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與拜登交手

◎ 蔡同榮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歐巴馬,宣佈由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出任副手,以筆者與拜登接觸的經驗,這恐怕不是好消息。

前德拉瓦州副州長吳仙標是華人,其太太也是華人。她曾在拜登德拉瓦的辦公室當助理,拜登的對台政策深受其夫婦的影響。二○○○年,「台灣安全加強法」在眾議院以三百四十二票對七十票的壓倒性票數通過,給台灣安全多一層保障。例如:台灣前途的決定,不但要用和平的方式,並且要獲得台灣人民「明確的同意」;美國應出售台灣潛水艇、AWACS預警機、空對空射後不理的AMRAAM飛彈等武器;美國訓練台灣軍人,美台應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與「建立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與台灣軍事指揮部直接通訊」等。

但「台灣安全加強法」送到參議院後,卻遭到拜登強烈反對,理由是:已有「台灣關係法」,沒有必要再來個「台灣安全加強法」。即使「台灣安全加強法」是由參議院外交部委員會主席赫姆斯提案,但是遭遇到該委員會民主黨最資深委員拜登的反對,終告胎死腹中。

我為了這個法案,花了九牛二虎的心力,試圖說服拜登。又請德拉瓦的台灣同鄉去找他,也無效,因為他沒有連任的壓力。我也拜託幾位民主黨的參議員去說服他,但是他們說參議員各有擅長,外交方面是拜登的領域,他們不方便說話。

二○○四年春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瑞主張:台灣問題的解決應採用「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這種主張令人憂心。拜登是凱瑞的首席外交顧問,如凱瑞當選總統,拜登可能當國務卿。於是,我託人安排跟他見面。九月十四日,我與彭明敏教授到華府拜見拜登。他說凱瑞的台灣應採用「一國兩制」模式說法是錯誤的;不過,美國對台灣要採取「模糊政策」。「台灣關係法」規定:中國若以非和平的方式要奪取台灣時,美國應採取「適當的行動」。至於什麼是「適當的行動」?布希政府明確指出是軍事行動,可是,拜登卻主張:不事先說要採取什麼行動,保持「模糊」。我跟彭教授均說:「模糊政策」會使中國誤判美國防衛台灣的決心,反而會增加台海的危機。

假如歐巴馬當選總統,對台政策走拜登的路線,與台灣傾中的馬英九相呼應,台灣前途實在令人擔心。

(作者為民進黨籍立法委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