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雲門之火

■ 林文蘭

一場凌晨烈火讓雲門八里排練場付之一炬,更帶給諸多文藝界和愛舞者的不捨與惋惜。人間各地不時有無情火的出現,然而,沉痛而堅毅的林懷民先生拈折櫻花撫慰團員,淡看世間人事的無常,卻讓社會大眾見識到他面臨珍貴心血轉瞬成灰的豁達心態。

雲門的舞台,是多少年輕舞者嚮往躍上的藝術殿堂,更是推動舞台新秀的助產士。雲門的藝術下鄉,是許多不同世代接觸藝術欣賞的領航者。雲門的暫停重演,更曾帶給兩岸民眾舞蹈欣賞基本涵養的震撼教育。雲門推動的「流浪者計畫」,讓諸多年輕的藝術人才敢於做夢,延伸創作的時空,拓展和激盪出不同的文化視野。而雲門在台灣各地經營的舞蹈教室,更是不同年齡層親近生活律動的窗口。雲門,以敬謹的心推動在台灣土地上的舞蹈志業之外,揉合本土文化創意的舞碼,藉由巡迴演出傳遞東方美學的內涵,讓台灣揚名於世界的藝術舞台。

然而,烈焰燒出了藝術創作空間的維護與保全縫隙,點出未來台灣在建構文化事業和藝術智慧財產權管理的新思維。當下,無論是推動集腋成裘的募捐計畫,或者展開創作新家園的尋覓之旅,僅是針對雲門火燒個案的解決法門,但卻未能針對台灣的藝文事業經營對症下藥。創作空間的簡陋和缺乏健全的消防保全機制,是許多藝文創作團體說不出口的痛,但他們仍舊甘之如飴和勒緊褲帶的為台灣藝文教育傳承扎根。直言之,主管機關的年度經費補助對於表演藝術團體的經營運作僅是杯水車薪,更需仰賴諸多企業機構慷慨解囊的長期贊助,以延續藝文創作的種子和燈火!

擁有雲門的台灣人是幸福的,至少讓藝文的社會教育不至於繳了白卷。但,我們的政府能給雲門什麼?一塊藝術創作園地?一個舞蹈學校?年度補助的加碼?文化政策支票的憑空開出,僅再度凸顯出文化不過是選舉時刻的幫襯,無法透過健全的經營思維所言的空話,對當下的雲門來說未嘗不是另一座「夢工廠」,如夢幻泡影般的捉摸不定。

(作者為台大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