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論》終結國民黨傲慢與偏見的世代

2015-12-13 06:00

◎王景弘

一九七一年八月,蔣介石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風雨飄搖,國民黨負責對「黨外」溝通的梁肅戎,奉命赴美遊說流亡美國的彭明敏教授回台灣。

白宮國安會檔案紀錄指出,梁肅戎奉蔣介石指示,提出兩個條件:如果彭明敏接受國民黨的「反攻大陸」政策,和國民黨政府控制在台灣的軍隊,他回台灣可以從事「地方政治活動」。

梁肅戎警告,如果彭明敏不與「中華民國」合作,台灣人民會受到日增的壓制。但彭明敏不受威脅,拒絕接受無理要求。

老蔣歧視台灣人 限制從政

這段往事凸顯當年政策的荒謬,和蔣介石流亡政權對台灣人的傲慢與偏見。彭明敏留學加拿大與法國,是國際法權威學者,蔣政權曾聘他擔任出席聯合國大會代表團顧問,卻要求他接受不合人心的條件,回台灣只能從事「地方政治活動」。

友人盧世祥兄撰寫「多桑的世代」,以彭明敏教授為象徵性人物之一,替戰後台灣史上經歷最慘痛,所受歧視最深,但思想、視野最開放,成就最大的一代留下紀錄。

「多桑」的世代,在形塑期受日文教育,戰爭一結束,新來的統治政權改變一切規則,使用不同文字,帶進腐敗的政治文化。在「二二八」反抗之後,那一代精英有的被屠殺,有的遠走海外,更多人在國民黨政權歧視下討生活。

蔣介石自命中國「法統」,排斥台灣人參與「中央」政府,只能玩「地方自治」,如此惡質歧視,多桑一代有兩句很沉痛,也很傳神的話:「乞丐趕廟公」,和「醬油讓你沾,你卻連碟子一起捧去」。

國民黨喧賓奪主 忠言逆耳

國民黨當年對美國外交官辯稱,因為台灣人語文及歷練不足,所以少獲重用。在一九六○年代末期,美國大使館的報告開始預言,年輕一代台灣人對官方語言已運用自如,自信增強,將會爭取民主,要求公平競爭,增加政治參與。美國期許國民黨政府回應台灣人的要求,以穩定社會。

在梁肅戎見彭明敏之後兩個月,「蔣介石集團代表」被逐出聯合國,蔣介石的法統神話破滅,不得不由蔣經國搬出「起用台灣人」的「革新保台」戲碼,內閣增加兩個台灣人,增補選中央民意代表,表面增加台灣人的政治參與,但在「法統」與歷練不足的藉口下,台灣人仍受歧視。

小蔣改革不改選 鎮壓民運

事實上在一九三九年前後出生的台灣人,從小學就受國民黨教育,到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都已經大學畢業,工作十年以上;他們與國民黨流亡者的第二代,一樣讀中學、考聯考、讀大學,或留學,卻沒有享受到公平的機會。

蔣經國的「改革」不敢改選所謂「法統」的萬年國會,因為他們是共生體,如果萬年國會不合法,蔣家政權也是不合法;不實行民主體制,由外來獨裁者選擇少數聽話的台灣人當樣板,並不能解決機會不公平的問題;受不公平待遇的台灣人世代開始爭取民主,卻在高雄事件受到鎮壓。

李登輝落實民主 權貴復辟

李登輝總統落實民主化,其結果就是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本土化;透過民主化,台灣人得以公平參與及分享權力。但靠權貴父母得勢的第二代復辟,國民黨回復權貴掌權,族群主從地位分明的外省黨。

馬英九屬權貴二代,在他同一代的人之間並不傑出,卻被特定媒體包裝成「黨國」精英,由台灣人抬轎當選總統。但他只知在同質權貴親信之間找人,把「多用台灣人」的建議當耳邊風;他既無能又傲慢,卻和老一代同樣歧視台灣人。

朱立倫父親是外省籍中級軍官,母親是台灣人,可能減少他偏見的基因,但他畢竟是國民黨權貴圈的產物,在國民黨中生代自認高人一等,與馬英九、胡志強自居是國民黨領導核心。

馬朱親中保政權 令人不齒

朱立倫才具平庸,並沒有傲慢與偏見的本錢,但馬、朱可以換掉洪秀柱,卻不容台灣人王金平、吳敦義選總統;他自己出馬競選,也只會學馬英九拉中國干預台灣選舉。老國民黨以「反共」保政權,馬英九、朱立倫這一代竟要以屈降中國以保政權與特權,這是最令台灣人不齒之事。

在明年總統及立委選舉中,覺醒的選民有機會清洗腐化的國民黨,終結國民黨不公不義,傲慢與偏見的權貴世代,迎接沒有族群分歧,人人有機會公平競爭的真正民主時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