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文青別鬼扯》「豆油伯.變臭頭」

有沒有發現一套上「天然」、「傳統」、「手作」等字眼,消費者口袋束口會變鬆、腦波會變弱?近年來食安問題頻傳,民以食為天,不得不吃飯的消費者願意為自己的健康多花點錢再合理不過,但利用這點為自己牟利、出了事還不承認,這...良心何在啊你們這些企業?(右手背拍左掌心)

文青別鬼扯

豆油伯風波雖非會影響我們健康的食安事件,但卻是不折不扣的食品詐欺事件。此外,豆油伯提出的相關澄清說明,反而產生更多的疑點。

豆油伯風波雖非會影響我們健康的食安事件,但卻是不折不扣的食品詐欺事件。(資料照,記者邱芷柔攝)

儘管昨天已有許多人跳出為豆油伯護航。包括桃園縣王議員等多認為,豆油伯只是為了應付暫時的供貨問題,因此委請金蘭代工。但由於豆油伯是「少數堅持使用非基改黃豆傳統釀造的傳統釀造廠」,所以各界對豆油伯的抨擊並不公允。

不過,豆油伯事件其實還有許多面向可以討論:

一、鬼扯的文青行銷

首先關於詐欺的部分。豆油伯的問題不僅僅在於未主動告知他們委請金蘭代工這件事,其實他們的行銷策略也不斷刻意誤導消費者,故意製造華而不實的假象。

先前發生過的胖達人、無老婆婆、鼎王雞湯塊事件,其實跟豆油伯事件差不多。他們的產品都安全無虞,符合食品法規,但與他們的廣告宣稱嚴重不符。同樣的,豆油伯一方面呈現「自釀」的形象,另一方面又向金蘭購買生醬汁,這當然讓消費者無法接受。

然而,豆油伯出現此種廣告形象與實際狀況不符的事例,絕非僅此。例如,豆油伯在網站上刻意強調:
「屏東六堆釀的豆油伯,遵守一千五百年前東魏《齊民要術》記載的古法釀製醬油,不用基因改造的黃豆,也無焦糖色素與人工甘味劑,只盼有更多知音。」

大家是否發現到,出事的豆油伯、鼎王、胖達人都愛強調天然、傳統、手作與古法,這也是文青式行銷最愛用的概念。

2013年,胖達人打著天然酵母,無添加人工香料,賣高價麵包,同樣的對民眾無害但廣告不實,豆油伯也在做同樣的事。(記者方賓照攝)

雖說豆油伯不斷製造傳統古法的形象,甚至連1,500年前的《齊民要術》都能扯,但奇怪的是,它的產品內卻又添加了「酵母萃取物」(yeast extract)。酵母萃取物就如同高鮮味精,因其含有許多核苷酸的呈味物質,因此許多加工食品都會使用酵母萃取物以添加風味。不過,酵母萃取物卻是不折不扣的工業化產品,絕非古法所有。當你鬼扯自己堅持古法,卻又添加現代食品工業才出現的酵母萃取物,這跟鼎王使用雞湯塊有啥不同?

二、鬼扯的生醬汁

進入討論前,必須先讓大家知道一點:醬油釀造除使用黃豆外,還需添加小麥。

事件發生後,很多人都用代工的概念為豆油伯說項。豆油伯則透過行銷人員表示,他們委託金蘭製作的只有「黃豆製作的生醬汁」,而「黑豆與小麥的生醬汁」仍為自行製作。
但這樣的說法,其實還真讓人越看越納悶。依據豆油伯自己網站提供的資料顯示,豆油伯醬油的釀造製程如下:

1. 將黃豆浸漬、小麥焙炒
2. 將黃豆蒸煮破碎,種麴製麴
3. 加入醬油酵母、醬油麴、食鹽水,開始釀造
4. 釀造變成醬油醪,再經熟成
5. 經加熱蒸煮過之後,壓榨成生醬油
6. 經過低溫殺菌、沉澱去漬,豆油伯醬油成品就完成啦

醬油釀造過程。(0821上午10:58,截圖自豆油伯官網,小編後製)

「醬油醪」即是鬧得沸沸揚揚的「生醬汁」。

換句話說,豆油伯向金蘭買回生醬汁後,僅需在完成第5、6道工序後,就能出廠販賣了。而就豆油伯的資料可以看出,在釀造之初,黃豆和小麥就要一起共同發酵了。

但奇怪的是,豆油伯的行銷人員又跳出來說,委託金蘭製作的只有「黃豆製作的生醬汁」,而小麥則是豆油伯自行發酵製作成生醬汁,試圖讓大家以為,委託金蘭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大部分製程還是豆油伯自己完成的。

現在問題來了:豆油伯官網和自家行銷人員的說法顯然兜不攏,請問到底是誰在說謊?

而依據所謂的傳統且正規的醬油釀製法,黃豆與小麥也確實應一起發酵,此時行銷人員的說詞,反而讓人更加覺得詭異,彷彿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行銷人員擺明出來撒謊,大家難道不會懷疑豆油伯的製程嗎?

三、鬼扯的供貨失調

如今豆油伯以供貨不及,被迫在新廠完工之前向金蘭醬油調貨為說詞,許多人因此在這爭執不休。支持者會說,調貨本來就是企業界的普遍現象。反對者則認為,如果產能不足,為何不減少銷售?

關於這點,我們認為重點根本不再供貨調貨的問題。我們問的應該是:既然要調貨、委託他廠做生醬汁,為何是跟金蘭調?

豆油伯非常愛強調,他們都是用傳統的甕釀製醬油,一切都遵循古法。既然你堅持古法,喜歡缸釀,進行乾式發酵。同樣的,倘若你對古法、追求的是這種「純釀」醬油,當你向外購買生醬汁時,理論上也應找具備相同製程、產線的醬油廠代工。

請問這很難嗎?其實一點也不難。西螺就有許多這類同樣採用乾式釀造的傳統中小型醬油廠,他們也能協助代工。豆油伯若真有心、堅持傳統的味道,理應找西螺的醬油廠代工。然而,豆油伯卻找上了金蘭。金蘭的醬油在發酵槽內發酵,不僅量大、品質穩定,且價格低廉。更重要的是,金蘭的發酵製程模式跟傳統釀造完全不同。

因此,問題的重點真的不在於供貨調貨問題。調貨或許是產業界的普遍現象,但大家該追問的反而是:為何委託製作生醬汁的對象是金蘭,而不是西螺的傳統醬油廠?既然金蘭的製程發酵方式不可能創造出傳統缸釀的味道,豆油伯圖的又是什麼?

四、不鬼扯的支持本土

我們就事論事。這次豆油伯事件爆發後,許多有種植黃豆的農友紛紛跳出,站在豆油伯這方。我們掌握到的訊息也顯示,豆油伯於收購本土黃豆時,確實給予農友們極大的優惠與支持。儘管【文青別鬼扯】團隊一直反對政府砸大錢推廣雜糧,但關於豆油伯這點,值得肯定。

五、另一個鬼扯的在皮皮挫

豆油伯絕非特例,還有一家跟萬家香拿貨的廠此時正在皮皮挫。據說此家更誇張,除了與豆油伯同樣的文青式品牌行銷與宣傳外,連自己的工廠都沒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文青別鬼扯】---「豆油伯.變臭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