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二十一】對於那些被波斯統治的希臘人,別人說他們是「最卑劣的自由人、最忠誠的奴隸」

愛奧尼亞人決定把橋留下,而波斯軍隊也順利撤回了亞洲。西徐亞人聽到之後非常憤怒,他們這樣描述這些被波斯統治的希臘移民:「如果是自由人,那他們就是最卑劣的自由人;如果是奴隸,他們就是最忠誠的奴隸。」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好的~~戰爭終於要開始啦!原本前面只是想要小小的鋪梗一下的,結果一鋪下去整個沒完沒了的。總之在經歷過一連串的鬥爭後,波斯的大流士已經穩坐國王的寶座;而希臘的雅典也在跌跌撞撞中,完成初步的民主制度。隨著波斯的擴張在亞非都已經到達了極限,新上任的大流士開始把目光放在西邊的歐羅巴,不過一剛開始他根本沒打算入侵希臘,它的目光現在全都集中在現今東歐的:西徐亞。

我第一次見到「西徐亞人」這個名詞,是大學時在漫畫家嚴明均的《歷史之眼》上面看見的。整個故事大概就是說在某個希臘北境一個平靜的小城鎮裡,突然有人帶來一個西徐亞奴隸。

這名奴隸遭受了各種虐待,最後終於成功掙脫後,拿著一把彎刀就把整個城鎮防衛民兵砍得七零八落。最後,主角在樹林裡看見滿身是傷的西徐亞奴隸,突然就想起之前朋友說的:

「遊牧民族西徐亞人是世界上最勇猛、最驕傲.....也最殘暴的民族。」

後來寫這段故事時,我才知道原來西徐亞人就散落在現今東歐到中亞之間這帶廣闊區域。他們存在了一千多年,後來又憑空消失,只留下考古證據中大量的黃金飾品和後人無限的猜想。不過就像漫畫中說的,西徐亞人的確是非常恐怖的,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陌生而神秘、野蠻而殘暴的民族」。

大流士決定遠征他們。當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遇上最勇猛的遊牧民族時,究竟誰會獲勝呢?而這場戰爭,又怎樣成為波斯與希臘開戰的導火線呢?

大流士決定遠征西徐亞人。當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遇上最勇猛的遊牧民族時,究竟誰會獲勝呢?(圖:網路)

隨著大流士一聲令下,波斯人開始在博斯普魯斯海峽架橋遠征。這條海峽是連接黑海以及地中海的唯一航道,最窄的地方只有短短七百多公尺,而兩邊就是亞洲與歐洲。波斯人用一艘艘的船拼成「舟橋」後,得意的大流士就坐在海峽角的御座上,檢閱著自己的龐大軍隊緩緩過橋。後來在遇到多瑙河時,波斯人還是用一樣的方法過了橋。就在全軍通過後,大流士令人把橋毀掉時,突然間他的指揮官發言阻止了大流士。他說:

因為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一個既無耕地、又無人居住的國土, 「......我擔心的絕對不是被打敗,而是擔心遇不到他們、而我們卻迷路了。有這條橋,至少我們的退路是安全的。」

指揮官請求大流士把橋留下,並且派人加以看管。最後大流士同意了指揮官的請求,命人留在這裡把守60天,等60天一過再把橋拆毀。但大流士指派留下的人,最後竟成為波希戰爭的導火線:愛奧尼亞人。

愛奧尼亞(Ionia)是小亞細亞西部的一塊地方,長久以來就是希臘城邦的殖民地。後來波斯佔領了這塊地方,為了方便管理上面的希臘人,它便把這些地區的統治權交給當地的僭主管理。所以對當地的愛奧尼亞人來說,只要他們按時交稅、不反叛,基本上波斯對他們算是相當寬鬆的。總之大流士把這條木橋交給愛奧尼亞人,就帶領著大軍進入歐洲的領土了。

愛奧尼亞地區在現代地圖上的位置。上方伊斯坦堡的位置即為波斯軍架橋通過的地方。(Google Map)

另一方面,當西徐亞接獲大軍進發的消息後,決定不對敵人正面交鋒,而是主動撤離、堅壁清野。他們立刻進行了作戰前準備,把所有婦孺及牲口全部北徹,並且填塞一路上所有的水井和草。在北方,寒冷與冰雪將會保護西徐亞人。 而留下來的騎兵很簡單,就是欺敵、遁逃、伏擊!他們固定與波斯人保持一天的腳程,並且很聰明的把波斯人引到所有保持中立的部落。這些部落一看到波斯人開始在自己國土上侵門踏戶,便很快站在西徐亞人的一方。

但是對龐大的波斯軍隊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整片曠野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他們在這片曠野上整整走了七天七夜,眼前的景色竟然可以毫無改變。敵人的騎兵飄忽不定,大流士好不容易見到一點身影,等到追過去後,卻又馬上消失在地平線。 在不知道走到多久後,他們唯一的「戰果」,就是燒掉一座小小的、已經變成空城的木造城市。大流士越來越束手無策了,他派出使者前去面見西徐亞的國王:

「你為什麼老是在逃跑??出來和我決一死戰,要嘛就乾脆對我奉獻土和水、臣服於我!」

西徐亞的國王則回他:

「我才沒有逃跑咧,我只是在鍛鍊而已~~至於不接戰的理由,請看看我們的周遭,既沒有城市也沒有耕地,根本就沒有和你們接戰的必要。」

波斯士兵。(圖:網路)

面對這種膠著,大流士越來越進退維谷了。

「別逃了,給我出來!」

大流士向空蕩蕩的草原大喊,但大地卻沈默以對。他的王位、他的榮耀、他的軍隊,除了腐朽以外,在這片大地上沒有一點用處。

最後,西徐亞人與波斯人總於會師了。但是當兩邊列好隊形時,大流士突然看見西徐亞的隊伍中出現一連串的混亂和喊叫。他急忙問左右:這一陣喧鬧是什麼意思?左右的人去查看了後,回來告訴國王:

「對方的陣營那邊突然跑出了一隻兔子,西徐亞士兵都跑去追趕這隻兔子了。」

國王的冷汗流下來了。這些人也太不把波斯軍隊看在眼裡了,面對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軍事力量,這群人卻可以視若無睹的去追兔子!大流士感到難堪、羞辱,但更重要的是西徐亞人的從容,讓大流士首次感受到真正的不寒而慄。

大流士頓時失去了所有戰意,終於決定回頭。夜深了,他留下少數的士兵和騾馬製造出一種有人的假象,全軍開始撤退。

不過波斯一撤退,便是西徐亞人反攻的時刻了!

波斯大軍要撤退只有一條路,就是他們來時所建造的舟橋,而這座橋正是由愛奧尼亞人所把手的。輕車熟路的西徐亞人立刻騎馬趕過去,並且和他們說如果他們把橋毀掉的話,等西徐亞人滅掉波斯大軍後,便會還他們自由。

愛奧尼亞人一聽到這些話,立刻就召開了一場會議。一些人提議按照西徐亞人的建議把橋毀掉,但是這時有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的名字非常複雜,不過從故事的發展下看來,勢必有提起他名字的必要。他叫希司提埃伊歐斯,而他的發言向我們證明了一件事:在某些情況下,人的確是會放棄自己的自由的。他說:

「我們今日之所以能成為這些城邦的僭主,全都是因為背後大流士的力量。如果大流士被推翻的話,我們能夠再進行統治嗎?」

現場突然沈默了下來,他繼續說道:「不會的。而且不只是我,現場所有人都會被推翻、而所有城邦也都會選擇民主政治的。」

所有依靠大流士而生的僭主都贊成他的意見。最後,愛奧尼亞人決定把橋留下,而波斯軍隊也順利撤回了亞洲。西徐亞人聽到之後非常憤怒,他們這樣描述這些被波斯統治的希臘移民:「如果是自由人,那他們就是最卑劣的自由人;如果是奴隸,他們就是最忠誠的奴隸。」

但是獲救的大流士卻非常感謝這個人在這關鍵時刻的抉擇,給予了他極為豐厚的賞賜外。不過大流士也知道此人野心極強,所以不准他再回到愛奧尼亞,而是把他帶回首都,擔任國策顧問之類的參謀職務,並且就近監視。

這個決定讓希司提埃伊歐斯感到氣憤難平:自己在關鍵時刻救了大流士,但大流士卻反倒過來把自己的領地奪走??不過所幸他還懷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當他離開自己的領地後,是由自己的女婿(名字一樣是靠盃難念叫阿里斯塔哥拉斯,以後我會直接用「女婿」代替)接任僭主的職務。

他想煽動女婿叛變,唯有那裡變亂,自己才有回去的機會。但是現在他人卻被困在首都裡,所有的資訊來往全都會被過濾。他到底要怎樣突破層層封鎖,把叛變的命令交給女婿??

最後,他終於想到了個我們一般人,絕對想不到的辦法.....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