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日本史上執政最久的安倍晉三內閣

在美國支持下、經濟景氣的情況下,安倍政權再一次又一次的選戰中獲勝,不知不覺已經成為日本有史以來執政最久的總理大臣。儘管親信、家屬偶有傳出醜聞,自由派的攻擊也從來沒有少過,但安倍政權始終相當穩定。

李拓梓

2019年11月20日,安倍晉三擔任總理大臣的任期正式超過桂太郎,成為日本史上執政最久的總理大臣。這件事跌破了很多評論家的眼鏡,因為在2012年底安倍組閣前,輿論甚至不看好他有機會拿回自民黨總裁的位置。

話從2012年說起,在民主黨政權潰散之前,自民黨內發生了嚴重的鬥爭。總裁谷垣禎一看準民主黨遲早潰敗,興起了問鼎總理大臣之志,不過谷垣當時已經高齡七十六,自民黨內有「世代交替」的呼聲,被看好的有石破茂、石原伸晃、町村信孝、林芳正和安倍晉三等人。安倍一開始的呼聲並不高,畢竟當年他沒接好小泉的擔子,還因為潰瘍性大腸炎倉皇下台的病弱形象太鮮明。

不過,即便如此,憑著超強人脈和派系支持,安倍還是在競爭當中逆轉勝,成為自民黨的新總裁,迎接著即將到來的2012年總選舉。各方民調都顯示民主黨毫無機會,自民黨遙遙領先,安倍跑到銀座的老牌豬排店點了象徵勝利的豬排飯「勝丼」,一方面象徵勝利,一方面也是藉著被認為超難消化的炸物,顯示當年困擾自己的潰瘍,此刻絕對不會成為他問鼎首相的障礙。

憑著超強人脈和派系支持,安倍在競爭當中逆轉勝,成為自民黨的新總裁,迎接著即將到來的2012年總選舉。(REUTERS)

選舉結果一如預測,自民黨單獨大勝,分裂的民主黨幾近潰散,新興的右翼政黨「日本維新會」的席次甚至還超過民主黨。安倍在選舉時提出了被稱作「安倍經濟學」的三支箭,分別是「金融緩和」、「積極財政」、「成長戰略」,簡單來說,就是透過貶值、舉債、消費稅的方式來提高通貨膨脹率,進而帶動物價、業績、薪資和消費,來刺激長久以來陷入通貨緊縮、疲軟不振的日本經濟。

這個做法是美國面對金融風暴後的振興,採取無限QE的縮小複製版。雖然背後有債限問題、赤字預算的擔憂,但對於提振景氣確實有及時雨的功效。憑著這三支箭,「安倍經濟學」一掃二十年來的停滯,給日本人帶來新的機會和希望。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奠定了第三次、第四次安倍內閣「一億傯活躍社會」,矢言GDP達到六百兆日圓,全民不失業宣言的基礎。

支持度高,才能推動想做的事,這是安倍從過去的失敗中學到的教訓。在高支持率加持下,安倍的「美麗國」才能逐步實現,他透過右翼保守的「日本會議」主張修憲廢除憲法第九條,讓自衛隊的派遣行動能夠更具彈性。這個主張無疑引起曾受戰爭之苦的中國、東南亞各國緊張。

2013年,安倍穿著96號的球衣為日職名門巨人隊開球,也引起中媒的臆測,認為安倍意圖先調降憲法96條的修憲門檻,進而修正憲法第九條,不過日方解釋背號96只是因為安倍是第九十六屆總理大臣而已,中方顯然臆測過度。但此事也突顯了安倍的右派立場和政策,對於長期穩定的亞太地區區域均衡,確實引發了微妙的變化。

2013年,安倍穿著96號的球衣為日職名門巨人隊開球,引起中媒的臆測,認為安倍意圖先調降憲法96條的修憲門檻。當時投手為松井秀喜。(圖:朝日新聞)

日本媒體對安倍的右翼立場也有有趣的看法,他們認為安倍「親美」又想要「獨自外交」,其實內含著矛盾。以歷史的觀點看,主張「親美」的吉田茂和主張「獨自外交」的鳩山一郎,開啟了日本外交、國防長時間以來,到底要親美還是獨自外交的論爭。自由派攻擊安倍外公岸信介處理美日安保充滿矛盾,既然獨自外交,卻要依賴美國,簡直莫名其妙。

問題是自由派並沒有觀察到,幾十年來美國的亞太政策也在改變。

「日本再武裝」早已不是為了自我防衛,更是美國期待日本在亞太地區的安全議題上做更多。尤其冷戰結束,中國崛起,即便當年鄧小平說過「韜光養晦,絕不稱霸」,但人民解放軍在亞太地區積極活動,企圖衝破島鏈已經是事實。美日安保的「周邊有事」有著警告性質,美國希望日本做得更多也是事實。

也因此,現階段日本右翼保守派的主張,和美國的戰略利益是契合的。回想當初被批評向美國下跪的吉田茂,對GHQ的評論是Go Home Quickly,可以想見當初吉田茂之所以「親美」,其實也只是為了讓日本儘快從佔領體制當中脫出。若以現實主義的角度觀看從吉田以來「親美」與「獨自外交」的矛盾,其實兩者之間也不無切合之處。

「日本再武裝」早已不是為了自我防衛,更是美國期待日本在亞太地區的安全議題上做更多。(REUTERS)

在美國支持下、經濟景氣的情況下,安倍政權再一次又一次的選戰中獲勝,不知不覺已經成為日本有史以來執政最久的總理大臣。儘管親信、家屬偶有傳出醜聞,自由派的攻擊也從來沒有少過,但安倍政權始終相當穩定。安倍執政期間,潰敗的民主黨幾次圖強,包括更名為民進黨,幾次換了令人眼睛一亮的明星黨魁像是蓮舫等等,甚至而後政黨解組更名立憲民主黨,卻始終無法贏得人民支持,日本政治再次回到五五年體制以降「一強多弱」的邏輯。

2020年,安倍政權邁入連續執政的第八年,遭遇了武漢肺炎的挑戰。日本政府的反應令人想起太平洋戰爭時的軍國體制,徒有精神卻沒有做好充分準備,遇到戰場的變化也無法變更作戰計劃來靈活以對。從鑽石公主號以降到國境管控,日本政府始終慢半拍,隨著病毒擴散,安倍的民意支持度掉到組閣以來最低。

然而,在野黨依然不成氣候,安倍除了面臨直接的民怨外,只有黨內政敵可以勉強挑戰他的權威。原先安倍想要在2020奧運結束之後光榮退休,被疫情打亂之後,未來日本政局會怎麼發展尚未可知,只是無論誰執政,要像安倍執政這麼久,恐怕真的是像安倍和桂太郎的距離那樣,百年難得一見了。(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