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酸青週記》在婚姻平權這一題,真正的「選區壓力」是什麼?

只要支持了以修改民法的方式支持「真正的」婚姻平權,下次就選不上立委了?所謂的站在「少數」、「弱勢」方,真的會造成「選區壓力」?下一次選舉,應該就會知道答案了。

范綱皓

2016年,民進黨完成第三次政黨輪替,更達成第一次國會政黨輪替的成就。立法院一直都是政治角力重要的戰場,有許多長年躺在立法院尚未實現的改革,人民讓民進黨成為國會最大黨,無非就是希望「完全執政」能夠推動「實質」的改革,至少選前喊出的改革,要能做得到。

從選前一句「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再到近來,新任大法官、立法院多位新科立委皆對「婚姻平權」紛紛表示支持,甚至蔡英文在2016年同志大遊行當天,首次以總統身分說:「我以前是怎樣,現在就是怎樣」。

如今,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卻拋出新的變數,指出因為部分區域立委的選區壓力,「立專法」也是另一個可以考慮的選項。柯總召的一席話,無非增加了「民法修正案」在立法院角力的複雜度。

不過,「選區壓力」一說,能反應出多少真實性、能說服多少支持者,值得我們探究。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柯建銘日前表示因為部分立委有「選區壓力」,同性婚姻或可考慮以「專法」實現。(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婚姻平權是689萬選民的授意

蔡英文表態過的議題非常多,與國民黨最大的差異,就是對九二共識的否認。面對中國,689萬張的選票,已經告訴北京的共產黨,台灣人民不接受「一中原則」,堅決否定「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婚姻平權,也是蔡英文與對手最大的不同之處。她不畏保守勢力拍影片表達支持的立場,推出彩虹卡擄獲同志群體的認同。最終台灣的主流民意,並沒有因為她大動作表態支持婚姻平權而放棄她,仍然選擇她,而不是對手,成為台灣新的民意共識。

社會氛圍以及選舉的結果已經說明,政治人物表態支持婚姻平權,並不會「大幅度」影響選民的抉擇。甚至,比起其他的議題,婚姻平權是少數民進黨清楚表態的議題,自然成為選民投票的指標。

所有一連串的事件都顯示,若是民進黨自詡為「進步力量」的執政團隊,在「民法修正案」這一題,就沒有退讓的空間。

(蔡英文拍影片表達對婚姻平權的立場)

民進黨要長久執政的「選票壓力」為何?

可能會有人認為,689萬票不見得都百分之百支持蔡英文所有的政策。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政策,不一定選擇套餐,也會選擇單點。總之,支持蔡英文的689萬票裡面,也許有人是不支持婚姻平權的。

這一點,我也認同。長期支持民進黨的長老教會,可能就是「相忍為台灣」,對婚姻平權選前噤聲,選後施壓。

有趣的是,回頭檢視2016年選舉的結果,我們可以看到,根據台灣智庫做的調查,年輕人投票率74.5%,其中20歲至39歲選民,超過五成以上都投給蔡英文與陳建仁,朱立倫與王如玄只拿了6.4%。區域立委的部分,20歲至29歲也有42.4%投給民進黨區域立委。

這個調查結果說明,年輕人普遍傾向支持民進黨,是不爭的事實。另外,各家民調皆顯示,20歲至29歲的年輕人超過八成支持婚姻平權,30歲至39歲則是將近七成。

民進黨應該非常清楚知道,20歲到39歲的選民,比起民進黨傳統的支持者來說,對於單一議題的認同度,遠比政黨的認同度還要來得高。這樣的選民結構,將會延續十年、二十年,長期影響台灣未來的選舉結果

把2016年的選舉結果跟單一議題的民調擺在一起,相信民進黨可以判斷,若是想要長期在中央執政,地方首長、區域立委想要連任,在「民法修正案」這一題,依然沒有退讓的空間。

套一句某立委助理對他老闆說的話:「如果你要挑戰市長,就不可能在同志婚姻這一題悶不吭聲。你不表態、不支持,就不用選下一次了。」助理都看得清,不知道立委們看得清嗎?

何況,立法院外的白衣人,打爆民進黨立委服務處與國會辦公室電話的護家盟、下福盟,我怎麼看,也看不出來他們會是民進黨的支持者。

所以,就現實面來說,所謂的「選區壓力」到底是流失新世代的選票,還是流失即將走入歷史塵埃的保守勢力,對民進黨造成的壓力比較大?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17日審查婚姻平權法,原本在立院外集會的反同民眾衝進立法院,要求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出面說明。(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挺同志,真的會落選嗎?

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是,挺同志、挺婚姻平權帶來的選區壓力,真的會大到讓區域立委落選嗎?

花蓮的區域立委蕭美琴,被譽為2016年立委選舉的奇蹟,她在國民黨的鐵票區、民進黨的首要艱困選區,一戰成名。

2006年,當時的社會氛圍僅有不到三成的人,支持同性婚姻。在這樣的社會氛圍,蕭美琴是台灣第一個在立法院嘗試以特別法闖關「同性婚姻法」的委員。

蕭美琴的爸爸是台南神學院院長。她在選區域立委時,因為挺同志、挺性平,而被對手用「恐性」的抹黑手段來打壓。但是她沒有一絲畏懼,退縮對同性婚姻的堅持。她不但沒有退縮,她現在還支持以「民法修正案」,直接保障同志的權利,讓同志有選擇婚姻的平等權。

花蓮幾乎是一個最保守的地方,蕭美琴堅持她對同志的立場,卻依然能開出漂亮的成績,沒有落選。

不同的選區,有不同的特性,也會有不同的壓力。當選與落選之間的因素很多、很複雜,蕭美琴勝選,當然是歷史時勢與他個人努力結合的成果,我們很難用單一議題就判定一個政治人物的成敗,必須綜合所有條件與因素才公允。

但是,我認為真正重要的是:政治人物的核心價值為何?

政治人物永遠得承受各式各樣的壓力。所以,選區壓力永遠都存在,選民永遠有不一樣的意見。身為政治人物,長期以來建立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在諸多議題中,你站在哪一種價值的哪一方?

如果一個政治人物,從選前到選後,考量的都是「選不選得上」、「自己的權力」,選區壓力自然成為束縛,對於各種議題的立場一變再變,對價值一再退讓、妥協。

就價值面來說,堅守民法修正案、婚姻平權,站在弱勢的一方,保障人權,是不是能夠用「選區壓力」來輕易放棄這樣相對進步的立場,值得立委們再三思考(老實說,支持婚姻權,根本是保守的立場,沒想到在台灣,因為人權不彰,保障同性婚姻仍然被視為相對進步的立場)。

蕭美琴(右)在民進黨最艱困的選區參選,「選區壓力」可說不輸任何人,仍不改其對婚姻平權的信念,至少是個始終如一的人。(資料照,記者游太郎攝)

如果要改變立場,總是要有所交代

政治人物的立場,也並非不可以改變。如果要變,總是要說明為什麼髮夾彎、為什麼立場有所動搖?

例如:本來簽署支持「民法修正案」的委員,為何現在有些委員退縮,改支持「立專法(同性婚姻法、同性伴侶法)」呢?這樣的改變,除了選區壓力之外,還有其他說服得了人的原因嗎?

如果要立專法,是不是也要說明為何婚姻排除了同性戀,而伴侶法排除了異性戀(許多不想進入婚姻的異性戀也需要伴侶制度的保障)?

十年前的社會氛圍,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支持同性婚姻,所以蕭美琴用折衷的特別法來闖關。如今,超過一半以上的民意,甚至在年輕世代超過七成以上的比例都支持同性婚姻,我們還需要再以「立專法」來保障同志嗎?直接修改五條民法,是不是最簡單呢?

最後,我還是要呼籲各黨派立委,真正的選區壓力,在年輕世代手上,你選擇與哪一個世代站在一起,決定了你的政治生命長短。更重要的是,真正的選區壓力,其實在你們自己手上。選區壓力,如果成為你無法堅守進步價值的藉口,就算同志團體打爆電話、動員再多人上街,你也會視若無睹。

人生而平等是簡單又無爭議的概念,同性伴侶的結婚權卻因為部分人士的阻撓而苦爭不得。圖為伴侶盟發起的「為婚姻平權而走,平等不能再等」在立法院群賢樓前點起祈福蠟燭。(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希望你們能夠站在歷史的正確那一方,做出正確的決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