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航空城 鄭文燦煞不住的

◎ 邱傑

桃園縣「變天」,末任縣長吳志揚及更前一任朱立倫所努力推動的桃園航空城,將面臨什麼樣的命運?新科市長鄭文燦會終結或大幅減縮航空城計畫嗎?很難!

首先,農地從每坪數千元一路炒到目前之十二、十三萬元,你如何教地主扛起鋤頭重新去耕作?彎不下腰、鋤不下去啦!所有地主目前能做的是坐待徵收,新舊地主集合起來要求徵收力道之大,鄭文燦恐怕難以抵擋。且以狹義的「土地正義」而言,地主之訴求有其合理性與正當性,這股龐大的力量站得住腳。

目前鄭文燦提出來的對應是提高徵收回饋額度,從發回百分之四十提高為百分之四十五。提高回饋比率討好了地主(或者說更強化了保護被徵收戶的權益),減輕了徵地的難度,卻大幅增加了開發成本,間接也等於對全體納稅人的掠奪。以提高徵收回饋額度來挹注土地炒作者的荷包,恐怕會被年輕世代視為「社會正義」之負面作為。

航空城計畫之所以從桃園航空站僅須增建一條跑道,搞到變成一個總徵收土地面積達數千公頃,成為全國最大一件土地徵收案,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政府將可從這個大計畫中獲得可觀的「圈地利益」—圈地主一千坪地,政府便可平白掠得六百坪或五百五十坪,這是何等可觀的收益!而之所以膽敢玩這麼大,是因為有一塊數十年前同樣掠奪自人民的桃園軍用機場寬廣的土地可當槓桿,予以美化、商業化、都市化,形成高價格高商機地段,成為誘餌,大量炒家蜂擁而來,短短兩年地價大漲十倍,非但餵飽了炒作者腰包,更形塑成航空城大計畫如今煞不住車的場面。鄭文燦敢與所有「新地主」及緊守土地期待徵收鉅額利益的老地主抗衡?

真正的土地正義,是良田應予保護,並鼓勵用以農耕;農業收益不敷成本時,由政府施予合理且有效之補救,使耕者有其田並樂於耕墾,使每一塊土地做最合理有效的使用。而今為了機場需要一條跑道,掀起航空城動盪話題,更迫使真正想耕墾者買不起田地,然後土地貴了自然房價高了,又使得更多人買不起房屋,導致富者更富、貧者更貧,這是大航空城計畫之最惡。自稱平民出身的鄭文燦市長,可有這樣層面的省思?

(作者為桃園縣大園鄉民,資深媒體人退休,軍機場用地徵收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