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酸青週記》汙名化女性主義的萬年老梗:女人為什麼不爭取當兵?

如果「女人為什麼不當兵?」的質疑,全建立在「為什麼男人這麼倒楣要當兵」,那就真的不是女性主義的問題,而是大男主義自己受罪就要把別人也拖下水的問題。女人當然可以當兵,但不該是在這樣的前提下,也不該是「已經出現女性也能負荷的替代役了」同情下。很多女性都是比男性強的,懷疑這一點?回去嗆你媽媽試試看啊!

范綱皓

每隔一段期間,只要「女性權益」高漲,網路上就會掀起一波「女人為什麼不用當兵」的論戰。論者常常上綱女人只選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對於自己不想要的事情,就說「人家是女生吔!」帶過,將女性主義者形容為吃自助餐,只挑自己喜歡的吃。

「女人不用當兵,不需盡義務,卻能享受跟男人一樣的權利」的論點,看起來是很合情合理的說法,不過,網友的立基點,卻經常隱含著各種性別歧視與刻板印象。

把女人形容成利用「女性權益」在挑菜,只有對自己有利的才講求「性別平等」,就好像以為女性什麼事都做不到,沒有資格談平等一樣。(圖片截自《後宮甄嬛傳》)

女人「以前」不用當兵

兵役法第一條即規定:中華民國男子依法皆有服兵役之義務。大法官解釋第四九○號也提到:「立法者鑒於男女生理上之差異及因此種差異所生之社會生活功能角色之不同⋯⋯」所以「只有」男人需要當兵。

女人不用當兵,只有男人需要當兵,當初是由誰決定的?是一群男人決定的。基於「男強女弱」的生理差異,女人體力較差、力氣較小,不適合做苦差事、拿槍打仗。如果真的打仗了,女人還是負責後勤、補給、醫療的工作就好。沒有打仗時,女人不需要入營訓練,因為女人有子宮,可以負責生育。女人的子宮應該是屬於國家,要「增產報國」,否則會有國安危機。

幾十年過去了,現在的男人認為女人應該也要當兵。那些男人的論點還是「軍中有許多業務如:人參(人資管理)、伙委車委(伙食與交通)、文書兵(文書工作)、政戰(心理輔導),這些煩人的業務工作,都是女人可以做的」、「讓男人處理文書性質工作是浪費資源,女人把軍中的文職工作做完了,就能讓男人全力從事戰鬥的訓練」、「現在有替代役了,已經很輕鬆了,女人應該也可以服役了吧?」

這篇還會出現很多爆氣女戰士的圖,無法忍受女性能力在任何領越超越男人的人,建議現在就關掉視窗。(圖片截自電影《惡靈古堡》)

台灣的性別平等觀念真的有進步嗎?看到這些言論,情況恐怕令人憂心。即使女人也要服役,女人仍然只能被當成是弱者,只能處理(男人不想做的)「煩人工作」。難道女人只能做「剩下來」的工作嗎?就算有些女人生理上就是比較弱,只能做些文書工作,難道在軍中做(浪費資源的)文書工作,就比不上戰鬥訓練來得優越嗎?

男人「平均而言」比女人體力好、力氣大,進而推導到「男強女弱」的社會價值,根本而言,並沒有隨著台灣性別權益提升而得到轉變。一談到服役,主張全民皆須服役的人,腦中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又浮現,卻滿口說「基於性別平等」,女人也應該服役。實在讓人摸不著頭緒。

砍殺巨人沒在手軟、堪稱人類最強女兵的米卡莎,如果真派去管文書,人類不知都滅絕多少次了。(圖片截進動畫《進擊的巨人》)

女人其實有能力可以當兵

性別平等不是齊頭式的平等,我們當然要正視不同人之間的生理差異,給予不同的保障。只是很多時候談差異,人們都傾向先區分男女,再以平均值來談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差異,得到男人強、女人弱的結論,也完全忽略男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內部的差異。

有多少男人一百公尺可以跑得贏奧運女選手?女人是可以贏過男人的。不談奧運選手的極端值,日常生活中,許多身材較為嬌小、纖細的男人,也不見得力氣可以大過女人。因此,討論生理差異,只提平均值可能無法反應真實情況。

討論生理差異,不是討論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生理差異,而是不同人之間的生理差異。回到服役的議題,判定要不要入軍隊服役的標準,應該是依據不同人的生理差異。誰做偏向文職工作、誰從事較多的戰鬥訓練,也應該依據不同人的專長去分配,並不是女人就適合做文職工作、男人就適合從事戰鬥訓練。

所以,基於性別平等,女人並非弱者,女人是有能力可以當兵的。

許淑淨在奧運舉重項目拿下金牌,她舉起來的重量,台灣大概有九成九九九的男性舉不起來(這句怎麼怪怪的?)。(資料照,記者林正堃攝)

但是,女人為什麼應該去當兵?

雖然我認為女人不是弱者,女人也可以當兵,卻始終找不到一個理由說服我自己支持女人去當兵。更精準的說法是:我已經不解為什麼要逼迫所有男人去當兵了,難道我還要主張女人也應該被逼去當兵嗎?

2013年洪仲丘事件,引發萬人上凱道,揭露軍中的醜聞,催促國軍的改革。2016年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說出「拔草不會讓國軍更好」也得到廣大網友的讚賞。

台灣的國軍戰力不足、虛應故事、做表面工夫的態度,令當過兵的男人無不滿腹怨言,也令還沒當兵的男人,無不能閃就閃,能少當就少當。徵召大量義務役入伍,替國家服務,顯然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甚至被認為是「屎事」,我不理解此時此刻,拖更多人「入屎坑」是什麼樣的心態?

何況隨著現代軍事戰爭型態的改變、科技的進步,人海戰術、體力好、力氣大已經不是科技戰爭的重點。島國台灣需要的軍事人才,應該是更多可以打科技戰爭的人才、精實國軍的編制,而不是繼續把人民徵召入伍進行體力訓練、做些無意義事情。

服兵役的議題,真正重要的不是爭論「女人為什麼不用當兵」,而是把「強迫」的徵兵制廢了,改募兵制,讓想從軍的人入伍服志願役,接受更嚴格的訓練、提升國軍戰力。

男人都不想當的兵,卻拿來當作控訴「女權愛挑剔」的理由,不覺得很怪嗎?該做的,不應該是把整個不合理的制度推翻,這樣安潔莉娜裘莉哪天想加入國軍,也才有意義啊。(圖片截自電影《古墓奇兵》)

女人總可以服替代役吧?

現在許多男人不入伍,轉服替代役,從事志工、社會服務,依著自己的專業,補足以往國家應該要提供、卻長期做不好的公共服務。女人其實也可以服替代役。

我不反對一個國家的國民,有義務與責任,花上一年的時間,犧牲奉獻,從事志工、社會服務。前提是,徵集國民服役,必須讓他們做有意義的事情。國家大費周章地從各個領域,徵召優秀、具有專業能力的年輕人,他們在公家機關做些什麼事情?他們都在送公文、訂便當、洗杯子、排獎狀、貼名條、碎廢紙,變成公家機關的廉價勞工。

女人不是不能、不該服役、也並非不願服役,而是我們應該思考的是,台灣的軍隊需要那麼多冗員義務役嗎?台灣的公共服務真的需要替代役嗎?擴大徵集人民服役,對國家整體而言,是好事嗎?將專業人才,一畢業就留在民間,讓他們的專業領域中發光發熱,會不會比較符合「增加國家競爭力」的宗旨?

玉嬌龍就是不想溫柔婉約地嫁人,才拿走青冥劍跑去「神劍闖江湖」的,你還要她去當替代役,成天訂便當送文件?當心她可是認劍不認人,看見一個砍一個的。(圖片截自電影《臥虎藏龍》)

如果不能接受,男人自己爭取權益

廢除徵兵制,或是擴大徵集人民服役,思量何者對台灣為優後,我衷心期盼男人能夠團結,爭取權益。

當年,世界各地的女人沒有投票權的時候,是女人自己起身反抗,跟體制戰鬥,爭取投票權。女人並沒有因為自己沒有投票權,就拖著男人「入屎坑」,禁止男人擁有投票權,也不是自怨自艾要求男人幫女人爭取投票權。

男人有發言權、投票權、集會遊行權,甚至政治權力仍然是掌握在男人手上(雖然台灣已有女總統,但男人仍然佔據許多政治權力之位)。只有男人要當兵,從來不是女人使力去壓迫男人,而是一群掌握權力的男人訂定制度去壓迫另外一大群男人,又怎麼能怪女人自己不去爭取「入屎坑」呢?有人M屬性那麼高的嗎?

想要什麼,就自己去爭取,不管是歷史上爭得投票權、從政權甚至受教權的女性開拓者,還是要逃離變態控制的莎莉賽隆,都是這樣的,男生不想當兵,也請自己想辦法,而不是把其他人都拖下水,好嗎?(圖片截自電影《瘋狂麥斯:憤怒道》)

如果男人覺得體制不合理,不能接受只有自己受害,不是吞忍,也不是要求別人一起入坑,而是我們要自己起身反抗,別期待別人幫我們。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