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歷史不應是一整套的謊言

中國野心崛起,近年在國際社會蠻橫行事、強詞奪理已不是新聞,但它最近變本加厲,幾番言行舉措引人側目,導致爭議,甚至遭人訕笑。先是其駐美大使秦剛在德州說,「台灣早在近一千八百年前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比美國建國早一千五百多年」。其次,它重新解釋歷史,香港的教科書正在強調「香港從來不是英國的殖民地」。另外,繼去年把南海視為其不承認外國船舶享有「無害通過權」的「內水」(Internal waters),最近進一步宣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

秦剛的說法,中國外交部官網及「新華網」等官媒一語帶過,他如何推論「一千八百年前台灣即屬中國」,令人莫名其妙。如按中國古書,一千八百年前或三世紀末的《三國志》曾有疑似台灣的記載,但三國時期的「夷洲」或後來隋代的「流求」是指台灣、琉球群島或其他島嶼,無從稽考。再從常識退一萬步說,即使中國古書曾提到台灣,也不能說「台灣自古即屬中國」;就如元人周達觀十三世紀曾著有《真臘風土記》,卻不能強說昔日真臘、今日吳哥窟或柬埔寨「自古即屬中國」。

不過,堂堂駐美大使有此荒誕發言,並不令人意外。去年才上任的秦剛,雖無良好的學術訓練和現代民主觀念,卻素有「戰狼」的外號。據報導,去年七月在一項美中關係視訊會議中,他曾口出狠話,指美國應停止讓雙邊關係惡化,「如果我們無法解決彼此分歧,請閉嘴(shut up)」,其不合外交禮儀的強硬嘴臉,舉座側目。如今再舉歷史年代做無稽之談,企圖強把台灣納為中國的一部分,且聽眾又是德州亞洲協會會員,實在是馬不知臉長,貽笑大方。

中國對歷史好做無稽之談,以為其政治服務,不限遠古往事,即使當代近事,也難逃曲解以遂其政治目的之圖謀,香港的英國殖民史即是近例。香港中學教科書有關港史的部分,明確強調香港從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不曾是英國殖民地,英國只是實施「殖民管治」;公營的歷史博物館也刪除過去以「英國的殖民地」描述香港的地位。

按香港教科書的說法,殖民國家同時擁有當地主權和治權,殖民統治者則僅有治權而無主權,中國視當年鴉片戰爭之後割讓及租借香港的條約為不平等條約,因而宣稱香港不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在一九八四年的《中英聯合聲明》,指中國將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而英國政府於同日把「香港交還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差異,還在於中國一直把九七說成「回歸」,英國強調「交接」或「主權移轉」;聯合國於一九七二年之前,也一直把香港列為殖民地。

中國一貫手法,是把人事物依其政治需要定調、定性,據以採取相對行動,加上文宣攻勢,合理化其作為,以遂目標。如今,香港不僅不曾是英國殖民地,二○一九年的「守護香港反送中」活動,也被打成「暴力恐怖活動」,參與者遭追殺。同樣地,把南海視為內水,指台海非國際水域,都是在國際事務玩同樣的把戲。

依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內水是一國領土的一部份,主權國家對其內水有完全的司法管轄權,得不允許外國船隻無害通過。南海是戰略要地,有豐富海底資源,也是主要國際貿易航運管道。對日本來說,這是它的海上生命線,一旦被中國當成內水,其惡果不難預見;日本為此向聯合國提出異議,事屬必然。另一方面,中國違背公開承諾,在南海填海造陸多年,且無視二○一六年國際常設仲裁法院裁定,指其「九段線」主張無理,須停止在南海活動。如今,把南海「內海化」、「軍事化」的圖謀已然實現,野心張狂,國際社會不能再繼續姑息養奸。

從而,片面指稱台海非國際水域,不啻中國在南海行徑的翻版,意在把台海當成內海,阻絕美國等國際船艦自由航行,為其侵略台灣鋪路。美國拜登政府雖拒絕接受這一主張,正研商對策;首當其衝的我國,尤應把中國此一陽謀當成國安重大挑戰,有效因應。

中國如此膽大妄為,所盤算的自是「先講先贏」,先拋出口號和論述,繼之採取或明或暗行動,觀察各方反應而定行止。它既服膺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所言,「謊話要一再傳播並裝扮得令人相信」,也正在執行拿破崙所說的,「歷史就是一整套的謊言互相圓謊」。從秦剛談話到為台海定性,都是中國強化認知作戰的一部分,我們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攻勢,實在沒有輕忽的本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