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兩個極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大隈重信和寺內正毅內閣 (上)

大隈重信一向以外交家、自由民主的倡議者自居,跟中國朝野的要員關係也堪稱良好,結果為了「二十一條」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聲望掃地,還因為跟袁世凱鬧翻,改支持南方孫文「中華革命黨」的關係,介入了中國內戰。

李拓梓

山本權兵衛因為「西門子事件」下台後,經過元老會議討論,決定請出具有聲望的在野領袖大隈重信再次出馬組閣。距離大隈不光彩、匆匆下台的第一次組閣,已經過了十六年。這十六年間,大隈因為早稻田大學的興辦,以優秀的教育家形象行走江湖,這一次組閣顯得志在必得、成熟許多。

大隈觀察政局,覺得國內的自由氣氛濃厚,民心士氣高昂,決定要在國內辦一個「萬國博覽會」。在此之前,日本已經參加過許多次國際博覽會,國內也辦過博覽會,但因為明治政府時期的官僚多半保守,想要學習西洋知識,又怕洋貨席捲,把國內的產業發展打趴,因此先前的博覽會都是以國內為主。這個「大正博覽會」可以說是日本史上第一個萬國博覽會,政府也用盡力量在宣傳佈展。

一個充滿自信的博覽會,這種事非得是大隈重信內閣才辦得出來。在大隈之前組閣的山本權兵衛、桂太郎,都是軍人出身,本身的民望都不高,思想也都偏向保守,支持國內保護主義。他們眼看著社會越發多元,連想到的卻只有秩序的崩潰、社會的動盪,不可能用正面的想法來激勵自由多元的空氣。只有自由派出身的大隈重信,才會想到要把這種多元化為支持進步的動力。

「大正博覽會」可以說是日本史上第一個萬國博覽會,政府也用盡力量在宣傳佈展。圖為東京大正博覽會上的電動扶梯。(http://ueno-bunka.jp/)

不過這位自由民主的支持者,也有他的矛盾跟困難。

他一上台,就面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挑戰。大隈所面臨的國際和國內處境,和十九世紀的英國首相們頗有幾分類似。這是一個由自由民主的信仰者所領導的帝國,帝國的社會內部對於自由的企求,以及對外的民族主義擴張情緒,兩種價值必然是相衝突的。更巧合的是,當時英日之間有同盟協議,一方作戰時,另一方必須作為攻守同盟,讓這兩個帝國更有惺惺相惜之感。

大隈所面臨的國際和國內處境,和十九世紀的英國首相們頗有幾分類似。這是一個由自由民主的信仰者所領導的帝國,帝國的社會內部對於自由的企求,以及對外的民族主義擴張情緒,兩種價值必然是相衝突的。(圖:網路)

「英日同盟」是大隈重信出兵山東的理由。當時青島由德軍佔領,日軍以歐洲戰場上英德兩國是衝突方為理由,引「英日同盟」規約,向山東以及數個德軍佔領的太平洋島嶼出兵。中國當然氣得跳腳,西方在打仗,中國當然不希望戰場延伸到亞洲來,日軍卻在中國的地盤上興兵,引起中國方面極大的不滿。

當時中國的內部並不統一,政治領袖們對參戰的結盟對象意見分歧,南方的孫文主張要跟日本合作,希望給予日本一些甜頭,而北洋政府這邊則傾向不要捲入戰爭,指責日本出兵山東違反國際法。但其實,北洋政府最大的困境,是陸軍總長段祺瑞兩手一攤說,跟日本打仗,中國毫無準備。

不僅僅是要求繼承德國在山東的權利,日本更在第二年透過特使,向中國北洋政府的總統袁世凱提出二十一條秘密要求,以此作為中日建立合作關係的條件。日本的算盤有點像是跟中國建立兄弟同盟,一起對抗西方帝國主義。

問題是,這二十一條要求非常過分,如果稱作「兄弟」,那比較強勢的哥哥簡直佔盡了便宜,說是侵略也不為過。日本不僅僅要求要繼承德國在山東的特權,還要確立滿州、蒙古的勢力範圍,第五號關於整個中國的部分,甚至要求中方聘用日本人為經濟、政治顧問、中日合辦警察、向日本軍購或者兩國合資設廠生產武器等等,根本就是要中國把一部分的主權和經濟特權通通讓渡給日本。

第五號當中,甚至有一條要求日本在長江流域鋪設鐵路的特權,這顯然踩到一直把長江下游當作勢力範圍的英國的線,也難怪日本一直要求中方要守密。一個自由民主的信仰者所領導的政府,向鄰國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當然是匪夷所思。

不過,在百般憂患中成長的袁世凱並不是省油的燈,他透過還未展露頭角的青年外交官,也是他英文秘書的顧維鈞,將「二十一條」的秘密協議洩露給英美,引起國際社會極大的反彈,也讓整個中國輿論震動,更引起了衝擊中國知識社會多年的「五四運動」。

袁世凱再利用這樣的壓力,拖延跟日方的談判,最後透過諸種外交手段,讓日方自行在部分條文上退讓,二十一條當中的第五號最後不了了之,中國只答應了十六條,而且袁世凱其實言而無信,拖拖拉拉並不執行,像是警察顧問,他採取了顧而不問,租地買地,他也讓日方空有權利而找不到地,事實上,袁世凱充分的利用這些不合作舉動,讓中國的損傷降到最低。

袁世凱透過還未展露頭角的青年外交官,也是他英文秘書的顧維鈞,將「二十一條」的秘密協議洩露給英美,引起國際社會極大的反彈,也讓整個中國輿論震動。

五月九日,也就是中國接受最後通牒的那一日,袁世凱受迫輿論壓力,訂定該日為「國恥紀念日」。算是中國的排日根源,而日方也把中國的言而無信當作無賴行為,兩國之間的修好越來越無望。

大隈重信一向以外交家、自由民主的倡議者自居,跟中國朝野的要員關係也堪稱良好,結果為了「二十一條」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聲望掃地,還因為跟袁世凱鬧翻,改支持南方孫文「中華革命黨」的關係,介入了中國內戰,和北洋政府關係弄的很僵,結果只好增加海陸軍編制,這下連日本國內輿論都覺得大隈莫名其妙,他聲望全毀,就這樣摸摸鼻子下台了。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