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怎麼看總統肩扛紅隼

◎ 呂禮詩

端午節前蔡英文總統前往駐防北部地區的海軍陸戰隊陸戰六六旅視察慰勉,實地了解戰備整備及武器裝備的現況;當總統聽取紅隼反裝甲火箭的簡介後,上前扛起未裝實彈的火箭筒上肩,親身體驗操作方式。

未料新聞發布後,部分立法委員、軍事專家、資深媒體人見獵心喜的指摘總統槍口朝人、手扣板機或姿勢不正確,卻忘了總統不是在做基本教練示範,而是以實際行動表達對國軍的關心與支持。此從蔡總統先問旅長「是這樣拿嗎?」與記者對話的「我就在試它的重量,滿好操作的」,可見一斑。

美國前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在其所著《學會領導》(Call Sign Chaos: Learning to Lead)一書中曾經提及:領導者主動性與進取性特質的重要性,以及治軍「傾聽、學習、幫助,而後領導」(listen, learn, and help, then lead)的哲學。俄烏戰爭中烏克蘭以反裝甲武器取得不對稱的顯著戰果,相對於裝備國軍部隊的國造紅隼反裝甲火箭,總統的垂詢與傾聽正是領導力的發揮。

不過陸戰六六旅的說明及簡報沒人敢向總統報告的是,反裝甲火箭的決勝之鑰在於射程及破壞力;此兩者,正是紅隼所欠缺的。

射程在於確保射手儘可能的遠離戰車的同軸機槍及炮塔上方的機槍威脅;然此,俄烏戰場上廣為使用的美製「標槍飛彈」(FGM-148, Jevelin)及瑞典「新世代反戰車輕型武器」(Next generation Light Anti-tank Weapon, NLAW)射程分別為2500及600公尺,而射程僅400公尺的國產紅隼,將使射手曝露在戰車機槍的射界之內。

至於破壞力的部分,標槍飛彈與NLAW採用大角度的彈道攻擊敵人戰車頂部裝甲相對薄弱之處;面對複合裝甲、反應裝甲及傾斜避彈設計的新一代戰車,紅隼不過只是射程較「六六火箭彈」長200公尺、穿甲能力多5公分的性能提升構型。

令人訝異的是平時打著「支持國軍、愛護國軍」旗幟的立委、專家、媒體人突然一反常態,以傻眼又搖頭等字眼批評總統犯大忌、出洋相、鬧笑話;相較於曾經於海軍陸戰隊服役的前總統馬英九,任內訪視部隊或https://features.ltn.com.tw/english/article/breakingnews/1568285" target="_blank" class="ooo">軍備局202廠,手持巴雷特M82狙擊步槍與XT105多用途特種突擊步槍時,將食指伸入扳機護弓、置於板機之上的舉措,前述的立委、專家、媒體人當時是否提出「專業意見」?或如今是「政黨惡鬥」的雙重標準?

烏克蘭之所以在俄羅斯的強勢軍事侵略下尚能獨立奮戰超過百日,除了北約盟國的傾力相助外,最重要的是全民團結所展現的堅定抗敵意志。相對於類似地緣結構下的台灣,面對烏克蘭的前車之鑑,國防自主切勿過度自滿而畫地自限,更要警覺、根除中國「在地協力者」從內部攻破的企圖。(作者為新江軍艦前艦長、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