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國家足球訓練基地,還在踢皮球?

◎ 焦佳弘

在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冠軍戰終場哨聲響起後,台灣對於足球的狂熱不意外的也將要告一段落。然而,在我們欽羨著這次世界盃中亞洲各國成就的同時,我們的國家足球代表隊依然為了練球場地而流浪著。

日本於一九九七年在福島興建了第一座國家足球訓練基地;韓國第一座坡州足球訓練基地則是在二○○三年落成。然而,台灣在陳水扁總統喊出「足球元年」的政策宣示之後,二十年來歷任政府針對足球發展各提出了《大足球計畫(2010–2013)》、《足球中程計畫(2014–2017)》以及《足球六年計畫(2018–2023)》,但足球環境卻未見具體改善,更不要說對於只差一步就能踏上世界盃舞台的台灣女足代表隊,到去年都還發生「日薪五百元」、「在國訓中心只能使用流動廁所」的荒謬事件。甚至,在上禮拜立法院教育部的專案報告中,因為有了張廖萬堅、陳秀寶與其他立委的揭露,國人才知道體育署《足球六年計畫》在國家代表隊相關業務協助執行率低落,卻在學校參賽部分為了追逐報名的KPI數字濫發補助的狀況。

關於國家隊球員們殷殷期盼的訓練基地設置,去年張少熙署長口頭請辭的隔週,就遭體育署退件,也因而有了今年台灣女足在世界盃附加賽失利後,想到我們台灣居然是十二支晉級女足亞洲盃的球隊中,唯一一個沒有國家足球訓練基地的參賽隊伍,國腳蘇育萱含著眼淚對世界說出的:「希望政府可以給我們更完善的訓練設施、訓練園區或訓練基地,讓我們可以更專心地練習、統合大家,有更好的訓練。」同時,才帶領台灣男足上週贏下泰國國家隊的台灣隊長吳俊青,也在臉書中呼籲,「要縮小台灣與世界的距離,如果說資源有限的狀況下優先必要的還是足球訓練中心。」

正因為心疼球員們的處境,目前民間也在公共政策參與平台發起「給台灣足球國家代表隊一個家 - 建請政府規劃設置國家足球訓練中心(基地)」的聯署倡議,台灣男女足國家代表隊長與教練,也都各自透過發文或分享支持這個提案,希望可以透過民間力量的串聯附議,讓政府可以真正聽見來自基層球員的心聲。

期盼在世界盃激情過後,台灣可以不再只是四年一次的「足球元年」,而是能真正務實的面對國家足球發展的需要,而這一切,就從一座不打折的「國家足球訓練基地」開始吧!

(作者為前中華民國足球協會副秘書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