。(作者提供)

印度國會議堂中只放三幅照片,一幅是錢德拉,另外兩幅是甘地跟印度第一任總理尼赫魯,由此可見錢德拉的地位之崇高,三位都是印度國民心目中的偉大獨立運動英雄。加爾各答的國際機場也是為了紀念錢德拉,命名為內塔吉.蘇巴斯.錢德拉.鮑斯國際機場。如果說甘地是以文的不合作運動對抗英國的先賢的話,錢德拉則是以武力追尋印度獨立的先烈。但台灣的歷史課本除了甘地之外,完全不提錢德拉跟尼赫魯,導致台灣人想到印度獨立運動時,只說得出甘地而已,這也讓台灣人不知道印度獨立運動三雄中的錢德拉其實跟台灣有點關聯,就如同標題,錢德拉效身於印度獨立的最後,不幸在一場意外中於台灣撒手人間。

錢德拉1897年出生於英領印度的克塔克,父親是位參與印度人權運動的律師,錢德拉曾提過,他受到父親參與人權活動的影響。錢德拉大學讀加爾各答大學,畢業後前往殖民地母國英國的劍橋大學繼續深造,專攻國際關係中軍事力量之效力。1921年甘地開始進行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對於甘地的不合作運動,錢德拉覺得有其極限在,他認為印度獨立終究只能依靠武力。回到印度後,錢德拉曾在1924跟1930年的選戰中獲勝,但英國畏懼他的獨立思想,1924年遭到逮捕關到緬甸,1930年則是遭到免職。接著錢德拉在印度國民大會黨中活躍,1938~39年間曾擔任大會黨的議長,但大會黨的慣例一向是由甘地指名的人當議長,錢德拉自行參加選舉,並高票當選的結果,得罪甘地派的人,最後只能自行辭職。

如果說甘地是以文的不合作運動對抗英國的先賢的話,錢德拉(右)則是以武力追尋印度獨立的先烈。(路透社)

二戰爆發後,錢德拉認為局勢有利於獨立,1940年6月向甘地遊說發起武裝獨立運動,但甘地認為發起武裝獨立運動會導致大量傷亡,因而否決錢德拉的要求。7月時,錢德拉因為試圖煽動印度獨立被抓,同年12月因病假釋。錢德拉獲得假釋後,立即逃到阿富汗,他本來想逃到蘇聯。錢德拉認為當時能幫助印度獨立的只有蘇聯,加上他本人也喜好社會主義。然而蘇聯駐喀布爾的大使不肯發給他簽證,錢德拉最後只能在義大利駐喀布爾的大使幫忙下,偽裝成義大利外交官逃到德國。1941年4月,抵達德國的錢德拉向德國提出,由軸心國攻擊印度,藉機達到印度獨立的要求,然而不被德國所接受,希特勒也認為印度不由英國統治的話會崩壞。因此錢德拉得不到德國的幫助。6月,錢德拉到羅馬試圖藉由墨索里尼來影響希特勒,但他未獲得墨索里尼的召見。錢德拉在羅馬時,得知德國開始攻擊蘇聯。錢德拉對此感到憤慨,並對德國提出抗議。11月,在錢德拉的努力下,德國外交部成立一個「自由印度中心」,該中心在進行對印度宣傳的同時,也從德軍在北非戰線中俘虜的印度人當中招募志願軍,成立一隻約2000人的自由印度軍團。然而當時的希特勒仍在找尋與英國和平相處的可能性,因此不打算協助會破壞與英國談和機會的印度獨立運動。

1941年12月,日軍在馬來西亞擊敗英軍,得知此事的錢德拉認為「現在日本替我在亞洲打開戰場,我在這千載難逢的時機還待在歐洲,這完全不是我的意願。」試圖藉由日本的力量來進行印度獨立的錢德拉花了一年多才在1943年底達日本。錢德拉向日本駐德大使館提出想到日本的要求時,日本外交部只回答他考慮中。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對印度的情報也不夠充分,絲毫不了解錢德拉的利用價值。

1942年4月,在日軍於印度洋空襲與德軍於北非戰線的勝利局勢下,德國方面請求日本加強對印度的作戰。6月,日本在佔領下的新加坡成立印度獨立聯盟,由萊斯.比哈里.布修(Rash Behari Bose)擔任領導。同時日本在南太平洋俘虜了五萬名英軍中印度人軍人,日軍將這這五萬名印度人軍人組成印度國民軍,由摩漢.辛(Mohan Singh)擔任司令官。然而比哈里.布修後來病倒,摩漢.辛希望早點實現印度獨立的要求與認為時機不夠成熟的日軍起衝突。11月,日軍將摩漢.辛解任後,開始尋找這兩位的繼任人選。

在錢德拉的自薦跟印度獨立聯盟的幹部推薦下,1943年2月8日錢德拉在法國的布雷斯特搭乘德國的U180潛艇出發,4月26日在馬達加斯加東南海域與日本的伊號29潛艇會合,然後轉搭日本的潛艇到蘇門答拉,再由蘇門答臘搭飛機,5月16日抵達東京。抵達東京後,錢德拉成為印度獨立聯盟總裁跟印度國民軍最高司令官。

當時的日本首相東條英機起初不想理錢德拉,但兩人相見後意氣相投。1943年11月,日本招開大東亞共榮圈會議時,錢德拉也參加,但錢德拉表明印度獨立後也不會加入大東亞共榮圈。1944年1月,錢德拉移動到緬甸指揮印度軍作戰。日軍的緬甸方面司令官河邊正三中將對於錢德拉追求印度獨立的意志與為人態度,給於極高的情價。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戰敗投降後,錢德拉知道跟日本已無合作的可能性,想從東南亞經台灣到大連,然後再去蘇聯,尋求蘇聯的協助。1945年8月18日他搭的飛機來到台灣,降落台北松山機場後,一位印度人提了兩箱裝了貴重金屬跟寶石的行李箱給他,對他說:「這是住在東南亞的三百萬印度人送給你的。」

然而下午兩點飛機要飛離松山機場起飛時,飛機的螺旋槳脫離,飛機因此失控撞上一處土堤。據說飛機本來要更晚起飛,但擔任駕駛的滝澤少校想提早回到日本,於是自已擔任駕駛,原來的機長因而逃過一劫,滝澤少校跟一位四手井中將當場喪命。事後台北市內一批女學生被動員去撿拾散落的珠寶。

重傷的錢德拉被送到醫院,根據兩段文獻,知道自己活不久的錢德拉對身邊的印度獨立運動同志哈普比爾上校說:「沒辦法看到印度獨立成功真是可惜,但印度獨立成功已經迫在眉梢了。因此我能安心離去。我對此生奉獻於印度獨立運動,絲毫不感遺憾,反而覺得這是件好事,因此我能心滿意足的離開。」「哈普比爾,我馬上就要死了,我的生涯為了祖國的自由持續奮戰。如今我為了祖國的自由即將死去。你回去祖國吧!回去告訴祖國的人們,要為印度的自由持續奮戰下去。印度會變自由吧?然後永遠地自由下去。」

當晚,負責看護的衛兵問他想吃什麼時,他回答咖哩,衛兵就為他煮了咖哩飯,他吃了一口後說:「Good」,接下來吃了幾口後就停下,當晚11點41分離世。遺體在台北火化由台北西本願寺替他辦喪禮,大部分遺骨送到連光寺保管,少部分在私人手上。據說印度獨立成功後,當時的住持非常擔心尼赫魯會將錢德拉的骨灰奪回去,連睡覺都要抱著骨灰睡。

重傷的錢德拉(中)被送到醫院,根據文獻紀載,知道自己活不久的錢德拉對身邊的印度獨立運動同志哈普比爾上校說:「沒辦法看到印度獨立成功真是可惜,但印度獨立成功已經迫在眉梢了。因此我能安心離去。我對此生奉獻於印度獨立運動,絲毫不感遺憾,反而覺得這是件好事,因此我能心滿意足的離開。」。(路透社)

錢德拉在追求印度獨立時,試圖藉由納粹德國和大日本帝國援助的武裝獨立運動過程中,造成許多人犧牲,這和甘地的不合作運動相比,印度方面或許覺得不太名譽,因此印度獨立後的最初十年左右,印度政府絕口不提錢德拉。另外戰後初期曾有不少錢德拉還活著的目擊傳言,印度方面對於錢德拉是否真的死於這場空難中抱持懷疑。印度政府後來進行的多次調查,但在一些政治因素下,其結果反反覆覆,直到前幾年印度政府跟家屬都認為錢德拉死在這場空難中,據說家屬後來有到台灣跟照顧過錢德拉的護士見面道謝。

錢德拉的骨灰應該不對外公開,大概只有政要參訪才看得到。1975年蓮光寺在豎立錢德拉的銅像與紀念碑,看不到遺骨跟牌位,至少還看得到銅像,因此蓮光寺很受印度人歡迎,寺內的留言簿裡多是印度人的留言。印度政要到東京時也常會去參拜,紀念碑上也刻有三位印度首相與一位總統的留言。

蓮光寺立的錢德拉的銅像,只覺得面相看起來比甘地更溫文柔雅,標準的知識份子形象,然而實際上卻是主張武裝獨立運動的領導者,感覺反差很大。

蓮光寺歷史:日蓮宗的寺院,山號是頂光山。1594年在東京的東日本橋一帶由一位日寶和尚建立,1644年搬到淺草一帶,據說這時的經營情況很好。1806年寺內發生火災,1915年因為淺草區重劃,所以搬到現址。蓮光寺最有名的佛像是開運大黑天。

蓮光寺外觀。(作者提供)

銅像後方紀念碑,上面有印度政要的留言。(作者提供)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台灣回憶探險團 1945.8.18 印度獨立運動英雄―錢德拉‧鮑斯於臺灣逝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