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失去主權,你就只能選特首

◎ 港覺

那年,一九九七香港回歸之前,我離開派駐香港分公司兩三年的職務,請調回台灣總公司。駐港期間因業務需要,每個月至少三次從香港九龍灣進入在中國深圳外圍的西鄉工廠開會。就地利之便,往來的交通一般都搭地鐵換火車到羅湖關。羅湖設有兩個海關,一邊是香港海關,另一邊是中國海關,兩端有一座約五十公尺水泥橋連接。

每次開完會後回香港,要過羅湖關時,就像電影「雨果出任務」眾人要離開伊朗,過海關接受檢查時令人屏息的情景,深怕有任何閃失,中國海關官員沒在台胞證上蓋章,或遲遲未蓋章,都令人倒抽一口冷氣。就算過了關,依然籠罩在凝重氛圍下,直到通過橋這端的中國武警衛哨,向香港海關方向走了五、六公尺,才會感覺已踏上自由土地,心情才敢放鬆,此時,橋墩兩邊吹來的風,你都會大大的吸入胸口,體會那自由的新鮮空氣,此時步伐是輕盈的。短短一座橋,卻並存著巨大的化學變化,同樣的空氣,卻是獨裁專制與民主自由的制度給出不同的感受。

一九九二年時,香港恆生指數六四七○點,台灣加權股數五四五九點,港股指數自此一路領先,一路飛揚。二○一八年港股更衝高到三三四八四點,台股則在一一一二六點,差距擴大到二二三五八點。接著短短五年,就在今(二○二三)年的這兩天,台股一七三四一點和港股(盤中)一七三○三點出現黃金交叉,前(廿九)天台股更以一七三七○點收市,港股則跌破萬七大關,宣告兩地股市進入新局面,意義非凡!

香港曾是東方之珠,自一九九七香港回歸中國後,說好五十年不變,不過短短廿幾年,陸續發生雨傘革命、反送中事件,如今連股市也落後台股。我離開香港廿多年了,期間曾幾次短暫停留,但「港覺」真的不一樣了。就是「主權」的差別,從前過羅湖關的那種氣氛,已悄悄壟罩在香港身上。

沒有主權,就只能選特首。台灣國家的未來由人民共同決定,聰明的台灣選民,你的選票是投總統還是特首?二○二四大選具有關鍵性意義!

(作者是電腦業半退休人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