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戰略模糊乎? 戰略猶豫乎?

緬甸軍事當局處決四名民主人士,美國國務院呼籲中國發揮影響,促使緬甸重返民主。不難預料,中國外交部強調,中方始終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二○二一年初,緬甸軍事政變。之前一年,習近平訪問緬甸,會見翁山蘇姬。結束返國,武漢封城,習近平就未再離開國門了。最近,王毅訪問軍事統治的緬甸時稱:不受各自國內變化影響,始終堅如磐石、牢不可破。北京看的是地緣政治、經濟,翁山蘇姬下的緬甸要爭取,敏昂來下的緬甸更好掌控,為什麼要促使這個國家重返民主呢?

華府對中國的期待,總是擺脫不了浪漫幻想。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八月訪台計畫,被媒體曝光後的後續,也是一例。拜登對記者,一面說軍方認為目前這不是一個好主意,一面宣佈預計七月底拜習會談。拜登還考慮,解除部分的對中關稅,提振美國經濟。五個月來的烏俄戰爭,蔓延出全球性的能源與糧食危機、通貨膨脹、供應斷鏈,極端氣候也在多地發威。面對內外壓力,包括期中選舉,目前拜登對習近平,似乎偏向「合作」。而北京也自我感覺拜登有求於我,對裴洛西訪台先聲奪人:中國軍隊絕不會坐視不管。中共喉舌還叫囂:中國要不惜面對一場高強度的台海軍事危機。等因奉此,正如美國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所言,若裴洛西放棄出訪台灣,將讓中國贏得「某種勝利」。

上週,率團訪台的美國前國防部長艾斯培直指:一中政策現在沒有用了,應要遠離戰略模糊,在美國應要重新有不一樣的討論。不過,季辛吉仍在為中國辯護,他批評拜登對中政策過於對抗性,應該效法尼克森的靈活性。其實,季辛吉兜售的,還是他賣給尼克森的那一套。而他那一套,最後養出反噬西方的工廠與市場,而西方自殘造就的中國經濟成長,非僅沒有觸動政治改革,反而刺激其軍事野心,且集結不自由國家挑戰美國霸權,建構以天朝為中心的國際秩序。

三月中旬,拜登與習近平視訊會談,有所謂不尋求同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到了七月上旬,布林肯與王毅會談,又增加了不挑戰共產黨執政地位、不尋求改變台海現狀,總之不給習近平三連任添麻煩。與此不同,龐皮歐代表另一主張,美國應該外交承認「中華民國台灣」是自由主權國家。戰狼躍躍欲試了,在印太地區考驗美國盟友的集體決心,危險動作越來越頻繁。所謂的戰略模糊,如果淪為戰略猶豫的同義字,只會更加刺激北京的虛張聲勢之舉。

三月中旬,拜登與習近平視訊會談,有所謂不尋求同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REUTERS)

中國,台灣,兩者的定位與關係,華府仍存在思維拉扯。有些政界、智庫的論述,反對的是中國以武力片面改變台海現狀,但是,他們很少表示反對中國和平統一台灣。因為,從季辛吉到習近平把「台灣屬於中國」當成緊箍咒,五十年來對華府思維形成制約反應。殊不知,支持「和統」,便合理化了「台灣屬於中國」的北京論述,進而給它「武統」的附贈權利。對台灣主權地位的模糊,正好打開北京染指台灣的胃口。美國駐中國大使勃恩斯表示,美中關係可能陷入五十年來的低谷,雙方在經濟、科技、安全和人權等各方面都有分歧。儘管如此,拜登、布林肯仍汲汲於與戰狼維持溝通。北京否定海峽中線,機艦擾台常態化,武力改變現狀已是進行式,華府仍曲意迎合北京一中原則,是怎麼樣的畫地自限思維有以致之?

拜登上述:軍方認為現在裴洛西訪台不是好主意;有報導指出:五角大廈官員擔憂,六月美國軍機和中國軍機發生某類型「對陣」交鋒事件,有可能再度發生。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說得一針見血:裴洛西計畫訪問台灣,令拜登政府進退維谷,白宮希望裴洛西改期,但又怕挨批太軟弱。羅金披露,美軍正擬定保護裴洛西訪問團的選項,納入考慮的措施包括調派航空母艦或戰鬥機,為裴洛西搭乘的軍機提供密切空中支援。確實,兩手準備,虛實交錯,才有戰略模糊的效果。否則,若模糊不了對手卻模糊了隊友,就糟糕了。而依CIA局長伯恩斯所示警,中國似已決心要對台灣動武,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經驗,只影響了北京對「何時」和「如何」動武的盤算,至於「是否」動武,則未受影響。

後果堪慮的是,如果拜登的猶豫,成為習近平的心證,則大家所擔心的,比烏俄戰爭更大的危機,就更可能爆發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