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紅線」

麥卡錫是否繼裴洛西之後,以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身分訪台,傳言紛紛。麥卡錫上週表示,目前沒有安排前往台灣。但對北京頤指氣使,麥卡錫不甘示弱:「中國永遠不能告訴我哪裡可以去,哪裡不能去。」其實,行動是最好的反駁,沒有行動再多的說辭,北京的「紅線」就得逞了。長期以來,美國乃至國際,到處可見中國戰狼這樣畫出來的「紅線」。

同樣在最近,捷克總統當選人帕維爾,與蔡英文總統通話。北京也是事前事後撂話恐嚇帕維爾「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帕維爾毫不猶豫地回應:「捷克是個主權國家,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捷克現任總理費亞拉補一刀:捷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要與誰會面、與誰通話,「我們自己做決定」。捷克眾議院長艾達莫娃再補一刀,確認三月底將率團訪問台灣,她還肯定帕維爾與蔡英文通話,「我們不只是口頭談論價值觀,而且還要付諸行動」。曾於二○二○訪問台灣的參議院議長韋德齊,更不在話下。沒錯,戒慎恐懼北京的「紅線」,這條虛擬的「紅線」就會留在你的腳尖。

除了中國,俄羅斯也常在畫「紅線」。烏俄戰爭將屆一年,英德美才宣布援烏主戰車,但又表態不願提供第四代戰機,波蘭援烏F-16戰機,也有「須取得北約協商同意」的前提。惹得立陶宛總統瑙塞達說:北約應停止畫「紅線」,提供烏克蘭必要的武器,特別是戰機與長程飛彈。他說:「我看到很多紅線,有時我甚至認為這些紅線不是我們、西方國家及民主國家畫的,而是俄羅斯這個恐怖主義國家,透過恐懼與威脅而畫的,並試圖強加於我們身上。」他還提到,烏克蘭的歐盟候選國地位,原本也是一個禁忌,也是一條「紅線」;戰爭爆發之初,德國只送背心、頭盔,不送武器,也是一條「紅線」。當然,那些「紅線」,都是普廷的傑作。瑙塞達傳達的觀念很簡單,那就是,必須跨越敵人畫在我們腦中的「紅線」。

俄羅斯,中國,在地球表面到處畫「紅線」,背後的圖謀無非是以我為主,設定新的遊戲規則,改寫「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此所以,他們以各種「紅線」,警告所有國家、國際組織、企業、個人,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然而,他們對於雙邊或國際協議、條約,總是依本身利益來選擇性遵守,不利的大可自食其言。為了入侵烏克蘭,普廷罔顧二○一四的「明斯克協議」,承認頓內茨克、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脫離烏克蘭。習近平,為了取消香港「五十年不變」,一九八四的「中英聯合聲明」被北京解釋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南海,二○一五習近平在白宮向歐巴馬承諾,不會軍事化南海,但這項承諾跟其他承諾一樣不值一文,中國旁若無人在南海填海造陸軍事基地化。凡此,民主國家未曾畫下「紅線」,且以果敢行動予以制止,不啻刺激普廷、習近平垂涎下一個獵物。

對台灣,中國尤其是得寸進尺地在畫「紅線」。一九七一,聯大二七五八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毛蔣「中國代表權」,就此塵埃落定,決議隻字未涉台灣。儘管如此,中國前外交部長王毅去年仍在聯大演說,引用二七五八號決議悍稱「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在想像的地方憑空畫「紅線」,而且號令天下都要遵守這種「一中原則」,豈有此理?還好,包括美國,越來越多國家不陪中國玩這種遊戲了。

話說回來,有一條「紅線」,叫做海峽中線,基本上是一九五四「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以來的默契。隨著中國對台武統論述與行動升級,二○二○北京宣稱「不存在所謂的海峽中線」,機艦擾台更無寧日。針對中國的挑釁,拜登終於公開了美方的「紅線」: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防衛台灣,我們有承諾那麼做。「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英國堅決反對中國發動侵略,我們隨時準備支持台灣」,「如果中國攻擊台灣,我們(德國)與中國的關係也將出現根本上的變化」,日、英、德等國也紛紛向拜登的「紅線」看齊。的確,對挑釁者必須以行動畫「紅線」,而不是沉默屈從北京的「紅線」,才能讓解放軍體認到攻台必敗,確保台海的穩定與和平。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