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由戒嚴擺盪到商業:菲律賓廣電媒體的榮景藏著民主機會

菲律賓商業媒體的體質,高度仰賴人民的信賴,藉此取得收視率、並贏得起飛的廣告商業利益。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商業機制讓人民力量平衡了政治力。這也為菲律賓人民取得了一些民主所需要的公共領域。這個寶貴的公共領域,或許體質不十分健全,卻可以被視為是「人民力量革命後的續航力」。再更樂觀點,相信起飛的商業媒體力量,能讓菲律賓的民主不再輕易受到政治擺弄,不會再發生獨裁、戒嚴。

張春炎/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社團法人媒體改造學社理事

走入位在馬尼拉的戒嚴博物館,彷彿進到時光之屋,撞見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在戒嚴時期對於媒體大幅控制、對人民暴力壓制的歷史。回到現在,看著近年菲國廣電產業的榮景,則不免有種從冷氣房走到高溫室外的頭暈目眩。但只要沿著戒嚴後的媒體發展,就能更加了解,近年二十年來的各項經濟數字所證明的,不只是菲律廣電媒體產業的起飛。

菲律賓戒嚴博物館入口可以看見對獨裁者馬可仕的嘲諷,「不是英雄」的標誌比其他勳章更加耀眼。(圖:作者拍攝)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委託菲律賓研究團隊,在2014年出版的一份報告指出,在各項文創產業中,以版權為主的核心產業(包括包括出版與文學、電影與錄影、廣播與電視、攝影、軟體與資料庫、視覺與繪畫藝術、廣告等),對於菲律賓GDP貢獻,自1990年代以來,每年有高達12%的增長力道。若檢視核心文創產業的勞動力附加價值,廣播電視更是傲視其他產業,每年有10.74%的成長。

(作者製表)

在騷動的歷史中起飛

事實上,1990年代的菲律賓廣電產業就已經出現空前的成長。菲律賓傳播學者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傳播科技的革命性發展,市場自由化的媒體經營體制在菲律賓受到推動和保護,以及人民力量革命後恢復的民主空間,電訊傳播開始去管制和全面自由化等因素。 在菲律賓,廣播還是最大且興盛的行業,高達85%的菲律賓人會聽廣播,收看電視的比例則有74%。在2006的統計之中,廣播電台就有971個。

電視的部分,全菲律賓大概有100家電視台,其中有十二家位在大馬尼拉,但整個廣電產業卻被兩大媒體集團所壟斷,分別是Lopez家族所擁有的ABS-CBN媒體集團,以及Gozon-Duavit-Jimenez家族所擁有的 GMA 媒體集團。

菲律賓整個廣電產業被兩大媒體集團所壟斷,分別是Lopez家族所擁有的ABS-CBN媒體集團,以及Gozon-Duavit-Jimenez家族所擁有的 GMA 媒體集團。(Rappler)

ABS-CBN是一家多角化經營的媒體集團,在電視和廣播都有最高閱聽市佔率。藉由衛星和有線頻道,這家公司能夠觸及全國90%的閱聽眾。該公司也擁有錄音帶和製作公司、雜誌出版、報業、電影製作和發行公司、唱片錄製和發行,同時也是網路供應商;GMA 同樣是經營各式媒體的大型媒體集團,閱聽市佔率排名第二,旗下各色公司經營有電影製作和發行,音樂錄影帶製作,FM 和 AM 廣播電視台,以及各類媒體網站等。因此,菲律賓廣播與電視產業起飛後的傲人經濟貢獻或收入,主要來自這兩大家族企業集團。當然主要媒體商業利益,也由這兩家所瓜分。

然而菲律賓廣播與電視媒體會走向今日高度商業化,且是由兩大家族企業所寡占,其實與馬可仕有關。

任教於菲律賓大學(UP)的學者 Rene Guioguio 分析,菲律賓媒體發展可說是一種騷動歷史的產物,反映出16世紀以來各個殖民政權輪番壓制,和人民不同力度的反抗過程。但是有關廣播與電視這個產業,則直接受獨裁者馬可仕的戒嚴統治影響。

菲律賓1924年開始發展廣播業,1953年發展電視產業,1969年開始發展有線電視。在這段廣電與有線電視的發展初期,媒體從來就不被視為是一種單純經濟產業;相反的,在民主社會來臨之前,廣電媒體始終是殖民者與獨裁者的統治戰場。

馬可仕宣布戒嚴,當時在菲律賓新聞受到大篇幅報導,隨後新聞報導就受到高度控制。(圖:作者拍攝)

尤其是在1972年到1986年這14年間的戒嚴時期,廣播與電視產業全由馬可仕親信所掌控,影視產業的發展嚴重受政治壓抑和阻礙。直到1986年,馬可仕在人民力量革命之中遭到推翻。遭暗殺的反對黨領袖艾奎諾的遺孀,柯拉蓉(Corazon Aquino)上台主政後,這才恢復了菲律賓的民主體制,而大眾媒體自此才擺脫了政治力量的直接掌控。 從戒嚴控制到家族商業壟斷:樂觀仍在 解嚴後,原本由馬可仕集團所擁有的媒體產業,立即被伺機而動的私人資本迅速搶進,自此菲律賓媒體開始全面走向商業化。現在菲律賓的媒體狀況,等同是由 ABS-CBN與 GMA 媒體集團雙頭壟斷(duopoly)。

有菲律賓傳播學者估計,這兩家大型廣電媒體集團,在2000年就已經掌握了菲律賓90%的閱聽率和商業媒體市場。 菲律賓沒有公共廣播制度,而國家電視的閱聽市占率頗低。因此,跟其他國家所面臨的商業化問題相仿,解嚴後一路偏向商業化的廣播與電視市場,新聞呈現八卦和腥羶色等問題。此外,為了取得觀眾的收視率來贏得廣告收益,能夠吸引收視率的非新聞節目成為具優先性的節目類型。娛樂節目如地方製作的肥皂劇,以及從其他國家(尤其是南韓)進口的影集、遊戲節目等等,都被視為是商業媒體經營的利器,如此也成功創造了大眾市場,以及菲國商業媒體經濟的榮景。但閱聽眾是否就無法透過大眾媒體關注公共事務,是一個值得觀察的點。

1972年到1986年菲律賓14年間的戒嚴時期,廣播與電視產業全由馬可仕親信所掌控,影視產業的發展嚴重受政治壓抑和阻礙。(SunStar)

我在馬尼拉訪問時,仍看到了一些樂觀的可能。面對解嚴後的菲律賓社會經濟發展,人們普遍感到不滿。面對商業化的媒體,人們也不會成愚民。因為他們可以隨口跟你說:政府如何貪腐,所以才使得菲律賓有那麼多街童和窮人。他們也可以清楚了解,票選出來的歷任總統和他/她的政府如何貪污,才使得菲律賓的經濟、社會福利和基礎建設那麼差勁。

菲律賓市井小民之所以能夠隨口談起自己國家的不是和缺點,是因為在解嚴後的商業廣播電視上,能夠輕易看見有關政府的各種資訊揭露。媒體甚至採取更批判立場、監督政府。

根據菲律賓大學新聞系的Guioguio教授觀察,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馬可仕獨裁戒嚴後,菲律賓商業媒體就存在一項特性,也就是為了維持閱聽眾的信任和收視,仍然要維持「跟人民站在一起」的立場。所以從解嚴走向家族商業壟斷,人們雖然可以懷疑,政治力量可能與家族媒體企業合謀。或者如其他民主國家常出現的情況一樣,政府能透過各種間接手法來對媒體施壓,來阻礙人民知的權利(right to know)。

但菲律賓商業媒體的體質,高度仰賴人民的信賴,藉此取得收視率、並贏得起飛的廣告商業利益。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商業機制讓人民力量平衡了政治力。這也為菲律賓人民取得了一些民主所需要的公共領域。

本文認為,這個寶貴的公共領域,或許體質不十分健全,卻可以被視為是「人民力量革命後的續航力」。再更樂觀點,相信起飛的商業媒體力量,能讓菲律賓的民主不再輕易受到政治擺弄,不會再發生獨裁、戒嚴。

因為,我以同樣問題來問兩種人:面對擁有八成民意支持度的杜特蒂總統,他多次公開宣揚戒嚴擴大,你覺得如何?不支持度特蒂、在戒嚴博物館工作的導覽員,挺出T-Shirt上頭的字,笑說:

絕不再發生、絕不會忘記。

這件T-Shirt正是抗議杜特蒂對棉蘭老島(mindanao)實施戒嚴,批判杜特蒂莫忘歷史;另一位是深深支持杜特地的司機,他則篤定地說:

他相信杜特蒂不會,馬尼拉人也不會輕易讓他宣布戒嚴。

在戒嚴博物館工作的導覽員,身穿有「絕不再發生、絕不會忘記」彰顯批判戒嚴、莫忘歷史意涵的T-Shirt。(圖: 作者拍攝)

參考資料

Brillon,
Cherish Aileen (2015). From Local to Global: 
Philippine Broadcast Networks and the Filipino Diaspor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9: 2202–2220.

Francisco, Emma Cari˜no, Jose Rowell T. Corpuz, Christopher John P. Lao & Michael O. Timbang (2014). Updating the 2006 WIPO Study of the Economic Contribution of Copyright-Based Industries in the Philippines Using Methodologies Established by the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Guioguio, Rene (2015). An Overview of the Mass Media Situation in the Philippines.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