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台日安全合作為何一直做不到?

事實上,日本若擁有強大的防禦能力,即可有效嚇阻中國對台動武,中國若因攻擊日本而遭到日本強力反擊,將無力佔領台灣。換言之,為了遏止中國,台日防務合作並不一定是必要的。必要的反倒是,台灣和日本都要加強各自的防禦能力,以及美國對台灣和日本的堅定支持。(圖取自防衛省海上自衛隊臉書)

◎松田康博

「日本一定會接受與台灣的安全合作,因為那是戰略上的正確道路」。

幾年前在一個輕鬆的交流場合中,有位台灣政治人物說了他的看法。我當場即提出不同意見,「我覺得很難。因為既沒有法源,也沒有上級的指示」。

許多日本國會議員和學者訪問台灣,闡述台日安全合作的重要性,台灣也有不少人談論台日安全合作的重要性,但什麼都沒發生。相同的話題總是反覆的出現,為何會如此呢?

台日防務交流與情報共享非常困難

首先,防衛省官員(自衛隊員)與外國等政府官員的接觸受到限制。原則上,事前和事後均須報告,而且不能單獨見面,出國也採事前許可制。因此,他們不能與台灣的政府或國軍相關人士秘密接觸。即使提出申請,基本上也不會獲准。依此,他們與台灣政府官員接觸,若非經過審查批准,就是違反規定。

第二,台日間的軍事情報共享缺乏法律依據。日本和韓國簽署「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依此可以共享軍事情報。但在台日之間並無GSOMIA,雙方甚至沒有外交關係,根本不可能締結GSOMIA。台灣日本關係協會和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簽署的協定屬於「民間協定」,明文規定對政府的行為不具約束力。倘若自衛隊員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與台灣分享秘密軍事情報,就會構成刑事犯罪。

第三,變更人事制度耗費時日。交流協會原本沒有自衛隊相關人員派駐,但從一九九五年至九六年的台海危機中,發覺在台灣蒐集軍事情報的重要性,直到派遣退役陸自少將在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服勤,前後花了約六年的時間。為了在外務省(以及經濟產業省)管轄的交流協會中,安排一名退休自衛隊官員,防衛廳(當時的名稱)必須將廳內的一名幹部編制讓給外務省職員,光是這項調整就花了多年時間。

我在開場白中提出看法時,想到的就是這種情況。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所謂的「台灣有事論」在二○二一年開始受到認真討論後,有關台日安全合作的討論也愈演愈烈。但諷刺的是,日本雖然在去年決定倍增防衛經費,台日安全合作仍然沒有進展。

為什麼呢?萬一中國為了統一而對台動武,為了阻止美軍介入,遲早會攻擊駐日美軍基地和自衛隊基地等。這就是「台灣有事即是日本有事」的涵義,然而,在此情況下,日本將忙於自我防禦。

日本政府官員若是說「增加防衛能力以保護日本」,不但能公開宣布,在法律上也沒有任何問題,但在另一方面,他們不能公開提出沒有法律依據的「台灣有事時保護台灣」,或「平時與台灣進行防務合作」。如果這麼做,恐怕只會無端挑釁中國,並招致報復。

事實上,日本若擁有強大的防禦能力,即可有效嚇阻中國對台動武,中國若因攻擊日本而遭到日本強力反擊,將無力佔領台灣。換言之,為了遏止中國,台日防務合作並不一定是必要的。必要的反倒是,台灣和日本都要加強各自的防禦能力,以及美國對台灣和日本的堅定支持。

或許,客觀來看台日防務合作的必要性正在升高,一部分會在將來實現也說不定,但其成本和風險偏高,能獲得的嚇阻效果有限,反而是在美國支持下,台日各自增強防禦能力,會具有更高的嚇阻效果。

我們的目標很單純,就是遏止中國使用武力,好兄弟爬山時,沒必要刻意手牽手向別人炫耀,即使選擇不同的路徑,只要各自努力,也能登上山頂。

◎松田康博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駐日特派員林翠儀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