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歡迎裴洛西議長 和民主台灣站一起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廣受矚目的東亞行,已是現在進行式,首站新加坡。儘管公開的行程未列入台灣,有關她可能到訪的揣測及議論仍未止歇。我們要強調,不論這位人權鬥士本週來不來,這一事件對台灣都有益而無損:她前來支持台灣,讓我們在對抗中國併吞之路得道多助,更為堅強;她若不果前來,台灣人民的歡迎之意不減,期盼她得便隨時來訪。

裴洛西有意來訪,實不應引起偌大風波,尤其中國的出言恐嚇。儘管她在美國總統繼任順序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賀錦麗(Kamala Harris),但美國眾議院議長來訪,二十五年前已有金瑞契(Newt Gingrich)的前例可循。同時,各國議會議長訪問我國,近年不絕於途,兩年前捷克參院議長維特齊(Milos Vystrcil)、兩週前歐洲議會副議長畢爾(Nicola Beer)均屬之。

中國對裴洛西別有成見,對她或有的台灣行暴跳如雷,主要問題出在中國自己的人權紀錄鴉鴉烏,卻不知自慚形穢而產生心理障礙。裴洛西是美國第一位女性眾議院議長,自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基於人權、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長期力挺香港、新疆、西藏和中國異議人士,對中國不假辭色,在國會領導並投票反對有利中國的議案。

從而,裴洛西的台灣行有如她所強調,是「一次價值觀的展現」,「對我們來說,顯示對台灣的支持很重要」。對於中國把她的訪問說成助長台灣獨立聲勢,裴洛西也以自由而民主的普世原則回應:「沒有人,在任何場合,說過我們支持台灣獨立;這要由台灣人自己決定。」這其實也是美國官方立場,台灣人民選擇獨立,美國現今不支持,但斷無反對之理,因為那是民主的基本原理原則。

裴洛西台灣行備受關注,除了中國的歇斯底里反應,也在於拜登政府不打算此時與中國正面衝突。對裴洛西的台灣行,美國政界和輿論大都支持,道理很簡單,美國政要訪問台灣,不容中國決定可否;況且在三權分立的美國,國會議長的出訪也非行政部門或軍方所宜插手。

綜觀美國一般政媒反應,大抵認定,裴洛西的台灣行,誰曰不宜,有朝野兩黨和民意的支持,但對時機的判斷有別。《華盛頓郵報》七月二十七日的社論標題,一語道出這種看法:「裴洛西應該去台灣─當時機成熟時」。該報強調,只要裴洛西認為適宜,她有權利和義務展現與民主台灣站在一起;但在習近平鋪排第三任期和遭遇防疫「清零」及經濟金融困境之際,不宜給他對台灣鋌而走險的藉口。該報也批評拜登二十日引軍方評估認為裴洛西之行「此時不宜」的講話為「不智」,自陷左右為難的困境。

儘管如此,中國越是無理阻撓,越可能激發裴洛西的人權鬥士性格,深知對共產黨姑息退讓只會招致屈辱,進而訪問我國。有如金瑞契所說,這是「一個重大、歷史性的機會,來代表美國的力量、決心,以及對自由的承諾」,裴洛西應率領跨黨派的國會代表團前往;對共產黨懦弱是危險的,「如果我們強而有力且清楚地表達價值觀和戰略,中共獨裁政權會避免挑戰美國。」從而,《華爾街日報》判斷,北京的叫囂,反而讓裴洛西訪台勢在必行。

裴洛西果真成行,對我國自是好事一樁。面對中國日增的脅迫霸凌,美國是我們最強大的盟友,來自裴洛西所率領的國會跨黨派議員支持,既是道義的,也是實質的。台灣朝野難得一見地,從民調到主要政黨幾乎都對裴洛西來訪表示歡迎,反映這位人權鬥士在台灣有許多仰慕者。同時,中國恐嚇失靈,也可望讓更多各國政要,見賢思齊,以實際行動與民主台灣站在一起。

另一方面,不論裴洛西是否成行,在世人共同關注之下,這一議題讓國際社會聚焦台灣,對台灣的處境與因應有實質的認識,將有更多國際支持。誠然,中國恫嚇不成之後,可能以行動脅迫我國,但這些都是我們本應妥善因應的。各方對此臆測多多,從「伴飛」之類的騷擾,軍機艦侵繞台灣、超越台海中線、軍事演習、飛彈試射、進襲外島等不一而足。誠如美國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月所說,烏俄戰爭不會改變中國「是否」侵略台灣,而是把問題轉化成「如何」及「何時」入侵。我們不招惹中國,但大小安全考驗都要能妥善因應,才能生存壯大;如果習近平真有所動作,那也是我們落實「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包括上週的漢光演習及戰略戰術調整、軍事改革所正努力和準備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