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半總統制下總統的責任

總統馬英九。(資料照)總統馬英九。(資料照)

失去民意支持總統的政治抉擇

◎ 許有為、郝培芝

馬總統在敗選後安居其位,看似有權無責。現在正是檢討半總統制下總統究責方式的最佳時刻,解讀法國經驗,吾人或可獲得一點啟發。

法國第三第四共和內閣制加上國會紛亂失能,陷於只有行政沒有統治的困境,第五共和應運而生。第五共和憲法依首任總統戴高樂之主張制定,在內閣制上設置權位穩固強大的總統,取消國會的閣揆同意權,總統獨力任命閣揆以求政局穩定,學界歸類為半總統制。世人稱為戴高樂憲法,有量身訂製之譏。

總統權位穩固,看似沒有制衡機制,難道戴高樂心中毫無責任政治的概念?事實上戴氏認為半總統制應該是「總統為憲政基石,權力強大地位穩固,一旦不獲人民信任就辭職負責」的體制。一九六五年壓倒性勝選連任的戴高樂,所屬政黨在六七年國會大選眼見要敗選,國人皆問萬一執政黨敗於選戰,總統如何主政?依據憲法原理與條文導出的所有答案,都不包括世人熟知的左右共治:挑選國會多數的反對黨組閣。該年戴氏雖贏得選舉,但兩年後戴氏發動公投失敗,他解釋為國民已不信任其政策,此時擁有總統大權與崇高地位已屬不當,隨即辭職歸隱。

其他總統運用這部憲法,又有不同究責方式。密特朗當選總統年餘其政黨就失去國會多數,密氏運用他與戴高樂的總統憲法解釋,將總統由總攬大權的超級總統,退縮為外交、國防兩個保留領域的共治總統,任命右派的席哈克出任閣揆分享保留領域外之權力,形成左右共治。

九七憲改前有識之士預言,引進被我們隨意修改的法國設計精細的體制將造成災難,不幸言中。馬總統先錯解憲法處於二線,不知承擔人民的直接付託該勇於任事。待施政無能處處危機,失去多數人民信任,反而暴衝猛進,甚至將手伸入司法個案。選戰慘敗,不辭職也該更換內閣與政策主張,結果內閣總辭變成總留。未來的黨主席則推動內閣制,爭取閣揆同意權,以藉國會選舉染指行政權。

憲改應當考量全民而非權力做全盤性規劃,台灣已歷經多次出於權力考量的憲改,招來許多憲政災難,思之悚然,能不慎乎?

(作者分別為法國巴黎第一大學公法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政治學博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