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農業二三事》豐洲市場啟示錄

豐洲市場的遷建成功經驗擺在眼前,就是都市核心土地勢必要釋放;築地外市場仍保留於東京都中央區銀座商圈隔壁,但築地內市場(批發市場)遷建到海埔新生地的東京都江東區豐洲,這樣一個分流概念,也同樣可以套用在台北:將原本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與魚類批發市場,配合都市規畫保留部分區域改造為生鮮蔬果觀光市場,雙北生活圈所需的一級批發市場(等於日本東京都的中央批發市場)仍需另覓場地,一次性完成遷建,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焦鈞

今年10月11日營運的東京都豐洲市場(Toyosu Shijyō,豊洲市場),作為東京都中央批發市場之一 ,其前身築地內市場以鮪魚拍賣著名,築地外市場更是旅遊者的美食朝聖地;全新營運的豐洲市場能否擔綱起過去築地市場的角色,對於正處於改建歷程階段的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及魚類批發市場而言,絕對是一個值得借鏡的市場遷(改)建案例。豐洲市場歷經風波如今終於風光開幕,它帶給台北市政府甚麼啟示?絕對值得深入探究。

豐洲市場外觀。(圖:作者提供)

豐洲市場平面圖。(圖:作者提供)

豐洲市場計有10棟大樓,並有東京都百合鷗號地鐵(濱海線捷運)經過,整個市場區分為「水產仲介批發賣場樓棟(水産仲卸売場棟)」、「屋頂綠化廣場(屋上緑化広場)」、「管理樓棟(管理施設棟)」、「水產批發賣場樓棟(水産卸売場棟)」、「果蔬樓棟(青果棟)」;筆者參訪當日,捷運列車行駛到「市場前站」帶來了一波波的遊客與見學者,熱鬧活絡程度讓人看不出是一個剛啟用一個月的新市場,同行的參訪者形容更像是在「彷彿在機場大廳shopping的舒適」。

豐洲市場內部。(圖:作者提供)

捷運列車行駛到「市場前站」帶來了一波波的遊客與見學者,熱鬧活絡程度讓人看不出是一個剛啟用一個月的新市場。(圖:作者提供)

豐洲市場給台灣最大的啟示,筆者認為有以下幾點:

一、體現東京都政府的執行效率與魄力;二、綜合型農產品批發市場的一次性規畫到位;三、青果部的全溫層自動化物流管理令人驚艷;四、結合觀光與周邊開發的整體都市計畫;五、提供產地到餐桌的全方位安全供應鏈;六、體現市場自由化競爭下的管理營運進步性。

豐洲市場體現了以下幾點進步性特色:

一、確保食品安全、放心:豐洲市場充分利用閉鎖型設施的特點可對每個區塊進行適合商品特性的溫度管理,除此之外,還能抑制外氣、蟲和塵埃的流入。並且,在衛生管理方面也充分的重視。

二、積極開展節能活動,重視環保工作:充分利用都內規模最大的太陽能發電等自然能源,同時引進了外氣製冷系統和LED照明等節能設備,還進行了綠化。

三、實現高效率的物流體系,應對新的需求:通過在地批發場地和中間批發場地附近配置停車場域和貨物分發區域,實現了通暢的物流。另外,還有完善的加工包裝設施,就地加工、細分和包裝等,滿足來自專營小賣店、食品超市等的需求。

四、與地區通力合作,創造出蓬勃向上的活力與熱鬧歡騰的氣氛:除了建造千客萬來的設施之外,還對外開放屋頂綠化廣場,與豐洲地區外圍的豐洲公園連成一片,積極創造出地域的商業氣息。

豐洲市場充分利用閉鎖型設施的特點可對每個區塊進行適合商品特性的溫度管理,除此之外,還能抑制外氣、蟲和塵埃的流入,在衛生管理方面也充分的重視。(圖:作者提供)

回頭看我們的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案,對照2004年東京都廳擬定的築地市場搬遷《豐洲新市場基本計畫》開始,大約10年時間即已完成軟硬體工程(後因豐洲新市場用地前身東京瓦斯有土地汙染疑慮,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決定用二年時間將土地與地下水汙染問題解決,因此延後了築地內市場的搬遷時間);台北市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案」,則是歷經三任市長、超過20年的規畫,迄今「完成紙上談兵」卻因沒有進行環評工作而繼續延宕,真不知未來動土完工日期要拖延到何時?

另外最讓人擔心的是,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與漁類批發市場的合體改建工程,因市場腹地不足之故,採取上下樓層規劃:下層為零批場、上層為批發市場的立體化動線,未來必定增加管理上的難度與工程興建的難度。整個套用改建思維,而非「市場遷建」,注定了未來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與魚類批發市場硬體工程完成的「期程過長」、「繼續佔用市中心核心地段影響都市長遠發展」、「改建完成後營運管理」這三大難題,勢必無解。

本專欄已多次闡述,北台灣生活圈必須有戰略高度的「首都級農產品批發市場」,自台北市已無合適場地遷建的情況下,勢必要往大台北周邊邊陲土地另闢蹊徑;目前來看,新北市八里台北港物流園區其地理位置,最適合做為首都批發市場的遷建地點。在地方選舉結束、明年又開始總統大選競選活動之前,中央與雙北市府有必要坐下來好好針對此事,盡速達成協議,莫讓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暨漁類批發市場改建,成為爛尾樓工程。

豐洲市場的遷建成功經驗擺在眼前,就是都市核心土地勢必要釋放;築地外市場仍保留於東京都中央區銀座商圈隔壁,但築地內市場(批發市場)遷建到海埔新生地的東京都江東區豐洲,這樣一個分流概念,也同樣可以套用在台北:將原本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與魚類批發市場,配合都市規畫保留部分區域改造為生鮮蔬果觀光市場,雙北生活圈所需的一級批發市場(等於日本東京都的中央批發市場)仍需另覓場地,一次性完成遷建,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今年10月11日營運的東京都豐洲市場,是東京都中央批發市場之一。(圖:作者提供)

豐洲市場計有10棟大樓,並有東京都百合鷗號地鐵(濱海線捷運)經過。(圖:作者提供)

至於豐洲市場先進與進步的管理技術,特別是冷鏈物流與全溫層自動化倉儲的導入,更是潮流趨勢與台北市市場改建過程中,極度欠缺的觀念。這一點,如果就現有的改建方案依舊無法達到這樣的水平,台灣的農產品批發市場管理,依舊落後於先進發達國家10=20年的落差,這對於達到「食安高標準」絕對會是一大諷刺,主政者不得不慎。

豐洲市場冷鏈物流與全溫層自動化倉儲的導入,更是潮流趨勢與台北市市場改建過程中,極度欠缺的觀念。(圖:作者提供)

豐洲市場歷經波折終於取代歷史悠久的築地市場,相信同樣為全台最具歷史與規模的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與漁類批發市場,奉勸主其事者台北市政府在啟動改建之前要多參照他國的成功經驗,切莫閉門造車,遺憾終身。

註:

1. 日本東京都計有以下12個中央市場(Tokyo Metropolitan Central Wholesale Market):Tama new town、Setagaya、Itabashi、Toshima、Yodobashi、Kida Adachi、Adachi、Tsukiji、Shokuniku、Kasai、Ota及新啟用的Toyosu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