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日本自由行》茨城vs.群馬:魅力度吊車尾PK戰

茨城和群馬距離東京的不遠,從茨城搭筑波特快車到秋葉原約45分鐘,群馬搭新幹線到東京也僅約50分鐘,兩縣均在東京的通勤圈內,但兩縣的魅力度卻與東京有天壤之別。經過分析,發現兩縣與其說不擅於宣傳,倒不如說是懶得宣傳,原因是縣內的物產不用靠宣傳就能賣得嚇嚇叫。感覺就像穿著拖鞋短褲開雙B去吃路邊攤一樣,真的有錢是不用排場的。

林翠儀

日本「品牌綜合研究所」(ブランド総合研究所)從2009年起針對47都道府縣的「魅力度」進行網路民調,結果和東京同屬首都圈的茨城縣,在連續8年發表的排行榜中有7次吊車尾,唯一一次2012年的倒數第1名寶座被群馬縣搶走。

茨城與群馬同屬北關東地區的農業大縣,不但物產豐富也有多樣的觀光資源,兩縣的知名度都不低,但就是少了一點魅力,這樣年年搶著吊車尾的成績,說來實在有點不光采,但兩縣似乎也不以為忤,反而引來一群好事者義憤填膺,乾脆把兩縣所有的看家本領全部攤出來,來一場魅力度吊車尾的PK戰。

這種擺明了要鄉親評評理的一本書《茨城VS.群馬 北關東死鬥篇》在今年3月中出版,沒想到書一上市立刻就在網路上引起熱議,意思是說,「吊車尾」這件不名譽的事,原來也可以變成一種賣點。這種頗有「既視感」的行銷手法,類似先前介紹過「島根縣的自虐行銷」,位於日本西岸的島根縣與鳥取縣,在47都道府縣的「知度名」排行吊車尾,可是兩縣拿這件事互虧,反而達到了互相拱抬的效果。

「茨城VS.群馬 北關東死鬥篇」,探討日本北關東的兩個農業大縣為何魅力度吊車。(https://www.amazon.co.jp/)

牛久大佛vs.高崎觀音

茨城和群馬兩縣的面積均超過6000平方公里,雖然在47都道府縣中排名中等,但比起鄰近的東京都足足大了3倍。茨城人口約300萬,群馬則約200萬,兩縣的可住地面積和人口換算,茨城每戶住宅平均面積為425平方公尺為全國第1名,群馬也有355平方公尺為全國第9名,相較於此,東京都每戶住宅平均面積僅為140平方公尺。 因為可住的面積極大,茨城和群馬兩縣的民宅都大得不像話,有位嫁到東京的主婦得意地說,婚前帶男友回群馬老家,結果男友看到她家的大房子都驚呆了,偷偷問她老家是「好野人」嗎?其實像她家這種規模的房子在群馬非常普遍,但看在東京人的眼中卻猶如豪宅。順帶一提,群馬的平均地價約東京的10分之1。

雖然土地寬廣但卻缺乏公共交通工具,茨城和群馬的縣民普遍以汽車代步,2015年統計,每1千人自用車數量,群馬為全國第1名的683.9輛、茨城第2名660.5輛。茨城縣民對「有車」的概念並非「1戶1輛」而是「1人1輛」,群馬縣的年輕人普遍在上了高三後考駕照,高中的畢業禮物就是一輛汽車。 因為汽車持有率實在太高了,所以群馬縣有個笑話,如果有人在路上步行,一定會引來異樣的眼光被當成可疑份子,因為當地不開車的人實在太稀有了。

或許是因為土地大,茨城和群馬兩縣著名的觀光景點也是以大取勝,最具代表的就是茨城的牛久大佛與群馬的高崎觀音。

牛久大佛位於茨城縣牛久市本山東本願寺,高120公尺(像高100公尺、台座20公尺),為金氏紀錄認識全球最高的青銅製的立像。光是大佛的臉就長達20公尺,勝過奈良大佛的14.98公尺,總重逾4000公噸,佛像內部還設有電梯可搭到85公尺的高度。

高崎觀音則是位於群馬縣高崎市慈眼院,全名為「高崎白衣大觀音」,雖然高度僅有48公尺不到牛久大佛的一半,但因為位處標高190公尺的丘陵地上,所以看起來也十分雄偉。觀音像內雖然沒有電梯,但分為9個樓層,每個樓層都設有佛像。

茨城的牛久大佛,全球第一高的青銅佛像,遠在東京晴空塔也能看到大佛像。(http://twitpic.com/9uvuh1)

茨城牛久大佛。(http://blog.kororo.jp/2007/01/06/post_0219.php)

高崎白衣大觀音。(http://takasakikannon.or.jp/about.html)

水戶偕樂園vs.富岡紡紗廠

話說回來,所謂的「魅力度」究竟是指什麼?「品牌綜合研究所」列舉的項目,包括認知度、情報接觸度、地區印象、觀光意願、居住意願、產品購買度及觀光經驗等項目。 茨城和群馬的魅力度吊車尾,代表兩縣在這些項目上拿的分數並不高,但民調畢竟是憑印象打分數,印象的形成有許多原因,可能是兩縣宣傳不足,也可能是太靠近東京,風采盡被搶走,總之,如果亮出觀光資源,兩縣也不會太遜色。

舉例來說,日本有很多「三大」,茨城和群馬就列名了好幾項。

日本三大名園:金澤兼六園(石川)、岡山後樂園(岡山)、水戶偕樂園(茨城)

日本三名瀑:日光「華嚴瀑布」(栃木)、熊野「那智瀑布」(和歌山)、奧久慈「袋田瀑布」(茨城)

日本三大湖:琵琶湖(滋賀)、霞浦(茨城)、佐呂間湖(北海道)

日本三大花火大會:大仙全國花火競技大會(秋田)、土浦全國花火競技大會(茨城)、長岡まつり大花火大會(新潟)

日本三大烏龍麵:讚岐(香川)、稻庭(秋田)、水澤(群馬)

日本三大名湯:有馬温泉(兵庫)、草津温泉(群馬)、下呂温泉(岐阜)

水戶偕樂園位於茨城縣水戶市,園名來自孟子的「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1842年開園,1999年與旁邊的千波公園合併為「偕樂園公園」面積達300公頃,成為全世界面積第二大,僅次於紐約中央公園的都市公園。 偕樂園是日本三大名園中唯一免費入場的庭園,有別於其他日式庭園,這裡種滿了梅花而非櫻花,光是本園不含合併的部分,就種有100種3000多棵梅花,每年2月下旬到3月上旬是賞花旺季。2015年被文化廳列為「日本遺產」,每年約有100萬人入園。

茨城偕樂園的梅花,驚喜度不亞於櫻花。(http://mainichi.jp/articles/20160315/k00/00e/040/123000c)

說到「遺產」,群馬縣的富岡紡紗廠在2014年被UNESCO正式登錄為「世界遺產」。富岡紡紗廠是日本第一座機械化紡紗廠,於1872年設立的官營工廠,也是明治維新工業現代化的代表之一,這座紡紗廠的設立不但提高了日本生絲品質和產量,還透過出口賺取大量外匯,可說是拯救日本不致於淪為列強殖民地的大功臣。不過,雖然擠身世界遺產,富岡紡紗廠和日本其他的世界遺產比起來略顯單調,2014年剛被認定時入場數高達130多萬,隔年降為110萬左右,去年跌破百萬約80多萬人。

群馬富岡紡紗廠2014年登錄為世界遺產。(http://gunma-dc.net/8909)

或許缺少了強而有力的行銷手法,群馬給人的觀光印象一直暗淡無光。日本人想到觀光,第一個浮現腦海的就是溫泉,2013年九州大分縣以「溫泉縣大分」(おんせん県おおいた)登錄商標,自居為日本第一的溫泉縣,這事讓群馬人不太開心,因為如果就溫泉自然湧出量,群馬的草津溫泉每分鐘湧出3萬2300公升為日本第一。群馬的安中市「磯部溫泉」,是溫泉標誌的發祥地,縣內還有知名的伊香保溫泉、水上溫泉、四萬溫泉、藪塚溫泉,泉質和泉量都是一等一,但日本人提到溫泉卻不會第一個想到群馬,甚至列名日本三大溫泉之一的草津溫泉,很多人還誤以為它位於長野縣。

位於群馬縣的日本三大名湯之一「草津溫泉」,經常被誤以為在長野縣。(http://find-travel.cdn-dena.com/picture/articlebody/61654)

群馬縣的「磯部溫泉」,是溫泉標誌的發祥地。(http://card-deokane.com/archives/1308)

納豆vs.蒟蒻

不只是台灣人,就連日本人說到茨城的特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納豆。水戶納豆的確是茨城名滿天下的特產,但如果以為茨城只產納豆,那就有所不知了。茨城是日本僅次於北海道農業大縣,2014年的農業產出額高達4292億圓,茨城的哈密瓜每年產量高達4萬噸為全國第1,比第2名的北海道的3萬噸足足多了1萬噸,但一提到哈密瓜,大家異口同聲說的都是北海道夕張。茨城也是日本越光米的第2大產區,但市場知名度卻遠遠不及新潟越光米。

不僅農產豐富,茨城的漁獲量也是嚇嚇叫,這裡的海域為黑潮與親潮的交會處,每年的鯖魚漁獲量達14萬噸以上為日本第1,但說到鯖魚高級品,大家想到的卻是大分縣佐賀關的「關鯖」。茨城的農產品主要銷往東京地區,2015年在築地中央批發市場銷量達566億圓也是全國第1,換句話說,如果沒有茨城的農夫,東京人就要餓肚子了。 因為茨城農漁產豐富,而且不乏高價位產品,據說縣裡有不少富農,舉個例子說,日本人在小孩滿7歲、5歲及3歲做的「七五三節」,通常就是讓小孩穿著和服到神社拜拜,頂多再到相館拍個寫真留念,但茨城南部的「七五三節」可就豪氣了,租下飯店辦桌,仿照結婚喜宴,小女孩還會中場換服裝,一攤下來少說也要花個上百萬圓。

說到「七五三節」,其實群馬才是發祥地,這裡雖然沒有茨城高調,但每年5月5日男兒節掛的鯉魚旗(こいのぼり)就招搖了,館林市的鯉魚旗號稱世界第1,每年少說也要掛個上千枚才夠看。

群馬縣館林市的鯉魚旗海。(https://i.ytimg.com/vi/QWG6hrOOdQA/maxresdefault.jpg)

群馬農業特產以蒟蒻和下仁田蔥最有名,因為是火山土壤,適合蒟蒻栽種,2015年年產量5萬6500噸為全國第1,下仁田蔥又長又肥又香甜,直徑可達6到9公分,是江戶大名的最愛,所以又有「殿下蔥」(殿様ネギ)之稱。 由於盛產蒟蒻和蔥,群馬縣結合當地的「上州和牛」,發展出完美的壽喜燒。另外,群馬的小麥2015年收穫量為2萬3500公噸,位居全國第4,這裡的麵粉製品很發達,美智子皇后娘家「日清製粉」的前身「館林製粉」,就位於群馬縣館林町。伊香保町的水澤烏龍麵名列日本3大烏龍麵之一,不過大家提到烏龍麵還是想到讚岐,知名度也不如果隔壁長野的「信州蕎麥麵」。

玉米棒vs.Peyangu日式炒麵

除了農漁牧產品外,茨城和群馬還有名聲響亮的加工食品,茨城首推零食「玉米棒」(うまい棒),群馬則是泡麵「Peyangu 炒麵」(ペヤングソース焼きそば ) 。玉米棒的生產商「RISKA」(リスカ)總公司位於茨城縣常總市,Peyangu 炒麵的生產商「MARUKA」(まるか)食品則位於群馬縣伊勢崎市。這兩項加工食品不但老少咸宜,也是日本阿宅的聖品,在市場上有相當高的人氣。2014年底Peyangu 炒麵因為被消費品投訴泡麵裡夾了1隻小強,結果產品下架,工廠暫時停產檢查原因,網路哀鴻遍野,在粉絲的哭求下,工廠於4個月後重新啟動,但初期僅在關東地區的1都6縣上架,造成大搶購。

茨城產的人氣駄菓子「玉米棒」。(http://withnews.jp/article/f0150207001qq000000000000000G0010801qq000011501A)

群馬產的人氣泡麵「Peyangu 炒麵」。(http://yamano-shita.cocolog-nifty.com/bus/2011/01/post-6805.html)

吊車尾的惺惺相惜

茨城和群馬距離東京的不遠,從茨城搭筑波特快車到秋葉原約45分鐘,群馬搭新幹線到東京也僅約50分鐘,兩縣均在東京的通勤圈內,但兩縣的魅力度卻與東京有天壤之別。經過分析,發現兩縣與其說不擅於宣傳,倒不如說是懶得宣傳,原因是縣內的物產不用靠宣傳就能賣得嚇嚇叫。感覺就像穿著拖鞋短褲開雙B去吃路邊攤一樣,真的有錢是不用排場的。

兩縣對於魅力度吊車尾這件事似乎也不怎麼在意,而且也不把對方視為敵手,據說茨城較在意的假想敵是千葉,而群馬的假想敵則是埼玉,理由只是因為千葉和埼玉離東京更近。

群馬縣冬天的西北風相當有名,日文叫做「空っ風」,有點像我們說的落山風,冷空氣吹過群馬中央的赤城山,水份全部變成雨或雪,吹下的風相當乾冷,嚴重傷害群馬縣女性的肌膚,日本化妝品公司進行的年度美肌度排行榜,群馬經常敬陪末座。2012年茨城女性打敗群馬搶馬了最後1名寶座,茨城的冬風也很乾冷而且這裡日照強烈,女性的皮膚很難保持白晰透亮。據說,群馬縣的女性知道這個消息後,反過來安慰茨城的女性,沒有任何幸災樂禍的感覺,兩個吊車尾的縣少了競爭,多了惺惺相惜的情誼。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