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虛幻承諾在前 專制鐵拳在後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出席「香港回歸二十五週年大會」,稱許回歸後的香港歷經風雨後「浴火重生」,並大力肯定「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偉大創舉」,是好制度,沒有任何理由改變,必須長期堅持。習近平對於香港現狀、一國兩制的吹噓,以及這位中國皇帝到了已被中共統治二十五年的領土參與典禮,竟然需要三萬多名安全人員維安,更不敢在香港過夜,必須通勤式在深圳與香港之間往返;這些景象看在港人眼裡,不僅沒有回歸的欣喜,反而有一種陷在獨裁牢籠的無奈與悲哀。

中共意圖將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垂範於台灣,諷刺的是,中共在香港的統治,不僅完全違背一國兩制最重要的意涵︰「五十年不變」與「兩制」,更快速強化對香港的管治能力,使一個英治下繁榮、自由、高度國際化的港市,淪入數位獨裁的魔掌。但是,了解中共本質的人對於香港的沉淪並不意外。中共早有撕毀條約、協議的多種前科,對於香港,不過按例辦理罷了。香港主權移交,根據的是一九八四年的《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享有不同於中國內地的自由與司法獨立。《中英聯合聲明》並於一九八五年在聯合國秘書處登記,正式生效。可見它是一項相關簽署國必須遵守的文件。然而,為了掩飾承諾的變卦,中共公開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不具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此外,香港修訂的教科書也改稱香港不是殖民地,英國只是在香港實施「殖民統治」。換言之,英國對於香港並無主權,只有治權。

實際上,英國取得香港的主權係依據三項條約︰一八四二年《南京條約》,清朝割讓香港島、一八六○年《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一八九八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新界。這三大區域形成了現在的香港。前兩者係「永久割讓」,並無歸還問題;後者才有九十九年的租借期限。因此,英方願意將香港三個區域一起移交中國,已算是最大的誠意。可悲的是,中國反而不承認香港是英國殖民地的歷史事實,意圖抹殺《中英聯合聲明》的效力,如此一來,中共對香港如何恣意妄為,英國也就沒有權力過問了。值得重視的是,中共不承認香港是被「永久割讓」的殖民地,實際上也在否定台灣被清朝「永久割讓」的歷史事實,如此才能避開日本在戰後和約中只放棄台灣主權,並沒有言明歸屬,所形成的台灣地位未定論,謊稱它消滅中華民國,繼承了台灣的主權。

其實,中共對於簽署的條約、協議的有效性,一向視實力為轉移,也就是未佔領前先承諾一切優惠條件,但在實際佔領後便翻臉不認帳。易言之,它的條約是政治實力的展現,並非普遍通行的國際法規範。一九五一年西藏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中方承諾不變更「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與「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但共軍入藏之後,便全盤推翻,對藏人展開血腥鎮壓。另一個中共騙術現形記則是國共內戰的歷史。中共與國民黨的戰爭,典型的作法是打勝時乘勝追擊,敗戰時便以談判得到喘息,如此的談談打打,戰場上的主動性操之在我,終於將裝備、武器佔上風的國民黨軍隊徹底擊潰。而當時中國的民主人士對於中共甚至抱有期待,盼望它打倒蔣介石的獨裁,帶來民主的中國。那時中共領導人也是滿口「人權」、「民主」。然而,民主人士的期盼最後也成了破滅的泡影。如今,這些血淚歷史應驗在香港人身上。中共二○一四年提出在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肆無忌憚強化對香港的控制,由「港人治港」變成「愛國者治港」,首先衝擊的便是寫在基本法上的特首直選不可得,無法普選,反而特首候選人與議員候選人的資格皆須經過嚴格審查,行政立法機構形同虛設。尤有甚者,以國安法壓制異議與抗爭,導致香港的人權、新聞自由遭到國家暴力的輾壓。這一段強化管治的過程,發生了二○一四年的「佔領中環」運動和二○一九年的反送中抗爭。因此,習近平所謂香港「由亂到治」,由民主與普世價值的角度來看,其實是「由治到亂」。過去多元而開放的聲音如今已經萬籟俱寂,歸於中共的一言堂。

十九世紀哲學家黑格爾說︰「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過去的西藏是一面鏡子,現在的香港更是一面鏡子。香港五十年不變,走到半路,就變質了。這些歷史教訓昭示國人,無論中共如何甜言蜜語,提出多麼寬大的承諾,都不可相信。相信的人最終都會被中共專制的鐵拳鎮壓,少數對中共的「九二共識」猶存有幻想的政治人物該覺醒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