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蜘蛛俠失蹤男孩與戀童癖鄰居們,巧合?預謀?William Tyrrell失蹤案

蜘蛛俠服裝,是無數小孩夢寐以求的禮物,連大人都不惜花費巨額購買。但對於泰瑞爾一家,甚至所有澳洲人民來說,在那個炎陽高照的上午後,蜘蛛俠服裝象徵的不再是孩童歡樂,而是失蹤小孩的悲哀。

恐懼鳥

今年年頭,我家人移民到澳洲塔斯曼尼亞(Tasmania),所以我順水推舟去那兒渡假一個月。蔚藍的海洋、清甜的空氣、精緻的城鎮、樸素的鄰居,還有比香港平數倍的樓價。我那段期間基本上可用「樂不思港」來概括。

家姐基本上贊同我的看法,只有一點不認同︰她認為這裡不太安全。

不安全?我訝異地說,一個報紙頭條是「走失狗隻與主人團聚」的地方能有多不安全啊?然後家姐憂心忡忡地望向在後園玩耍的兩個兒子,談起澳洲的戀童癖問題。

或者我對澳洲治安的印象,還停留在讀書時看到的"墨爾本是全球第五安全城市",並錯誤地將這數據套用到全澳洲,之後再沒怎探究。於是那次談話後,我打開電腦搜索一下澳洲兒童失蹤案與戀童癖集團。

沒想一宗案件便徹底顛覆我對澳洲的印象。

蜘蛛俠︰失蹤日

蜘蛛俠服裝,是無數小孩夢寐以求的禮物,連大人都不惜花費巨額購買。但對於泰瑞爾一家,甚至所有澳洲人民來說,在那個炎陽高照的上午後,蜘蛛俠服裝象徵的不再是孩童歡樂,而是失蹤小孩的悲哀。

2014年9月11日,3歲的威廉·泰瑞爾(William Tyrrell)隨家人從悉尼出發,前往位於新洲肯德爾(Kendall, New South Wales)的外婆家,並於同日晚上抵達。這是小威廉懂事以來首次與泰瑞爾一家出遠門,因為他其實加入這個家庭不太久,只有一年多。他18個月大時才被泰瑞爾夫婦從社處機構領養。

抵達後第二天早上十時,威廉穿上他最喜愛的蜘蛛俠裝,與五歲姐姐在前園玩耍,泰瑞爾太太則從旁看管。大約二十五分鐘後,泰瑞爾太太覺得口乾想喝茶,又看到母親家位於一個死胡同,街道人事物都一目了然,所以想兩想應該沒什麼問題,然後便入屋沖茶,留下兩個子女玩捉迷藏。期間她從窗戶瞥見威廉模仿老虎咆哮「嘩嘩嘩嘩!」,一支箭朝房子另一面飛奔。

這就是她對小威廉的最後記憶。

五分鐘後,泰瑞爾太太開始感到不對路,因為至那聲咆哮後,她在屋內再沒有聽到小威廉的叫聲。憑藉母性直覺她毅然放低茶杯,衝到前園搜索孩子的蹤影。果然,除了一面茫然的女兒外,花園已經再不見小威廉的身影。

適逢此時,泰瑞爾先生剛從城鎮辦過公事回家,馬上與妻子挨家抵户詢問威廉的下菅。二十分鐘後,始終沒發現的泰瑞爾夫婦覺得時不容遲,決定立即撥打000向警方求救。

澳洲警方相當重視案件,馬上調派最大人員搜索威廉的下落。當中包括直昇機、摩托車、消防員、山林隊、潛水員,以及過百名市民義工。警察地氈式檢查外婆家四周每一所房屋,山林隊走遍城鎮每一座叢林,潛水員則搜索每一條溝渠與堤壩。

縱使如此,搜索結果仍然令人頹喪,四處不見威廉蹤跡。甚至連警犬追查到氣味痕跡依然局限於屋內,仿佛他突然從花園人間蒸發似的。這樣的搜索持續四星期後被逼結束。

相當然耳,案件在澳洲掀起軒然大波,但警方在壓力下仍然只勉強獲得一條線索︰兩輛私家車。

根據數名鄰居核實,在男孩失蹤當日有兩輛可疑私家車前泊在外婆家前。正如先前所講,小威廉外婆家位於一條死胡同小路,很少有陌生車輛駛過,鄰居之間亦很熟悉大家的車輛。所以當一輛白色旅行車與灰色老轎車前後停泊在死胡同時,惹來不少鄰居的注意,甚至連泰瑞爾太太都有印象。兩輛車不單止車窗打開,裡頭空無一人,更在小威廉失蹤後立即不見了,嫌疑相當之大。

但是要在整個澳洲大陸,尋找兩款如此普及的私家車,簡直有如大海撈針。所以警方決定先擱置這條線索,他們認定威廉的失蹤十居其九是戀童癖所為,於是翻查當地兒童性犯罪者記錄,再一一上門拜訪。誰不知這樣一查,警方發現自己手上不是一兩個戀童疑犯...

而是一整個戀童癖社群。

狩獵戀童癖

安東尼·瓊斯(Anthony Jones),一名59歲的爺爺,擁有一個完美的家庭。他積極參與一個叫「祖父母是二次父母(Grandparents As Parents Again, GAPA)」的社區互助組織,與其他爺爺分享照顧兒孫心得,並經常與在協會結識的好友兼前會長保羅·比克福德(Paul Bickford)老友鬼鬼去釣魚樂。簡單來說,瓊斯過著一個悠閒而正能量滿滿的銀髮族生活。

至少他的親朋好友這樣認為。

直到2015年,一隊警察出現在瓊斯家門前,宣佈他是威廉失蹤案頭號嫌疑人。那時候,他結婚多年的妻子才知道自己老公原來是名戀童癖,不久前才猥褻過一名11歲少女,還曾被法院判罪過90次,罪名包括盜竊、持有毒品、逃離拘留,以及非禮兒童及婦女。

至於他的老朋友保羅,亦不遑多讓,曾以買棒棒糖為名,在車上非禮一名11歲的自閉症女孩,令女孩承受嚴重精神創傷。

「發現這些不為人所知的惡事,令我與他的家人相當震驚。那張可怕的指控清單無疑鞏固了我對他我看法︰一個仇女、自負、勉強作為人存在的渣滓。」瓊斯妻子在丈夫被捕後立即宣佈離婚,並發表聲名在兒子、女兒、女婿支持下,全體家庭成員與"那男人"斷絕關係。

同時間警察亦著手調查兩人的底細。瓊斯聲稱威廉失蹤當日他去了城鎮山林拾廢鐵,而保羅則與妻子在餐廳吃早餐,兩人亦說他們只是普通鄰舍關係。但證詞隨即被瓊斯的「前家人」推翻,他們說那天瓊斯確實約了保羅,還醉醺醺地回來,而且兩人關係非常親密。

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瓊斯與保羅兩人的私家車分別是︰白色旅行車與灰色老轎車。

如果你覺得兩名爺爺級戀童犯結伴同行還不夠恐怖,瓊斯與保羅在鎮裡還有一名猥童爺爺朋友,63歲的威廉·斯佩丁(William Spedding)。

斯佩丁涉嫌在80年代先後性虐待兩名孩子,更在2015年被警方盤問期間,被揭發性侵同居女友的兩名兒女,嚇得女友與女友媽媽心驚膽跳。最恐怖的是,斯佩丁是一名水電維修工,在威廉失蹤前三日,曾經到外婆家維修洗衣機。

他原本約定威廉失蹤的朝早繼續修理,卻臨時失約。於是警方有合理懷疑斯佩丁過程中得知三歲威廉即將來訪,並萌生犯罪念頭。

更匪夷所思的是,威廉外婆的鄰居德里克·尼科爾斯(Derek Nichols),一名82歲的聖公會老神父,亦是一名戀童犯。曾經在1987年塔斯曼尼亞非禮一名男孩,並於2007年被指控藏有兒童色情。事實上,根據澳洲新聞節目A Current Affair,肯德爾這個人口剛過1000人的小鎮,已經大約有20名註冊性侵犯。

呃,我不知道由哪裡開始吐槽好。

我一直以為澳洲多袋鼠,沒想到戀童癖都那麼多?!一個小城鎮隨便便找到四名戀童癖犯,大家都爺爺輩份,而且線索均指向與男孩失蹤案有關聯。我不知道這是統計學奇蹟,亦或他們真的同謀合伙去綁架男童。

在澳洲,戀童癖犯罪集團一直是個都市傳說,雖然有正規新聞報導過疑似有一個由權貴圈子組成的國際兒童販賣組織活躍於澳洲,然而未獲得社會關注。但威廉失蹤案過後,澳洲人民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可能性。

為什麼我評論得那麼婉轉呢?因為這四名戀童癖犯最後都一一無罪釋放(就威廉失蹤案)。

警察確實有辦事,他們當日馬上拘查四人的私家車進行化驗,亦挖開他們家每一寸泥土,鑽開每一條水渠,搜索任何蛛絲馬跡。但無可奈何沒找到半點證據,亦未能顯示戀童癖組織的存在,以至不得不釋放四名戀童癖犯。

「我只傷害過一名小孩,而非一群小孩。」保羅接受記者訪問時理直氣壯地回答。

聽起來傷過一名小孩沒什麼大不了似的。

另一個可能性

一個男孩失蹤而兇手竟不是四名戀童癖鄰居,確定很難令人說服。而且警察對他們的搜查與威廉失蹤相隔大半年,大半年能消滅的證據多得是。縱使如此,我們或許嘗試放下有色眼鏡,審視其他可能性,承認偵查小說的橋段︰「在屍體旁邊拿著刀的不一定是兇手」。因為除了戀童癖犯,威廉失蹤一案確實還有兩組相當大嫌疑的人物⋯

威廉的生父母與養父母。

第一個是威廉的生父生母。前文提過,威廉是出生後十八個月才被泰瑞爾夫婦領養。小威廉至所以淪落被領養,原因是他的生父布倫丹·柯林斯(Brendan Collins)與生母卡莉·泰瑞爾(Karlie Tyrrell )有數宗犯罪記錄,再加上家暴問題,被法院判決不適合養育小威廉,所以被社署人員帶走。

柯林斯的母親娜塔莉(Natalie)接受記者訪問時說,縱使兩人不生性,但他們的確很愛孫子小威廉。得知小威廉要被社署帶走時,他們驚慌得把小威廉藏在母親家及地下水道三個月,但最後仍被警察發現。娜塔莉更說小威廉被泰瑞爾夫婦領養後,布倫丹精神受到嚴重打擊,因而沾染冰毒與酗酒。

最值得我們關注是,布倫丹確實」有計劃過拐走小威廉,原定時間更與小威廉失蹤同一天。但娜塔莉說那天早上,布倫丹跟她說計劃有變,因為泰瑞爾夫婦突然更改行程,提早一日帶小威廉到肯德爾,亦即是他失蹤的地方。

這是繼四名戀童犯後另一個巧合嗎?會否布倫丹對母親說謊,其實他跟蹤到肯德爾拐走兒子呢?沒人能確定。

另一個嫌疑人便是泰瑞爾一家,雖然這理論未受到警方重視,但在網絡上廣泛流傳。網民們說泰瑞爾夫婦其實把小威廉賣給戀童癖組織,又或誤殺小威廉,再偽裝成失蹤案。他們的主要理據如下︰

一)有傳聞指領養中心一直有與戀童癖組織勾結

二) 除了泰瑞爾一家,沒人能證明小威廉到達過肯德爾

三)泰瑞爾一家探望外婆是事出突然,不是一早計劃過,這連他們都承認

四)泰瑞爾先生在小威廉失蹤一刻剛好回到家實在太巧合

五)泰瑞爾一家在威廉失蹤後,花了$500000澳元裝潢房子,疑似有一筆來路不明的資金

所以兇手真的是泰瑞爾夫婦嗎?雖然很難相信,但外國真的不時發生類似個案,例如在2015年10月,澳洲昆士蘭省便有一名12歲女孩Tiahleigh Palmer失蹤,搜索數日發現屍體,警方不久便查出兇手是養父Rick Thorburn,原因是Palmer要向外界告發養父性侵她的事。

然而,警方亦調查過泰瑞爾夫婦,只是沒有找到證據支持他們是兇手。我亦相信警方有考慮過網民提出的疑點,才判定他們不是兇手。

所以拐走小威廉的究竟是誰?戀童癖集團?生父母?養父母?還是另有其人?直到2019年仍然沒人知道。這些年來,警方就小威廉一案仍毫無突破性進展,懸賞獎金已經調高到一百萬澳元。如果小威廉還在生的話,他現在已經九歲了。

「我恨蜘蛛俠的服裝。」娜塔莉對記者說。

因為現在每當在街上看到孩子扮蜘蛛俠時,無論是泰瑞爾一家,抑或柯林斯一家,他們都不禁想起那孩子天真的笑容,扮演老虎的可愛吼叫,還有對一條令他們毛骨悚然的問題

「隔了這些年,我究竟應希望孩子還在生,還是一開始便死掉好?」

如果是你,你又會怎麼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犯罪鳥歌 蜘蛛俠失蹤男孩與戀童癖鄰居們,巧合?預謀?——William Tyrrell失蹤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