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蘇志誠/蘇志誠憶往,還曹文生公道

日前病逝的曹文生上將,曾於登輝先生總統任內擔任侍衛長,我有幸與他共事數年,對他嚴守分際,忠勤任事的作風,極為欽敬。 (資料照,取自 總統府網站)

蘇志誠/前總統府秘書室主任

日前病逝的曹文生上將,曾於登輝先生總統任內擔任侍衛長,我有幸與他共事數年,對他嚴守分際,忠勤任事的作風,極為欽敬。

自二○○○年離開公職之後,我從未公開談論在總統府任職期間的人與事,因為我認為這不只是幕僚的本份,也是台灣追求民主發展過程中,所有公職人員理當具備的基本素養。

然而,曹上將病逝之後,有心人再度炒作當年所謂「柔性政變」一事,誣衊曹上將爭奪權位,實令人痛心。因此,知曉實情的我,有義務還原當年史實,還曹上將一個公道,也還歷史一個真相。

當時我已離開李前總統辦公室。有一天曹上將來找我,說李前總統聽聞政界盛傳軍中有變,極為擔心,請他去瞭解是否屬實。他說他已答應李前總統去瞭解狀況。兩三天後,曹上將打電話給我,說:「主任,請你向(李前)總統報告,我已經多方瞭解,軍中情況穩定,請總統放心。」因為我已不負責李前總統辦公室的業務,因此請負責的同仁代為轉報,並確定李前總統收到曹上將的這個報告。

其後,有媒體報導,曹上將內定出任國防部長。曹上將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說他絕對不會接任部長,因為他既已擔任政戰部主任,就不能出任部長。更何況,他早已決定完全退休。

然而曹上將接任國防部長的新聞傳得沸沸揚揚,各種不利於他的謠言也四處流傳,連當時的層峰都信以為真。我當時曾對曹上將說,要不要安排記者專訪,澄清事實。曹上將以一貫的淡靜態度回答我:「你當年不也從來不澄清有關於你自己的謠言?更何況我是軍人,軍中人事常藉謠言來互相傾軋,這你也是清楚的,不必替我擔心。」後來有人接任部長,這些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如今曹上將才剛病逝,就有人重提舊聞,炒作這莫須有的惡意謠言,讓一生忠貞愛國的曹上將再度蒙受不白之冤,也讓瞭解且敬愛曹上將的故舊部屬氣憤難平。

曹文生上將謙和儒雅,處事嚴謹,與他共事的經驗,對我影響深遠。猶記得曹上將出任李前總統侍衛長之後不久,曾邀請我參加一個將官餐敘。與宴的幾乎都是他的官校同學,只有我一個人沒有軍職。席間眾人開懷暢飲,賓主盡歡。隔天曹上將問我對這場聚會有何感想,我坦白以告,他們的同學情誼雖然令我感動,但自成體系的軍中文化,我覺得很陌生,也難以理解。曹上將點頭微笑,沒再說什麼。但自此而後,我不再參加總統府侍衛室以外的任何軍方邀約,不涉入任何軍務,不和任何軍方人士有私交。正因為嚴守這個分際,在登輝先生總統任內,軍方人事升遷都按照既有的規定與程序,沒人循私走捷徑。為此,我始終感念曹上將用心良苦的點醒。

曹文生上將的廓然大度,向來也為同僚部屬稱道。我印象極深的是,某日李前總統不經意地問曹上將,丁渝洲中將這個人怎麼樣,曹上將回答說:「丁渝洲是我們這一期同學中最優秀的,不管在戰略素養或戰術規劃方面都是最頂尖的,我遠遠不如他。只是他因為個性直率,敢於坦言,所以發展不順,偏離陸軍主流升遷管道。」李前總統聽了未置可否,但過幾天,丁渝洲將軍即升任國安局局長,並晉升上將。曹上將當天客觀坦承,毫不掺雜個人情感的回答,我迄今難忘。

軍人對榮譽的重視遠勝生命,曹文生上將一生為國奉獻,不貪圖名位,實為國軍典範。逝者無法為自己辯,謹以我親見親聞的二三事,還原曹上將的軍魂風骨,告慰他在天之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