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SOP與尊重專業:台北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都有嗎?

過去批發市場的成立,引領了農產運銷體系的改變,台北市的新批發市場的規劃與整合,同樣也將引領未來農產運銷的升級,市府跟北農需要認真思考,原地改建是否真的適合?現在的第一果菜市場立體化改建真的是最符合未來批發市場需求的改建方案?

Lin bay 好油

民進黨籍的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在30日議會質詢時,以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今年3月提出可以節省約11億經費的改建方案,卻不被採用,質疑是因為吳音寧「擋人財路」。簡舒培的質詢再度讓吳音寧與一市改建的問題浮上檯面。只能說,台北農產公司以前從來沒像這一兩年那麼重要過,之所以會變得重要,正是因為這個將耗資一百多億的改建案,不過,不管大家怎麼吵,比誰的方案好都沒用,因為這個改建案的進度目前是停滯的。所以我們要回頭來看,這個原地改建的改建案真的適合嗎?

沒做環評的一市改建

台灣在批發市場的規劃上眼光一直很狹隘,第一果菜市場於民國63年啟用,民國70年就飽和了,完全沒有考慮到未來因都市發展需求也會隨之增加的情況;日本築地市場使用了80年,單以市場狀況來看,甚至還贏過現在的北農,也沒有用了幾年就飽和的問題;日本大田果菜市場在35年前規劃時,就已考慮未來幾十年腹地和交通的規劃,所以才有今日的榮景。

沒有遠見與不切實際,一直都是台灣批發市場規劃與改建的問題,這從一啟用就因為地震結構壞損又改建了18年的第二果菜市場和用了7年就飽和的第一果菜市場,可見一斑。目前的一市改建案從陳水扁時代就提出,但經歷三任的市長,還是沒有辦法進行改建,柯文哲上任後,派人專案接管這個案子,一開始是漁市要先進行改建,因為漁市面積只有2.26公頃,改建不用環評,最後卻在業者反應分批改建曠日費時,在時間的壓力下改為漁市與果菜市場一起改建,但一起改建合計面積是7.52公頃,超過5公頃,照理講必須要做環評。

第一果菜市場只用了7年就飽合。(本報資料照)

不過,一向標榜凡事要按照SOP來的柯市府,這次卻認為可以跳過環評,所以也沒有做,結果今年六月審計部來函質疑第一果菜及漁市改建案環評相關事宜,最後柯市府只能在七月函覆表示:「將督促開發單位確實依法辦理環境影響評估,以符法令。」 原本預計今年11月開工的果菜市場改建中繼及主題工程,也因為這樣卡住,至於這個案子為什麼沒做環評?說穿了就是想偷雞省時間,最後偷雞不著蝕把米,工期拖得更久。

尊重專業考量?嘴巴這麼說,身體很誠實的柯市府

柯文哲常將「尊重專業」掛在嘴上,市場改建案上,當然有國外的例子可以參考,不管是日本、中國、泰國的批發市場都可以當成台灣改建的借鏡,沒進過批發市場的一般民眾,很難了解我們與亞洲其他先進國家批發市場有多巨大的差距,要參考學習,當然日本是一個好例子,日本東京的大田果菜市場、大阪的大果果菜市場、福岡的大同果菜批發市場,過去相關單位都不斷派人前往取經學習。

105年4月6日到11日,台北市政府組了一個市場考察團,成員包括有市場處處長、工務局局長、北農董事長、總經理,加上市政府其他官員一行14人,一起赴日本考察。

對批發市場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看一下這份報告,有助於更了解什麼是符合未來需要的批發市場。

我們直接看檢討與建議是這樣寫的:考量公有土地應充分使用,惟就基地面積、立體化設計反不利市場營運及周圍道路條件無法滿足交通需要等因素,就本案而言不建議做完全使用,且應盡早規劃第三果菜市場。

批發市場的設立,初期一定是在城市最外圍,之後隨著城市發展及規模的擴大,過去的外圍區域成了市區,因此必須再往更外圍的地區發展,如同台北最早的果菜批發市場是太平市場,之後不敷使用於是再興建其他批發市場讓攤商轉移,如今一市是現在最大的果菜市場。

規模與腹地不敷使用時,往更外圍找尋更適合的基地遷移,這是大部分國家果菜市場改建的模式。東京大田果菜市場是整合了原本東京都內四個批發市場後,共同管理的新市場。一市的改建案以「穿西裝換西裝」的改建方式,並無法解決第一果菜市場基地狹小、周圍供相關業者使用的腹地不足的窘境。大田市場不只有本體有38.6公頃的面積,周圍三個島都是供蔬果業者使用的腹地,而台灣呢?批發市場真的適合立體化設計嗎?

柯市府兩名處長在內的官員們參觀過日本三個市場後,也做出了盡早規劃第三果菜市場的建議,但為什麼嘴巴這麼說,身體卻很誠實的以原地重建來執行?

日本大田果菜市場內部。(作者提供)

果菜市場規畫須以農民與公眾利益為優先考量

至於吳音寧所提出的改建案,同樣也是以目前第一果菜市場為基地提出改建,差別只在內部設計,但第一果菜市場移到堤外中繼,等一樓蓋好之後,再移回來接著繼續蓋上層的方式,初期勢必會面臨場地不夠與停車位不足的狀況,對當地交通一定會造成影響。

一個好的批發市場必須連接聯外快速道路,同時需要適合的主基地面積及周圍腹地供其他業者使用,台北市內真的沒有適合這些需求的土地嗎?如果沒有,為什麼不考慮其他適合的地區?為什麼要這麼堅持一市原地改建?一市原地改建又最符合誰的利益?這些人的利益遠比農民及公眾利益重要嗎?

過去批發市場的成立,引領了農產運銷體系的改變,台北市的新批發市場的規劃與整合,同樣也將引領未來農產運銷的升級,市府跟北農需要認真思考,原地改建是否真的適合?現在的第一果菜市場立體化改建真的是最符合未來批發市場需求的改建方案?

這個因為環評而停滯的時間點是最後的機會,因為等到第一果菜市場主體改建工程一動,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既然柯市長喜歡說「專業問題,專業解決」,或許該回頭看看果菜市場的規劃評估是不是稱得上專業?濱江市場當初也是專業評估,結果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