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六月中國的悲劇與鬧劇

六月對於中國有著特殊意義︰一是一九八九年發生在北京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是今年上海封城兩個多月的六月一日解封日。這兩個不同時空的事件,都是中共「暴力維穩」管治模式的呈現,意味著任何對於政權的威脅,無論是爭民主的抗爭或是病毒的侵襲,中共政權一律以暴力的手段予以回應。誠如學者所稱,「六四鎮壓」開啟了暴力維穩的國家治理模式;而習近平則全盤繼承這個模式,並在嚴格執行封城清零而侵犯人民最後的自由界限時,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絕大多數國家採取與病毒共存模式,經濟與社會運作恢復常態之際,台灣在圍堵之路艱苦走了兩年,也在大環境條件俱足之下,加入了「共存」隊伍,與世界重新接軌。唯獨中國在習近平的堅持下,依然堅守全球清零的最後堡壘,並且採取極端手段將擁有數千萬人口的大城市封鎖,使得上海之類的大城市停止了運作,幾乎成為一座座監獄,即使就古往今來各種形形色色的極權統治而言,仍是一個令人驚悚的景象。習近平的動態清零政策,違反流行病學的專業與法則,注定徒然無功,且將付出慘痛代價,何以這個獨裁者卻堅不妥協,好似在重演毛澤東時代「打麻雀」的歷史鬧劇。實際上,這種非理性的作為只有從獨裁統治角度來看,才能理解其作用與目的。換言之,這是一次對於中共統治模式與穩定性,所精心設計的測試。易言之,它是以對抗病毒之名,無限度強化政治緊縮與控制,檢測人民犧牲自我的極限之政治操作。

六四事件代表著中國民主化的挫敗,也是中共面臨政權保衛戰時,所作出符合其暴力本質的殘酷回應。三十三年前,中國各大城市的學生、工人、市民走上街頭,要求民主,最終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這是近代中國最接近民主的一刻。諷刺的是,它卻在中國「改革開放總工程師」鄧小平下令鎮壓下,被解放軍的坦克、機槍屠殺,斷送了民主的生機。解放軍公然對著人民開槍,只為了捍衛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不但玷污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中的「人民」兩字,也打破了政治學理論中認為經濟成長可以帶動民主改革的假設。解放軍的鐵血鎮壓,向世人揭開了中共所謂改革,其實是「經濟放鬆、政治收緊」,只是中共政權救亡圖存的手段,與獨裁統治的鬆動,以及民主改革無關。可惜的是,少數西方國家至此仍對中共的政治改革抱有期待,以為六四只是一場歷史意外,因此在經濟上仍不斷向中國挹注,給予各種的優惠;在政治上,期待中國走上民主,並與之結盟聯合,企圖制約俄羅斯。西方對中共的幻想未滅,不斷鑄下大錯,讓中國快速茁壯,造成對人類文明、安全、秩序的威脅。

其實,「六四」並不是一個歷史的偶發事件。中共建政之後,毛澤東時代有文革,鄧小平時有六四,乃至今日習近平對西藏、新疆、香港的鎮壓,及對台灣與周邊國家的侵擾,尤其是「清零抗疫」這一戰,本質上是一脈相傳的。毛澤東時代,數千萬中國人犧牲了生命;鄧小平則在天安門揮起了屠刀;習近平更將文革時「畫地為牢」的精神充分發揮,以封城之名將數億人關在自己的家裡數月之久,連監獄都不必打造,解封之後,仍以核酸檢測常態化,變相持續監控人民。令人不解的是,政治迫害、封城,只有引發零星的不滿,卻未見大規模的抗爭,甚至革命起義,被害人反而在獲得平反、解封之後,歡天喜地,對黨感恩戴德。由此看來,中國能否走上民主,中共能否拋棄極權暴力本質,能否接受普世價值與國際規範,答案似乎並不樂觀。西方國家領袖應徹底認清局勢,務實評估如何正確與中國相處,警惕其對世界日益明顯的威脅,才能真正確保全球的和平。

無論毛澤東、鄧小平如何殘暴,此刻台灣面對的是習近平,他才是吾人關注的重點。習近平是個志比漢武帝、比肩毛澤東,甚至看不起鄧小平,才幹平庸卻有著狂熱野心。他以「白衛兵」嚴格執行封城清零,展現了冷酷殘暴的一面,台灣民眾即使團結一致,都仍面臨艱難的挑戰與嚴苛威脅,遑論仍有少數政客、媒體不以台灣存亡為念,將「中國認同高」置於民主與民眾福祉之上,不斷迎合呼應中共的統戰,一再唱衰台灣,始終站在台灣利益的對立面,那才是當前台灣最大的隱憂所在。「六四」是個悲劇;「六一」解封是個鬧劇。這些日子所代表的是,破壞人類文明、自由、人權與幸福的極權統治本質。台灣人民必須了解這些內涵與意義,方可強化對自由民主的信念,對抗中共邪靈的召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