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國宅 ≠ Lumah

■ 林文蘭

近日「失言風波」帶來了漫天的選舉煙硝味,更牽扯入原住民知青與主官的藍綠之爭。然而,無論二○○八大選誰能勝出,均無法忽視「蹲佔聚落」的拆遷與合法化的問題。溪洲部落搬遷到三峽國宅的爭議,不只是一個特殊個案,更彰顯出都市原住民的集體生存權議題。

原住民受到現代潮流與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衝擊,面臨外在經濟環境的劇烈變遷,在部落謀生機會受限的原住民被迫或主動選擇來到都市叢林裡謀生。然而,如何在以漢人生活模式為主流的社會中就業和居住,毋寧是都市原住民共同遭遇的沈重課題。過去三十年來,在八斗子、汐止、樹林、新店、香山等地,諸多從事漁撈、木工、建築版模工、礦工、工廠作業員、運輸工的原住民,無論透過貸款購屋、或在公有地與河川地違法搭建,在臨時門牌編列下自行解決水電的生活需求,均共同建構出部落族人在都市奮鬥謀生的新故鄉。

「蹲佔聚落」的成型,乃是一種消解都市原民鄉愁的集居形式。集體合居聚落何以會出現的原因有三:第一、都市租屋購屋費用的昂貴、生活不適應與短期工作性質;第二、重視我族認同、感情交流與彼此照護,選擇相濡以沫的居住模式;第三、基於在都市叢林中重建在部落原鄉的社群主義生活方式與鄉愁。立基於重視部落族人感情,且能彼此照護的理由,而在都市空間中形構出特殊的集體聚居模式,更再製了原鄉的社會組織形式。

近年來,基於都市更新或河川治理的政策需求,迫使政府必須正視違建的爭議課題,而強制拆遷和提供異地的優惠國宅成為最簡單的解決模式。然而,它充其量只解決了「集體居住」的形式,卻忽略了就業和就學的連帶生存脈絡與聚落空間所蘊藏的社會人文意涵。更不幸的是,它形構出一種政策受惠者托大不願搬遷的社會意象,讓都市原民落入違法又不接受政府美意恩惠的社會角色,造就了都市原民的違建成為都市毒瘤的咎責來源。

究竟何處是都市原民的家(Lumah)?失言風波已令搬遷問題模糊失焦。矢志「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政治人物,不妨思索如何徹底解決人民的生存問題,那才是選票和人民福祉之所繫!(作者為台大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