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九二共識不是創造性模糊 是毀滅性束縛

◎ 劉仕傑

訪美的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刻意拋出「親美抗中」訊息,他還說「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是創造性模糊」

其實朱主席想要說服外界國民黨「親美抗中」的對象,不是在美國,而是黨內,畢竟藍營人士多次公開表達疑美論或親中言論,早已不是新聞。

我曾於二○一九年一月以現任外交官身分公開反對九二共識,當時引起廣泛討論。我反對的原因是,作為一個職業外交官,不該向國際社會一直傳遞錯誤訊息。

如果九二共識不曾存在,或說是一個不具任何事實基礎或法律基礎的「假性默契」,那與其飲鴆止渴,不如早日認清現實。

九二共識對台灣最大的傷害,一言以蔽之,就是誤讓國際社會以為中國對台灣的國際參與具有准否的生殺大權。馬政府八年期間,台灣雖然得以用觀察員身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國際民航組織(ICAO)或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但這些都是仰中國政府鼻息得來。當時的國際參與,某種程度而言,卻在國際上強化了台灣臣屬於中國的錯誤認知。明明為可悲可嘆之事,卻為馬政府以所謂「外交成就」而沾沾自喜。

二○一六年蔡政府上台,九二共識對台灣外交能動性的暗傷逐漸浮現。國際組織主事者當然不會懷疑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所能做出的貢獻,但卻循例以習近平的意志為依歸。

更遑論,九二共識根本不具備任何國際法意義的法律效力,它甚至不存在任何兩岸共同承認的官方文書中,世界上也並不存在一個台灣與中國共同承認的九二共識文字版本。既然如此,何謂「沒有共識的共識」?

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是前車之鑑,也是血淋淋的例子。當時該聲明分別由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及英國首相柴契爾簽署,完成批准程序後並交由聯合國登記。但這份關係到香港命運的國際法文件,卻被中國政府直接認定為「歷史文件,不具任何現實意義」。試問朱立倫主席,如果連《中英聯合聲明》都被中方認定為不具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那空口白話、版本不一的九二共識究竟能帶給台灣何種保障?

對台灣而言,九二共識並不是創造性模糊,而是毀滅性束縛。千里而行的朱主席,舊調重彈九二共識,帶給美方的究竟是驚喜還是感嘆,答案已呼之欲出。

(作者為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前外交官)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