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黨指揮槍」管不管用?

中國經濟觸頂後快速下滑,社會矛盾日積月累,而象徵拚經濟的三中全會拖延至今,北京難免要找一些民族主義業績。舉凡台灣、菲律賓、日本,主權爭議的灰色地帶,都可能是中國用武之地。

六月初,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中國新任國防部長董軍,以更甚以往的戰狼口吻,指責民進黨政府以「漸進式台獨」的方式推行「去中國化」,而有外部勢力暗地干涉台海問題,以「切香腸」的方式,虛化且掏空「一中原則」,炮製涉台法案、執意對台軍售、非法進行往來等行為助長「台獨勢力」,試圖「以台制華」。他十分挑釁地稱:「誰膽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必將粉身碎骨、自取滅亡!」一個月後,消失的兩位前任國防部長魏鳳和與李尚福,同時被宣佈開除中共黨籍、軍職,移送軍事法庭審判。董軍對台狠話說盡,似乎有魏、李的「信仰坍塌、忠誠失節」的背景,必須更賣力表忠。

六月底,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在中法建交六十週年專題研討會上稱:目前台灣所處的分治狀態,是一九四○年代中國內戰遺留問題,並不影響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他說:一定意義上講,中國的內戰還沒有結束,目前在台灣的政權,是中國版圖中的叛亂政權,中國政府隨時有權驅逐這個政權,把台灣的治理權重新收回。這位盧先生,一年多前公然宣稱:「那些在一九九一年獨立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主權地位在國際法上還是懸而未決的。」引起歐洲一片譁然。雖然外交部為他收拾爛攤子,聲明尊重前蘇聯各國的主權地位,但盧先生的大使地位也毫無動搖。可見,盧先生的許多話,應屬北京的內心話。

台灣,總是北京首選的民族主義業績標的。盧沙野重提「內戰」,跟利用聯大二七五八號決議案的法律戰,有其內在關連。不過,最近的一些動態顯示,北京的民族主義煽情,逐漸開始擴大打擊面。五月底,有中國網紅破壞靖國神社,爬上石柱、脫褲撒尿、噴紅漆寫上「Toilet」。六月上旬,四名美國大學教師在吉林市被襲擊。六月底,一對日籍母子在等待學校校車時,遭持刀攻擊,並造成一名中國籍隨車人員不治。這些事件,中國官媒保持低調以對,但網路上卻充滿民族主義的亢奮情緒。近年來,官媒正式報導、評論不方便的,往往便在管制嚴密的網絡為之大開方便之門,只要出格論調沒有遭刪,網民便可對政治風向心領神會。萬一引起外界質疑,官方又得以置身事外裝無辜。

紐約時報便報導指出:擁有世界上最先進審查系統的中國,互聯網上充斥著對日本人、美國人、猶太人、非洲人以及批評政府的中國人的仇恨言論。關於日本和美國的虛假信息經常高居熱搜榜首,並獲得大量轉發和點讚。報導稱,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不斷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也在影響著互聯網。其實,董軍、盧沙野,一班高官的腔調,也有自我網民化的現象,讓民族主義內圈爽快最重要,反正寧左勿右,左即使犯錯也情有可原,尤其有鑑於魏鳳和、李尚福、秦剛的反面教材,以及楊潔篪、王毅之官運亨通。

二○二○新冠疫情爆發,三年清零政策後遺症,加上政治路線吹文革風,接著迎來了經濟疫情。經濟下滑,導致今年將近一二○○萬大學畢業生,只有四十八%得到非正式的錄取通知。中國職場環境急速惡化,堪稱經濟失落的冰山一角。二○二二的中共二十大,習近平打破慣例三連任,但中國的內外表現皆大不如昔,二十大三中全會姍姍來遲。勇於鬥爭的戰狼仇外氣焰,包裝於各種不正常的民族主義敘事與行動。「丟掉幻想、勇於鬥爭」,這是習近平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關鍵時期」的訓話。他不再對與西方和平共存存有幻想,意味著對和平統一台灣也不再存有幻想。勇於鬥爭,則是要「全部精力向打仗聚焦,加快提高打贏能力」。此所以,捍衛全球、印太、台海和平者,也必須「丟掉幻想、勇於鬥爭」,以防戰狼先下手為強。

話說回來,「勇於鬥爭」,中國也要衡量國力,尤其軍力。習近平任內,經濟成長由盛而衰。在此期間,至少有十三名上將、十九名中將在內的近百名高階將領遭到整肅。這是解放軍的問題?還是中共軍委主席的問題?「黨指揮槍」,政治決定軍事,政治指導作戰,管不管用到戰場就見真章,普廷進犯烏克蘭的覆轍便在眼前。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