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共產黨的「諍友」? 趙少康笑死人!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李家超上,是中南海一步棋,早安排好了;所謂李家超「一人選舉」是美化的粉飾說法,李家超得票率高達九九‧一六%正是證明書。中共明顯的是不滿林鄭月娥,要找更能執行黨政策的槍桿子,李家超雀屏中選,豈是偶然。

最可憐的莫過於林鄭月娥,為中國拼死拼命效忠,把身家全押下去,結果呢?一腳踢開。林鄭月娥為壓制「反送中」,冒著得罪英美等國家之險,先是申請美國簽證時被拒絕,美國財政部實施制裁包括金融制裁,連信用卡都不能刷,她在哈佛大學攻讀博士的兒子林約希向同學表示「家有急事」,私人物品都來不及打包留在居所,匆匆逃回香港。對中共來說,林鄭不是失敗就是不適格,李家超勢必比林鄭更狠是完全可以預料的。

原出身保安局局長的李家超一當選、尚未正式就任,馬上祭出「國安法」,拘捕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和歌手何韻詩等五名;尤其香港人暱稱「樞機爺爺」的陳日君已屆九十高齡。李家超悍不畏人言的「抓放曹」,實質意義大於象徵意義,不是有些媒體所說的殺雞儆猴,而是向中南海磕頭,端出謝禮;表示前菜奉上。

其實香港的命運在九七回歸那一天就定奪了,「斬待決」而已。香港人死裡求生抵死在黑暗中鑿出光明,中共鐵掌把港人的微弱希望打成稀趴爛;台灣人一路聲援,一路失望。資深國民黨人趙少康到今天大驚小怪的嚷嚷,說什麼「香港民主遭壓迫!民進黨噤聲,國民黨要大聲譴責」,說什麼「到現在為止,國民黨都沒有把態度拿出來」,「要國民黨捫心自問為什麼會被抹紅?年輕人為什麼不支持?」真是又好氣又好笑、無知又愚蠢。

最教人瞠目結舌的是趙少康這句話:「國民黨不只是在台灣跟民進黨競爭,在『大陸』我們也是共產黨的『諍友』。」這裡犯了兩個錯。錯一,民進黨是民主體制下的政黨,共產黨是一黨專政的黨國,如何相提並論?「跟民進黨競爭」與「是共產黨的『諍友』」是同時而對反的異質存在,如何用「也」相連接?錯二,在民主的政黨政治下,國民黨在台灣是反對黨,「反對黨」不可能是「諍友」。在中國不但做不了「反對黨」,「也」做不了「諍友」。中共建政之後,將「諍友」的「民主同盟」納入聯合政府,結果透過「反右」,一舉殲滅。趙少康要當共產黨的「諍友」?門都沒有。

兩蔣時代知識分子最多能當「諍友」,絕不容其廁身「反對黨」。雷震要組黨,胡適說,你要組反對黨,就是要打倒國民黨,國民黨當然要消滅你。少年余英時深受影響的雜誌是《觀察》,主編儲安平;儲安平有名言:「言論自由在國民黨手上是多少的問題,在共產黨手上是有無的問題。」胡適「為國家做諍臣,為政府做諍友。」是蔣介石可以容忍的「諍友」。共產黨哪有「諍友」存在的餘地?更何況「世異則事變」,台灣已走過「諍友」階段,知識分子不必吞吞吐吐,加入執政黨分享權力可,加入反對黨推倒執政黨可,是什麼就說什麼的直面批判也可以。「諍友」?猶如「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御用文人」,不必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