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酸青週記》在總統前面加一個「女」字的意義是……?

總統頭銜的前面,到底該不該加上男或女?台灣人在性別意識上的落後與扁平,是因為加上這個「女」字,還是因為總有人在選前拿這個字去攻擊對手?我們當然希望社會可以打破性別刻板印象,讓包容、柔軟、感性等特質,不再專屬於女性;但眼前,我們更應該去看「女性特質」可能帶來的機會,包括為台灣政治帶來新的思維,以及更好的性別友善環境。

范綱皓

2016年,台灣誕生了第一位女性的總統。「女總統」本來不該是重點,但在既有的社會脈絡下,女性參政實屬不易,台灣卻能在短暫的民主化過程中,讓一位女性憑藉著專業與理性,說服選民,「女」總統也就成了一個亮點。

法國媒體也評論,蔡英文當選總統,是亞洲第一次出現「不是誰的妻子、不是誰的女兒」,沒有丈夫或父親當靠山,靠著自己力量當選總統的女性。

台灣以另一個689萬票,選出另一個政黨、另一種性別的總統,真可以算是多種層面上的翻轉。(EPA)

在政治這條路上,從陳水扁時代擔任陸委會主委、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行政院副院長,以及2008年至2014年,三次擔任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在各種位置中所累積的政治實力,讓她從非政治世家的參政女性中崛起。

總統就是總統,何必加一個女字?

蔡英文當選後,王丹在臉書憤恨不平地說:「怎麼就沒有人叫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是男總統呢?蔡英文是總統,不是女總統。」此話一出,引起網友激賞。沒錯!總統就是總統,何必加一個女字?何必點出這位總統在性別上的特殊性呢?

總統的性別為何,跟治理國家的能力沒有關係,不需在總統前面加一個「女」字。蔡英文的幕僚也曾私底下表示,她並不喜歡在造勢場合中被群眾稱呼為「女總統」。我們這個國家,不應該有任何一個職業、位置,被先入為主地專屬於哪一個性別。護士就是護士,若是男性也不需要加個「男」護士;司機就是司機,若是女性也不需要加個「女」司機。總統,當然也一樣。

但是,「女」總統在政治圈中就是有特殊性。

蔡英文當選隔天,蘋果日報給了她全版,稱呼她為「第一個女總統」,這證明了「女」總統,在台灣的政治圈仍然是有意義的事情。

台灣參政的女性為數不多,從政環境對女性也不夠友善。蔡英文雖然是民進黨的黨主席,但是每一次中常會時,底下坐的中常委、黨務主管,幾乎三分之二都是男性,一級主管也只有兩位是女性。

女性參政的數量,或許不是決定性別進步或退步的指標。但是,我們可以回想,從2008年蔡英文接手民進黨主席以來,她因為「(生理上的)女性身分」遭受到多少的負面評價?

「將民進黨的未來交給一位沒有結婚的小姐?難道民進黨都沒有人了嗎?」、「單身女子,怎麼會了解家庭需要?」、「單身的人做事比較絕情。」這些耳語、質疑,直到選前都未曾間斷過。

以為只有男性才可能萬夫莫敵?先去看一下《追殺比爾》好嗎?(圖:網路)

女性政治人物的感情生活一直是媒體大做文章的焦點

「為什麼沒結婚?」、「沒結婚,那有沒有交過男友?是誰?」、「到現在還單身,是不是女同志?」每一個話題都是一條新聞,甚至還可以用來判斷這個女性合不合格的標準。

選後隔天,也有人在網路上討論「沒有第一先生會不會影響外交禮儀?」還有人立刻幫「女總統」設計時尚的打扮與妝容,並認為「小英的開運妝容,可以帶動台灣的國運昌隆」……這些看似「替女總統著想」的舉動,每一個都讓我覺得看到鬼。都2016年了,還是有人留著辮子不剪,腦袋還停留在清朝。

come on!都什麼時代了,連俞秀蓮都可以拿著光劍和玉嬌龍決鬥了,你還要留著辮子不剪,用清朝的腦袋審民國的官?(圖:網路)

強化女性政治人物的單身形象,等同暗示「她是個不完整的女人」、「不懂家庭需要的女人」。只要把焦點放在女性政治人物的穿著外貌、感情生活,就可以模糊她的專業與才能,如果競爭對手是男性,怎麼樣都是一門划算的生意。

蔡英文的感情生活、單身與否,是個人選擇。她要穿得華麗妖豔、濃妝豔抹,或是清湯掛麵、簡樸素顏,這些也是個人意志的自主展現。但是很多人卻急著教她「當女人」?老實說,她想要當哪一款女人,又干你屁事?

選出「女」總統,不代表台灣的性別意識走得多前面,某程度上,反而是映照出台灣人在性別意識上的落後與扁平。因為沒有人在乎,身為女性她提出了什麼樣的「性別平等政策」;也沒有人反省女性參政環境的困難,只是一味女總統、女總統地喊。台灣人曾幾何時思考過我們選出一個女總統,所代表的意義?除了「她是第一個」,還有別的嗎?

幽默感獨樹一格的網友,對PS有著無以名狀的熱情,博君一笑也有其功德,但不知為何,男性政治家常因言行失當才變成材料(如:鹿茸、會轉彎的海豚……等),女性政治家卻光是外表,就能夠引發網友無限的創意。(圖:網路)

選出「女總統」的意義

王丹的臉書貼文,只說對了一半,我們的確不需要特別強調「女」總統,但他忽略的另一半是,標示出「女」總統對於台灣的政治來說,有很重要的兩項指標。

第一個指標:女總統是否能為台灣政治帶來新的改變?

多數支持者都同意,蔡英文是一個相信專業與理性的人。她在這一次選戰中,不斷強調「包容的態度」、「團結台灣」、「她的政府,將是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等。她也常在公開場合說,希望自己可以向梅克爾看齊。

在性別較為友善的歐洲國家中,女性領導人多半不是政治家族出身,倚靠的多是亮眼的學經歷,靠著專業進入政府部門(有些是從社運起家)一路擔任官僚,或從基層選舉中,一步一步往上爬,累積政治實力與社會聲望。就這一點而言,蔡英文的確跟梅克爾很接近。

梅克爾曾說過:「只有承受過決策過程的痛苦,才會是最後信守約定的人。」展現了她的與眾不同。正面而言,她的沉著冷靜、思慮周延,或許就是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新政治」典範。

不過,包容、團結、善於折衝溝通,到底是不是蔡英文擁有的特質,口說無憑,要等到她上任之後,才有辦法檢視。

梅克爾的身段,被外界歸因於她的「女性特質」。事實上,女性特質說的其實也是性別刻板印象。但「女性的養成過程」,的確比較容易讓她們被允許展現感性、柔軟、包容的特質。有趣的是,「女性特質」既是我們要打破的刻板印象,也是女性執政得以與眾不同的原因。

有朝一日,我們當然希望社會可以打破性別刻板印象,讓包容、團結、柔軟、感性、善於折衝溝通等特質,不再專屬於女性;但眼前,我們要看到「女性特質」可能帶來的機會。在面對國內的政治對立,以及對外處理兩岸關係上,蔡英文也許比男性領導人有更多的機會展現女性政治人物的「新政治」典範。

德國總理梅克爾經常現身為足球國家代表隊打氣,且總在緊張的賽事中流露出激動神態,被稱為激動姊,展現她除了高明的政治力之外,親民、清新、可愛的女性形象,深受民眾愛戴,甚至被認為是運動賽事裡的吉祥物。(圖:網路)

第二個指標:女總統,能否帶來更好的性別友善環境?

這次選舉,除了在國會113席中,有創下新高的37.2%女性,女總統的誕生更意味著女人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得到權力,尤其在男性為主流的政治圈,女性政治人物的出現,本身就有其意義,而這個意義的重要之處,在於「女性奪權」。

女性奪權並不是針對男性而來,目的也不是為了削弱男性參政權,而是在於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性別友善」的制度與結構,讓民眾去參照、讓社會去運行,進而創造性別平等的國家。

儘管更多的女性進入國會、女性選上總統,都不能保證「性別平權」就一定會向前邁進一大步,但至少可以讓我們思考,為什麼女性參政之路總是比較崎嶇?為什麼男性政治人物就必須符合剛毅、霸氣的形象,而不被鼓勵擁有感性、柔軟、包容的身段?

「女」總統的第一哩路才正要開始

強調「女」總統,並不是完全沒有意義。因為蔡英文若真如她自己所說,向梅克爾看齊,那麼就應該知道,梅克爾主政下的德國在性別平權上做了多少努力。如今當選,台灣是否有機會可以像歐洲國家一樣,未來的部會首長都能具有性別意識,同時藉此鼓勵更多女性參政,提出更多性別友善的法案與政策?

「女」總統的下一個任務,才正要開始。(圖:蔡英文官方臉書截圖)

而未來「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國會,民進黨過半的席次中又有三分之一是女性,那就請記得選前「國會過半,改革加速」的口號,提出更多性別平等的法案。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